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我写《寒鸟》——刘鸿伏

2017-10-12 15:39  | 作者:刘鸿伏    |   来源:原创    | 点击量:
导读

寒鸟是写实的。写眼前所见之景:寒风中饥饿的鸟群正从遥远的地方飞来,掠过城市灰蒙蒙的天空,它们的飞行是艰难的,也是沉默的。它们不是候鸟,却是在中国的上空随处可见的艰难觅取食……

1507605905_1990108053.jpg

寒鸟是写实的。写眼前所见之景:寒风中饥饿的鸟群正从遥远的地方飞来,掠过城市灰蒙蒙的天空,它们的飞行是艰难的,也是沉默的。它们不是候鸟,却是在中国的上空随处可见的艰难觅取食物的鸟群。

寒鸟又是象征的,隐喻的。寒鸟作为一种象征或隐喻,进入到作者的视野,它们不是具体的,但它们是分散、零落、无处不在、水一样渗透到滚滚红尘中去,并常年被熟视无睹、被忽视的底层弱势群体。这个群体,是如此庞大,生活的窘迫、生存的苦难与无助、还有天灾人祸,已被现实逼入极其狭小的空间。这是一个背着沉重包袱却依然艰难前行的群体,一个象在沙漠中跋涉的骆驼一样的群体,虽然苦难但坚强,仿佛不弯不折的脊梁。

文章看似写鸟,实是写人。

记得在写这篇散文的时候,正是南方寒冷的冬天,天空刮着北风,窗外飘着小雪。我坐在办公室,修改一篇关于农民工进城问题的调查报告。这个报告,两个调研小组跑了许多地方,花费了整3个月的时间,将农民工的各种生活、生存问题摆上桌面,教育的,医疗的,工伤的,留守的,等等问题。而他们只是庞大的中国农民工的一个缩影,他们像一群艰难求生的候鸟。我在修改这个报告时,想起了很多,他们都是我的父老乡亲,他们中间有我的亲朋戚友,左邻右舍,也有我的亲人。我曾经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也来自贫穷的乡村。

而生存问题,不单单只是农民工的问题,它应该是人类一个共同命题。

我心绪难平,目光离开厚厚的稿子,抬头望向窗外。窗外是一片灰蒙蒙的天空。蓦然,我发现在浓重的冻云下,寒风中,正有一片雀鸟从北面飞来,它们的数量十分庞大惊人,密密麻麻,浩浩荡荡,几乎遮蔽了我视野所及的天空,它们在风中起落、聚散,还有一些小鸟可能体力不济或饥寒的缘故,落在鸟群的后面,像随风飘零的树叶。风声很响,鸟群确是沉默的,它们逆风而飞,艰难,却毫不退缩。我不知道它们从哪里飞来,飞过了多少城镇山川,大地已冻成坚冰,没有它们一粒口粮,它们的生存充满了不可预知性,前路茫茫。

但是,这群无比庞大的寒鸟,却毫不气馁、义无反顾地在天空飞翔。

我忽然想起,许多时候,我们自己就是寒鸟。

我有了一种来自内心的很强烈的震撼和感动。

我把它们无数次艰难飞翔中的一次,用笔记录下来,就有了这篇《寒鸟》。


附:刘鸿伏/《寒 鸟》 

冷而犀利的风刮过天空。云层仿佛越积越厚的冰凌,凝重、灰暗,无有涯际。

土地里微微的暖气被树尖草梢的冰凌冻住,就如冻住一个季节。

一声叹息,起自渺远的空中。也许那不是叹息,是鸟翅划动空气时疲累的声音。

是啊,那翅声仿佛是一声叹息,从灰暗的寒空滑落。一只鸟从远处现出飞的轮廓,如一片瑟瑟发抖的枯叶。一只鸟,又一只鸟……渐渐越聚越多,翅声越来越沉,不知名的小鸟,在天空密密地集结在一起,被风狂暴地推拥着、撕扯着,不辨东西。它们是一群疲累而且饥寒的鸟,漂泊在无路的天空,或停落在冰冷的大地。野草上一粒草籽或土地里冻住的一枚麦穗,都被空中饥饿的眼睛无限放大。

天空模糊了鸟影,风声湮没了鸟声。当高楼某个窗口的某个人偶然望见几乎遮住了半个天空的鸟群,蓦地吃了一惊:怎么会有这么多流浪的鸟啊,它们能到哪里去呢?

那么多的鸟,一阵阵地起落,鼓起勇气飞行。远处是结冰的河流,近处是白皑皑的丛林,天地之间只有风声。它们曾经飞过了流沙一样多的日子,飞过了树叶一样多的城镇和村舍。大地上没有巢,飞不动了,找一片树林和浅岗停落,互相挨挤着度过寒冷的黑夜。但树林外,是网罟;浅岗下,是猎枪。它们或许能挺过饥寒,但往往逃不出陷阱。

谁也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我想有一些鸟儿,一定来自老家的某片草垛或炊烟下的屋顶。而此时,它们在寂寞中飞行。冰雪满途时寻找温暖,饥饿时寻找食物,它们是寒鸟,翅膀在天地间划出坚忍。也曾优雅地飞翔,快乐地追逐着花朵和流云。它们的啼鸣曾经是世间最悦耳的乐音。

南方,北方,寒冰如铁,雪满山川。那是大片大片的寒鸟!像灰暗的云,被大风吹散又聚拢。它们分散时,让人几乎忽视了它们的存在;聚拢时,人们感到了震惊。一些最羸弱的小鸟不断坠落空中,一些孤单的鸟不断地加入队伍,它们从不同的草丛和丘冈顽强地飞上半空。那是生的阵容,或许也是死的队列。如是生便是最壮丽的生,如是死便是最悲壮的死。

遮住了半个天空、起落抑扬的鸟群哦,大地白茫茫真干净。分散了抑或才有存活的希望,但那是寂寞的生吧?鸟的生存法则和人的生存法则是如此不同。

读懂鸟的,只有天空。但大地被冻住的时候,天空也被冻住了,冻不住的只有翅膀。

会有花朵在遥远的地方开放,会有丰收在饥寒之后闪烁金黄,在视线里渐行渐远的寒鸟,传说在天的那边,每棵根芽都能长出一个春天。


作者简介:

刘鸿伏,湖南安化人,中国当代作家,收藏鉴赏家、书法家、古文化学者。代表作有《绝妙人生》《雅奏》《遥远的绝响》《时光里独行》《刘鸿伏砚话》《父老乡亲哪里去了》《古玩随笔》《文物古董传奇》。其《父亲》等五篇散文选入中学语文课文。

他是当代以优美的随笔文体写作文物古董第一人;他是当代潜心研究砚文化并收藏古砚第一人;他是当代作家、藏家、学者身份兼具且影响最大的少数几个人之一;他是当代第一个被人冒名出书并被人摹仿抄袭得最多的文物古玩作家;他是当代以《遥远的绝响》专著入选“中华百年文博精华”第一人。他对推动当代古砚收藏市场和砚文化的研究弘扬作出了重要贡献。



【责任编辑:慈善头条】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