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清华首批文科资深教授万俊人:守望传统 追问正义

2018-07-02 21:10  | 作者:左烜晅    |   来源:新清华    | 点击量:
导读

【人物档案】万俊人,1958年生。1983年获中山大学哲学学士学位,1986年获北京大学哲学(伦理学)硕士学位,随后留校任教。1987年破格晋升讲师,1990年破格晋升副教授,1992年破格晋升教授……

1530537197_1365397186.jpg

【人物档案】

万俊人,1958年生。1983年获中山大学哲学学士学位,1986年获北京大学哲学(伦理学)硕士学位,随后留校任教。1987年破格晋升讲师,1990年破格晋升副教授,1992年破格晋升教授,同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99年入选“清华大学百人工程”,受聘于清华大学,2007年入选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曾任清华大学哲学系主任(2000-2012),自2012年10月始任清华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自2013年始任清华大学道德与宗教研究院院长;校学术委员会委员。著有《现代西方伦理学史》(上、下卷)《寻求普世伦理》等20余部,译有《道德语言》《政治自由主义》等20部,主持编译《20世纪西方伦理学经典》(四卷),迄今用中、英文在国内外学术刊物发表论文近300篇。美国哈佛大学“富布赖特访问教授”和“哈佛-燕京高级访问学者”,英国剑桥大学、日本东北大学、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访问教授,先后赴欧洲、美国、澳洲、韩、日等多国和港、澳、台等地区几十所大学或研究机构访学讲学。2018年入选清华大学首批文科资深教授。

万俊人教授先后在北大、清华两校任教,被评价为“由西返中,史论结合”的伦理学大师。他曾担任复建后的清华哲学系主任长达12年,2012年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成立后,他又担任院长至今,是清华“人文日新”的重要建设者和守护人。

“我最崇拜令狐冲,能东学西效,成就自己的一派武功”

自小在私塾接受《百家姓》《千字文》《论语》的启蒙,让万俊人对国学和伦理有了天然的亲近感:“年幼时,先生跟我们讲道德伦理,那是直觉,让我形成了对伦理的最初感知。”

1979年万俊人参加高考,本想学习中文或历史的他被阴差阳错地分到了哲学系,从此与哲学结下了一生的缘分。“我对西方哲学比较感兴趣,当时那也是‘学术时尚’。为了学好西方哲学,得先学英语,我就背词典,每天晚上在路灯下拿着小卡片背单词,一本词典从A背到Z,英语也就打下了基础。本科期间我大概读了300本经典著作,摘要卡片写了3000多张。”

本科毕业后,万俊人师从著名伦理学家、哲学家周辅成先生学习伦理学,他回忆道:“当时的导师还是很像过去传统的先生,我们都是在老师家里上课,可以喝咖啡、抽烟。老师还带我们拜访梁漱溟、冯友兰、朱光潜、张岱年先生等大家,他们在家里开的课,老师也会叫我们去旁听,学做学问,学做人。”

早年的学术积累让万俊人奠定了对人文社科领域的普遍兴趣:“我对学科和知识一直是比较开放的,我最崇拜的人是令狐冲,能东学西效,成就自己的一派武功。”

除了在学科上的精深造诣外,万俊人对社会事件和民族发展也一直非常关注。对社会现实的长期观察和思考影响了他的学术志趣,使他把目光投向了与现实问题联系更紧密的政治哲学。

“一个良序的社会应该是有良好制度安排的,如果缺少制度正义,那么就会有很多矛盾。实际上,正义这个问题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就已突显,而我的专业兴趣又是伦理学,是和社会有紧密关联的,所以我格外关注了这个命题。”万俊人说。

20世纪90年代初期,万俊人被选派到哈佛大学访学一年,最初他申请的是关于道德语言的研究。到美国后,万俊人发现,美国绝大多数一流大学的哲学系都有一半以上的老师在做政治哲学,于是他提交申请改变了研究计划,跟随哈佛大学教授、《正义论》作者约翰·罗尔斯学习政治哲学。

“《正义论》开篇的一句话就是:‘正义是社会制度的第一美德。’罗尔斯看到西方在功利主义支配下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西方社会失去秩序与平衡,因此《正义论》一发表,反响就非常大。我当时也看出来政治哲学研究是中国正缺少的一部分,在未来可能有持续的学术增长点。”万俊人如是说。

从北大到清华,不到五年复建哲学系

“1998年底,经过张岱年先生的推荐,清华开始来找我,但最初我并没有太认真,因为我在北大工作很顺利,不到34岁就当了教授,讲课也很受同学们喜欢,没有理由离开。”回忆起离开北大到清华复建哲学系的选择时,万俊人说,“当时王大中校长有一句话令人印象深刻,他说他考察了很多国际高校的学科体系,有两个学科他觉得最经典,对理工科来说是数学,对文科来说,就是哲学。这个对经典学科的理解,一下子就击中我了。”

正是这句话,让万俊人作出了离开北大来到清华的决定。

1999年春节过后,万俊人正式开始筹备清华哲学系的复建,第一年时间他跑遍了全国,从各地寻找最优秀的老师。2000年,清华大学哲学系正式复建。仅用了四年多的时间,清华哲学系就建立起了从本科人才培养到学科硕士点、博士点的完整体系。

来到清华建设哲学系,也源于万俊人对清华老哲学系的深厚感情——万俊人在北大求学时的导师周辅成先生便是清华哲学系毕业的,冯友兰、张岱年等先生也都曾先后在清华任教。

“清华的老哲学系非常厉害,不仅大师云集,而且实践证明,培养出来的人也特别优秀。文科,是一定要有学术学统和谱系的。”万俊人解释说,“因此,来清华后我就想重新延续清华哲学系优秀深厚的学科传统。比如逻辑学是清华哲学系的特色学科,当年的金岳霖先生是开山泰斗,所以我们也着重发展逻辑学,聘请顶级的逻辑学教授组成‘金岳霖逻辑学讲席教授团组’,这是清华基础文科设立的第一个讲席教授团组。”

随着时代的发展,哲学也不断衍生出新的学科领域,比如语言逻辑、混合逻辑等。在互联网时代,哲学还与数学、计算机等学科交融,生发出了很多新的结合点,这些也都成为清华哲学系的创新所在。

“在清华,有很多数学系、计算机系的同学来我们哲学系选课。后来,我们通过科学史这个学科建立了交叉学科人才培养的基地——清华大学-阿姆斯特丹大学逻辑学联合研究中心,找到文理工交融的一个结合点。”万俊人介绍说。

青年学生要努力把现在的“小确幸”转化为人生的幸运

“相较40年前我们求学的时候,现在的学生更多地受到社会上功利主义和实力主义风气的影响,比较容易浮躁。”

万俊人回忆说,自己1979年参加高考时,由于“文革”刚结束,参加高考的人非常多,可谓“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所以当时能考上大学的人都对读书特别珍惜,如饥似渴地阅读求知。而现在的年轻人由于就业压力大、社会风气相对浮躁,在学习基本功上少了些较真和努力。“南方做甜酒,是要在米里加上酒曲,再捂一捂才能有酒香。现在有些学生学习就像‘勾兑’,到处学一点,就这样有人还觉得麻烦。”万俊人说。

“我想对同学们说,一定要注意,外界发展得越快,越要冷静和理性。你的境界如何是与你生活的世界直接相关的,要利用自己的优势建立更广阔的学术视野、思想视野。”

对年轻人来说,万俊人认为最重要的是“三名”,要多追学术“名人”,跟随他们的脚步;多选“名课”,聆听大师的教诲;多看“名著”,经典永远百读不厌。

“人生有不同的选择,年轻人要志存高远,努力把现在的幸运转化为人生的幸运。”万俊人语重心长地说。


点击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许胜】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华声会

+关注

华声会,是集文化、资本、传播于一体的华人高端人脉影响力共享平台。 华声会,以中华文化特别是以湖湘文化为根基,以资本为龙头,以媒体为连接,以共享为价值,是文化和商业相生相济的组织机构。 湖湘有英杰,我辈…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