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卢德之:资本、共享与21世纪慈善

2017-03-27 15:03  | 作者:    |   来源:    | 点击量:
导读

【编者按】2016年9月23日,2016国际公益峰会在深圳举行,来自国内外专家学者、政府人员、公益慈善人士等近700出席峰会。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中国社会保障学会副会长、中国基……

【编者按】2016年9月23日,2016国际公益峰会在深圳举行,来自国内外专家学者、政府人员、公益慈善人士等近700出席峰会。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中国社会保障学会副会长、中国基金会中心网理事长、深圳中国慈展会发展中心理事长卢德之博士应峰会主办方邀请发表大会主旨演讲。本文系演讲稿全文,因演讲时间有限,现场演讲有所删减。经卢德之博士授权,现将演讲稿全文予以发表。

资本、共享与21世纪慈善

——卢德之博士在“2016国际公益峰会”上的演讲

尊敬的来自海内外的公益慈善界的朋友们:

大家上午好!

刚才王振耀院长对我的介绍确实有些太过奖了,但是我还是很激动。为什么呢?四年前的2012年秋天,我曾经在一个全国慈善史研究会上作过一场演讲,题目就叫《慈善就是共享》。四年后的今天,“共享与慈善”已经搬上了中国慈展会的大讲堂。这说明,大家对共享已经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或者说共享已经初步成为一种社会共识。今天大会的主题是“慈善与共享”。大家知道,做慈善需要爱心、目标与对象,也需要钱。所以,我今天讲的是慈善领域的一个核心主题,就是“资本与共享”。

谈到这个主题,我们可以回想一下十多天前在杭州召开的G20峰会。这个会议上,各国的首脑们对全球的发展进行了充分的讨论,形成了许多发展的共识,但是反复梳理一下,都集中到了两个关键词:一是资本,二是共享。由此我更加深刻地感觉到,我们应该对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作出一个基本的判断。我想用这样三句话来概括:这是一个资本的时代,这是一个走向共享的时代,这是一个用共享治理资本的时代。围绕这个概括,我谈四点认识。

一、资本的能量

我所说的“资本的能量”,也可以说是“资本能”。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表明,资本从总体上看是一个好东西,资本拥有巨大的能量,但是资本的能量又是有正负之分的,既有发展的正能量,也有破坏的负能量。随着资本的发展,经济越发达,社会不断进步,财富也会越来越多,人们的生活就越来越好过,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从这个意义上说,资本已经日益成为主导人类社会发展的核心要素之一。这是资本的正能量,所以说,资本是个好东西。当然,我们还应该看到资本的负能量,特别是资本发展到现在,资本特别是金融资本几乎控制了世界经济、科技、政治、社会等,控制了产业资本、社会资本、人力资本等,乃至对整个社会发展都发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今天在座的有来自美国的朋友,我认为美国的两党政治现在都已经受到了资本的挑战;在资本的作用下,共和党的党员们不一定选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如果从社会层面上看,我们也已经看到,资本在不断推动全球化发展的同时,也使全球面临着各种异化的风险,比如既推动全球化也在逆转全球化。所以,资本又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一个既有正能量又有负能量的东西。那么,人们到底怎样才能更好地认识和把握资本呢?特别是面对21世纪发展、面对日益复杂多样的资本观,我们怎样深入思考并作出正确的选择呢?

二、三种现代资本观

在非常复杂的传统资本观的基础上,21世纪以来又出现了一些新的现代资本观。我梳理了一下,比较突出的有三种。第一种是比尔•盖茨提出来的,我把它叫做比尔•盖茨的慈善资本观,核心观点是,人性有利己与利他两个方面;资本主义放大了利己;人们应当既要利己也要利他,比如通过社会企业、影响力投资等方式,让资本服务于人类地更好发展。为此,比尔•盖茨认为,利己和利他是人性中固有的东西,资本主义放大了人性中的利己一面,因而促进了市场活跃、经济发展和人类财富的增加,但也进一步拉大了社会分配与贫富的差距。所以,比尔•盖茨进而认为,利他对社会发展也非常重要,而利他应当由政府和慈善来做。政府要设计和完善制度体系,让制度在保障利己的同时,也要保障利他。慈善则可以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则,发展社会企业、社会影响力投资等,通过慈善的方式调节社会收入,缩小贫富差距,促进社会发展,使资本美好的一面、正能量的一面得到充分的释放与发展。

第二种资本观是托马斯•皮凯蒂的新制度资本观,核心观点是,劳动价值论已经被资本价值论取代,资源特别是金融资本的代际传承等进一步导致了分配扭曲、贫富差距扩大;应当通过完善制度体系,特别是增加全球富人税赋的方式遏制资本负能量。托马斯•皮凯蒂是一位70后经济学家,他的观点在全球产生了影响。他研究认为,最近几十多年来特别是战后以来,社会投资的回报率已经远高于GDP增长率。这些收益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的呢?现实的情况是,一部分人掌握了大量资本,通过对资本的控制,赚取了很多别人应该得到的钱,然而劳动价值论已经被资本价值论所取代,劳动力的收益已经远远低于资本的收益了。特别是一些人的前辈积累了巨额财富,有了很多钱,这些人就可以通过这些资本来生存、发展,所以这种社会分配现象日益不合理,甚至很不合理了;社会贫富差距也因此更加扩大了。如果社会贫富差距越拉越大,不平等的分配现象就可能引发不稳定的社会问题。为改变这种社会状况,托马斯•皮凯蒂认为,应当进一步加强制度建设特别是要创新税收建设,比如通过对全球富人征收高额税收的方式来缩小贫富差距,保障社会公平,实现社会在一种动态平衡下的可持续发展。托马斯•皮凯蒂提出的治理办法非常大胆,也非常真诚,但难度也非常大。尽管如此,这显然是一种约束资本负能量的制度设计与发展建议。

经过这些年的探讨,我认为应当在全社会建立一种共享资本观。资本发展到现在,大致经历了三个大的阶段。第一阶段是20世纪初以前,应该说这是一个资本大发展的阶段。从20世纪初到20世纪中叶是第二阶段,从总体上看是对资本进行约束的阶段,比如说出现了福利国家政策等等。21世纪以来则是第三个阶段,这是一个需要治理资本的阶段。从本质上讲,就是要找到一种方式,既能控制资本的负能量,或者说能转负为正,又能把资本善的一面更好地发挥出来,而使资本恶的一面得到遏制,甚至实现“转恶为善”。那么,有没有这样的方法呢?我认为有,这就需要一个综合的治理方案。首先,我们要给资本发展找到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就叫共享。有了目标,第二就要有治理手段。治理手段就是实行“两手抓”,既要进行物理治理,也要实行精神治理。所谓物理治理,就是要建立一系列的制度,通过制度优化来控制资本恶的一面、发扬资本善的一面。所谓精神治理,就是要通过树立正确的价值观、财富观等,比如说用资本精神来治理资本,引领资本向善。第三,就是要强调国际治理与国内治理并举。国际治理应该以“多级均衡、协同共享”的方式,实现求同存异、协和发展;国内治理则要以协同共享的方式,来实现共享发展的目标。

三、共享的基本形态与现代共享的发展阶段

我认为,所谓共享就是指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之间的一种共同发展的状态。人类社会在长期的共享追求中产生了一种特殊的能与场,我称之为共享能和共享场。共享能是指人们在共享发展过程中形成的一种能,包括共享的动能与势能。这种能具有相对的稳定性与发展性,并且有一种来源于共享的能量场,并且能够产生一定的辐射作用,这就是共享场。比如我们今天的会议,就有一种共享场,积聚了大家对共享发展的理想与追求,对今后产生影响。同时,充盈着共享能和共享场的社会形态,可以称之为共享社会形态。共享社会形态是一个复杂的社会运行与发展体系。具体而言,共享社会形态应当有五大具体实践形态,即共享政治、共享经济、共享社会、共享文化、共享生态。就中国的共享发展来说,这五大实践形态都处于发展过程中,而且需要深刻而深入的引领。比如说,以民主、法制、协同发展来引领的共享政治形态,以互联网、大数据来引领共享经济形态,以社区治理、公益慈善来引领共享社会形态,以文化自信、共同价值来引领共享文化形态,以环境友好、可持续发展来引领共享生态等,都需要理念的引领与制度的保障。

共享形态是一种复杂的社会制度体系,人类发展到现在一直在寻找共享的思想理念以及方式与方法。在我看来,中国现代共享可以说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共产共享阶段。我们希望共享,共享是我们的目标,但是手段是共产;所以,产共了,却长期没有更多的东西可以用来共享。所以,我们走上了改革与开放的发展道路。二是分产共享阶段。我们首先在农村实施“包产到户”政策,后来在全社会鼓励一部分人通过劳动先富起来,然后带动大家共享致富。现实的情况是,通过联产责任制,一部分“产”按一定制度原则与方式“分给个人”经营;一部分人富裕起来了,但是没有很好地走上共享的道路,许多人移民到国外去了,反而加剧了贫富差距。现在,我们走上了共享发展的新时期,需要进一步加大改革的力度,考虑把“产权”和“享权”(共享权益)在制度上作一种适度分开,在分产的基础上实现共享。我曾经讲过这样一句话,从财富发展与分配上看,如果有钱人不主动“共享”,就有可能被“共产”。对此,我们应当有所警惕。同时我们应当看到的是,中国政府已经把推动全社会共享发展确定为国家的发展战略,并且走上了共享发展的道路。

四、慈善就是共享

我们今天的会议是国际慈善大会,主题是共享,主要是讨论如何通过慈善的方式实现共享发展的目标。我们知道,慈善是最古老,也是最基本的共享的形式。郑功成教授认为,共享有两种方式,一是强制共享,比如通过税收制度,包括遗产税、高消费税等,促进社会共享发展;二是自愿共享,就是我们讲的公益与慈善,以此促进财富让更多的人得以共享。强制共享需要进一步完善制度体系,通过制度体系调节社会收入分配机制,促进社会公平与正义。自愿共享则需要通过慈善的方式来完成,慈善也需要建立和完善制度体系,要从传统慈善、现代慈善发展到21世纪慈善,在完善慈善的法律体系基础上,把慈善的目标、对象与21世纪人类发展结合起来,让慈善成为引领社会共享发展的重要主体与方式。所以,21世纪慈善的本质就是共享发展,主要特征在于它的全球共享性、平等性、法制性、人类整体性与社会可持续发展性。可以说,这是最近这些年里中国慈善一直在讨论的一个重要方向与体系。

围绕21世纪慈善,我在多个场合讲到了几个新的概念:一个是“富人困境”。什么叫“富人困境”?我总是在想一件事:一个富有的人,如果没有我说的那种“资本精神”,也就是没有资本背后的道德精神,一旦拥有巨额财富之后,不仅得不到自己期待的快乐,反而越活越难受,而且越是接近生命的终点就越难受。一个人创造了那么多财富,自己却没法享受完,能不难受吗?所以,许多富人在死的时候比穷人更难受。一个富人如果把钱给后代,后人又没有参与到财富创造过程中来,对财富没有深入的理解与科学的认识,面对市场经济的竞争,就可能很容易失去。比如水、空气,很容易得到,也很容易失去。而一个人一旦拥有财富,转而又一下子失去财富,还不如没有。更何况在这个过程中,后人还可能互相争夺财产,发生一系列家族矛盾和纠纷。在我看来,这就是富人将可能面临的困境。二是“财富魔咒”,就是“富不过三代”的问题。一个家族,第一代赚钱,第二代花钱,到第三代基本上就没有什么财富了。这个“财富魔咒”在西方已经通过一定的方式,如慈善等给打破了,在东方虽有所突破,但还拭目以待。三是“慈善定律”。一个人通过慈善的方式,越帮助有困难的人,越帮助陌生人,就越有可能消除对社会的恐惧感;越帮助弱者,内心就越强大;越传递爱心,就越有快乐感、幸福感,社会也就越温暖,越有安全感。这就是我所说的“慈善定律”。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又一个慈善概念,叫做“慈善之剑”。慈善发展到21世纪,不仅要强化慈善“柔软的功能”,还应当发挥慈善“强硬的功能”,发挥慈善对社会发展、对全球发展中的一种像利剑一样的果敢功能。比如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通过慈善的方式,帮助解决了伊朗危机问题。他们通过资助各方协调机构的慈善行为,达到了消除战争的目的。我知道,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认为慈善有一种中医所说的“针灸”的作用,在关键的穴位上扎一针就可能改善全身的问题;在关键的社会问题上施以适当的慈善行为,可以帮助更好地解决社会问题。现在看来,慈善也有“外科”的作用,可以做“外科手术”了;慈善的主体作用进一步明显了,慈善的功能也进一步放大了。如果说美国的企业家、慈善家们打开了20世纪现代慈善这扇大门,并且以制度化、法制化作为前提推动了现代慈善的发展,引领和成就了20世纪的全球慈善,那么21世纪慈善,则是以全球治理、全球共享为目标,以东西方文化融合为桥梁,以慈善方式与方法来促进社会发展与进步的一种全新的慈善形态。而且,东方文化与东方方式,很可能引领21世纪慈善发展、引领21世纪全球共享发展之路。

当然,让慈善作为共享的手段,从本质上看仍然是共享的一种路径,倡导的是“人人参与、人人受益”的原则与方式,目的是通过慈善达到“四感统一”。就是说,无论富人还是穷人,只要参与到慈善中来,都会享受了四种感觉:一是参与感,二是获得感,三是尊严感,四是幸福感。从“四感统一”的过程上看,穷人和富人在层级与时间上看,都存在一定差别,具体到参与感、获得感、是尊严感等都有所不同,但是最后得到的、享受到的幸福感则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无论穷人还是富人,参与到慈善中来,参与感、获得感、尊严感可以不同,幸福感却会是一致的。

谈到这里,我想说的一个观点是,19世纪初,黑格尔认为,人类历史是伦理发展史,人类“共同体精神”推动历史的发展,侧重的可能是“精神”。19世纪中后期,马克思认为,人类历史是市民社会——经济发展的历史,侧重的可能是“经济”。面对21世纪,我认为,人类历史可以描述为资本——财富——共享发展的历史。人类历史发展既在于经济,也在于精神。21世纪发展应当是全人类作为整体在20世纪基础上的发展与进步,我们应该深刻地认识到资本与共享才是人类发展的主旋律。人类发展既需要经济基础,或者说物质基础,也需要精神基础;仅有“物质”不行,仅有“精神”也不行;必须把经济与精神结合起来,才能构成社会发展的主旋律。我们置身于21世纪发展,应当有更加广阔的视野。可以说,20世纪以前,全人类主要力量都放在发展上,为此而不懈地与自然、社会与人类本身斗争,主要表现为人类中心主义、自我中心主义、国家中心主义等。可以预见的是,从21世纪开始,人类在追求发展的同时,应当思考人类与自然、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所以,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社会之间,国与国、地区之间必将在发展理念上超越过去,从斗争、竞争走向交流、合作,走向共享。

最后,我想这样总结我今天的演讲——第一,资本是人类文明发展最基本的物质基础,可以说资本精神是人类文明发展最基本的精神基础;第二,走向共享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选择,不是我选择了你,也不是你选择了我,而是我们共同选择了共享;第三,慈善是走向共享的重要途径。为此,全世界的慈善人应该联合起来。这个时代如果富人联合起来,穷人就可能不好过;穷人联合起来,富人更不好过,而且没有了富人,穷人可能更难过。所以我认为,慈善是好人做的事,慈善人是好人。好人联合起来,这个世界才会更加美好!祝福慈善人,祝福21世纪!

谢谢大家!


点击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卢德之·资本与共享】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卢德之·资本与共享

+关注

卢德之,湖南桃江人,哲学博士,现任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弘康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世界生产力科学院院士,兼任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全球慈善家协会中国首位会员、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中国保障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组织促…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