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观点|李建华:中国式高考:以“运”抗“命”的方式

2017-06-12 15:00  | 作者:李建华    |   来源:《社会科学报》第1562期    | 点击量:
导读

如果让每个人能自由行走在社会的多层“立交桥”上而不“添堵”,各自通过自身努力来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岂不更欢更畅么?天佑众生是要给多个出口的,何况制度乎?……


1.png 

如果说知识可以改变命运,那么如何进入获取知识的大门,则是改变命运的前提,在中国,就是高考这座“独木桥”。

我生长在农村,祖祖辈辈是农民,父母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也是有些见识,让我和姐姐、弟弟都读完了高中。1977年第一次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参加高考,虽然结果以失败告终,但真的是站在平等的起跑线上公平的竞赛了一次,虽败犹荣。1977年恢复高考的意义远不止高考本身,而是给压抑太久的中国人提供了暴发激情、显示才华的机会,给每个人尤其是社会最底层的我们提供了公平竞争的机会,要知道机会的均等才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前提,那些反对所谓“应试教育”的人成天在喊考试多了,而我认为我们考试的机会太少了,太少了,如果每年有几次高考有多好!如果今天这里招县长,明天那里招厅长,有多好!走进考场的那一刹那,我真正感觉自己是自己的主人,终于自己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了,第一次深切感觉到《国际歌》是不骗人的好歌,邓小平是我的大恩人。

1978年找了一些有限的复习资料在家一边“出工”(干农活)一边复习,最后以301分上线,录取线为300,直到国庆节也不见通知书来,人生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什么是无望的痛苦。现在想来,如果当时像现在一样,找找人,送送礼,也许就已经上学了,哪怕是什么师范学校也行,只要能摆脱农村户口,能吃上国家粮,能不搞要命的“双抢”,能娶上城里穿裙子的姑娘,就是万幸了。当然,这是今天的天真,当时除了邻居,谁都不认识,我有谁可找?又有啥礼可送?连吃饱饭都是问题。于是每天沉迷于从“知青”那里借来的普希金、蒋光慈等忧郁诗人的作品,自己也开始写作起来,只可惜当时的手写本诗集《心声》已经丢失,这是自己不服命运而又无能为力时的痛苦心声。为了摆脱这种消沉的状态,我产生了当兵的念头,于是去报名当兵。当我体检过后进入政审时,母亲以“好男不当兵”的古训坚决阻止。如果没有母亲的反对,也许成了战斗英雄、上了军校、是军中“大员”了;当然也有可能在中越战场上“光荣”了,谁能说清其中的机由?你能不相信命么?

知我者莫过于父母,见我成天打不起精神,1979年春节后,父亲要我辞去生产队会计职务,找一个学校全心全意复读。因父亲身体不太好,我是家里主要的男劳力,每天可以挣10分工,还是担心因自己复读给家里增加负担。还是父亲下决心,让我选择了一个区中学,复习了四个月,最终以358分被当时的全国重点大学——湘潭大学录取。过中艰辛是无法描述的,只知道当时学校要求报到时自带照片,我在照相馆的照片看上去大概是50多岁。其实,那时最高兴的是我的父亲,当他在公社广播里听到我被湘潭大学录取时,他在农机厂里双眼饱含泪水而又四处相告的情形历历在目,他是为他的正确选择而高兴,为他从小成为孤儿、倍受欺凌的自己终于可以有扬眉吐气的这一天而高兴。要知道,那时乡下出个大学生,还是重点大学的大学生,方圆几十里都是大喜事。自从我考上大学那天起,就再没有人明目张胆地欺负我们家了,我也不知道这世人为什么这么世故,但那时就清楚,这个世界是强者的世界。

我选择哲学专业,并终身以此为业,也是命运的机缘。我在2000年出版的《中国官德》一书“后记”中有过这样的记述:“这本书是为我父亲写的。令我一辈子难以忘却的是,21年前,当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父亲慈祥的脸上挂满的泪珠。他老人家因家境贫寒,生下来就被父母送给了别人,12岁成为无依无靠的孤儿,他靠着一种特有的生活信念成家立业,把我们姐弟三人拉大成人。54岁那年老人家带着一生的苦难和对子女的期望离开了我们。在考大学填报志愿时,父亲要我读哲学专业。他当然不知道柏拉图说过治理国家要靠哲学王,而只是一位历尽磨难、受尽欺凌的父亲对儿子光耀门第的苦心期盼,因为父亲的朴素认识中,哲学就是政治(当时学《毛主席五篇哲学著作》就是当成政治学习,当成政治运动),学政治就可以做官,并且可以做大官。我常常为不能实现父亲的心愿而不安,也许会成为终身遗憾。虽然没有当官,但写了关于“官”的书、说了关于“官”的话,聊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请原谅你不争气的儿子”!众所周知,哲学是贵族事业,穷人的孩子本应去学习所谓的“热门专业”、实用专业,能尽快为家里增加财富,让父母过上好的日子,而我学了这么个“没有用”的专业。

我跟天底下所有出身低微的弱者一样相信命运,并且不是一般的信,而且笃信,不过我信命不认命,总希望有变命的方法或途径,这就是“运”。运与命不同,命是必然性的,是先天的,很难改变,你的家族、你的出身、你的DNA,甚至就决定了你的“命”。但“命”是运动的,并且会有某种“势”,这种命“势”就是“运”。“运”是偶然性的,是后天的,就是“命”的呈现,就是机会,就是机遇,如果抓住了就可以通过抗争来改变“命”,用哲学话语讲,就是偶然性对必然性的作用,无数的偶然性连接起来就成了某种必然,所以,一个人最终是什么,总是跟“运气”相关,如果“运气”总是你的,幸运之神总是降临你的头上,背后的“命”的必然性也就被遮蔽了,这就是成功的魅力。把握“命势”的最好办法就是勤奋,就是吃苦,就是耐劳,就是坚持,这就是“有准备的人”。通过艰苦奋斗而成功的人也许是“命”不好而“运气”好的人。信命而不认命,运气就会来,以“运”抗“命”吧,这就是我们的生存方式。

中国开放高考已经四十年了,考生们已经不再是百里挑一、万里挑一的艰辛,只要稍作努力,基本都能上个学校,但高考这座“独木桥”依然如故,依然如固。也许社会注定要给每个人一些残酷的考验,也许人的一生真的受某种“命运”的制约,但是,我们是否可以在“运”势上多给些机会,多些选择呢?如果让每个人能自由行走在社会的多层“立交桥”上而不“添堵”,各自通过自身努力来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岂不更欢更畅么?天佑众生是要给多个出口的,何况制度乎?

 

                       (作者为1979级大学生)

                     2017.6..6写于第40个高考日



【责任编辑:李建华·道德观察】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李建华·道德观察

+关注

大变局时代需要道德正能量,复杂性社会需要理性观察者。以学术的方式,为正义呐喊,为良知代言,为好人点赞,为善政献策。 李建华,男,湖南桃江县人,中共党员,哲学博士,教授,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南…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