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商业向左,公益不一定向右

2017-09-25 11:49  | 作者:绿三胖    |   来源:中国善网    | 点击量:
导读

当然了,每次永光老师开始怒斥公益组织,推崇社会企业和公益市场化时,我就坚持用一句话来转发。那就是,永光老师对公益组织是“情之深,恨之切”。虽然康晓光老师也怒斥了永光老师,但……

1506311639_918003008.png

  当然了,每次永光老师开始怒斥公益组织,推崇社会企业和公益市场化时,我就坚持用一句话来转发。那就是,永光老师对公益组织是“情之深,恨之切”。虽然康晓光老师也怒斥了永光老师,但那种怒斥,是对另一位公益意见领袖的“情之深,恨之切”。

   

  好了,正经点,在徐康的论战中,我更倾向于支持徐永光老师的观点。社会在变革,公益组织的形态和使命也都需要与时俱进。科技和商业的变革,为公益组织的使命带来了机遇,也赋予了公益组织新的使命。无视或是故意回避新的形势和变化,只能让自己萎缩乃至消亡。

   

  亮明了立场后,也得对永光老师的观点进行一些合理的批判。

  1. 在避免丑化资本和市场时,也不能过分美化资本和市场。市场肯定是社会调配资源最好的方式和手段。我们不去讨论市场的失灵到底是由于政府的过渡干预,还是市场自身就是会有失灵的时候,但我们必须牢记在心,第三部门有必要去解决市场失灵带来的社会问题。

   

  2. 在科技和商业的变革中,可能会出现一些新物种,例如社会企业,以及社会型企业(资中筠先生翻译为共益企业)等等。英国是社会企业最发达的国家,这与英国政府将社会服务推向社会,用购买的方式,来支持社会公共服务有关,英国的社会企业的最大购买者,都和政府购买相关。类似于中国的事业单位,所以,在中国,如果要真要做社会企业,就得做好和事业单位的准备,在竞争面前,是没有道德优越感而言的。而在强调社会企业的同时,也必须大力推动公共财政购买社会服务。如果一味强调受益者付费,最终服务的人群也还是会可能偏离于使命的。

   

  3. 对于影响力投资,不是保罗万象的。影响力投资起源早于其概念的提出,事实上,美国的很多基金会都开始在进行影响力投资,而美国科技界的慈善家们都在推出影响力投资的概念。可以看出,美国也并没有对影响力投资有明确的定义和概念。例如永光先生将盖茨基金会在疫苗上的公益投资也视为影响力投资,并且用巴菲特的话来做佐证,这与洛克菲勒基金会,福特基金会等提倡的影响力投资是完全不一样的。

     盖茨在疫苗上的投资依然是公益性的投资,并不是说他们真正从投资中带来了收益,而是说他们公益投资的效能很高,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要纠正永光先生这一点,其实是为国内社会影响力投资领域各种不理智感到担忧,各种反常识,反市场的所谓公益创新很容易在公众中进行传播,而这些可能是对公益界带来很大的冲击的。

    因为公益组织所处理的很多复杂问题,的确不是简单用市场马上就能解决的。每次看到一个小发明就能拯救地球气候,就能解决全球垃圾问题的刷屏文章后,都很担忧,这样会过渡消费公众对于公益的耐心。

   

  4. 企业社会价值(CSV)将成为商业界的主流,但不代表公益组织将一无是处。毫无疑问,越来越多的企业必须将企业社会责任(CSR)上升到企业社会价值(CSV)的层面,谷歌,阿里等互联网企业毫无疑问在社会公共服务中将扮演更大的角色。但这并不代表公益组织就没有空间了,相信谷歌和阿里这样的企业,会深刻的体会到社会治理中,社会组织代表公众,与政府进行协同中的作用。阿里的首席平台治理官郑俊芳不断强调,假货问题需要全社会的参与,毫无疑问,在这些关键问题上,社会组织依然是重要的参与者。而在企业并不涉足的领域,公益机构的参与更是顺理成章的。

   

   结论就是,永光老师怒斥的是公益行业如何提升效能,而不是到底应该姓“社会企业”,还是姓“公益组织”。

   

   批判罢,依然要隆重推荐这本书,而且一定要买来看,建议少谈主义,多谈行动。为大家推荐当当购书的通道,请点击阅读原文。

  

  

  阅读原文

  

  

  


点击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龚婷】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徐永光

+关注

1949年出生于浙江温州,法学硕士,团中央前组织部部长,希望工程创始人,现南都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全国政协委员。 潜心中国NGO事业20年,在非营利组织管理和研究领域有重要建树。南…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