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思想|李建华:共享文明何以可能---读卢德之博士《论共享文明》有感

2017-12-05 12:50  | 作者:李建华    |   来源:原创    | 点击量:
导读

卢德之博士的新著《论共享文明》近日由东方出版社出版,这是他关于共享研究的第四部著作,作为朋友,我为之高兴,作为学人,有些汗颜。卢德之博士是著名企业家、慈善事业家,也是思想家……

                

             共享文明何以可能

             ---读卢德之博士《论共享文明》有感

 

卢德之博士的新著《论共享文明》近日由东方出版社出版,这是他关于共享研究的第四部著作,作为朋友,我为之高兴,作为学人,我有些汗颜。卢德之博士是著名企业家、慈善事业家,也是思想家。他从市场活动的“交易伦理”开始研究,继而发现“资本精神”,而资本的伦理本质是“共享”,实现“让资本走向共享”的最直接途径是“慈善”,然而,光靠慈善性共享是不够的,必须让共享成为普遍化的价值理念与行为方式,这就是“共享文明”。如果我没有误读的话,这就是卢德之博士多年思考共享问题的逻辑理路、真实心路和践行之路。

我之所以敢称卢德之博士是思想家而非严格意义上的学问家是有依据的。我经常说一句得罪人的话:“当代中国学问家很多,但思想家太少”,其实我自己连学问家都不是。也许成为一个学问家靠勤奋就可以了,但要成为思想家,需要诸多社会难以让每个人都能平等拥有的条件。首先经济要独立,经济依附型生存方式的人难以成为思想家,拿人钱财,难免手嘴皆软,即便有思有想,也难以启齿,不明不白,还要为那点可怜的科学经费如何报出来挖空心思、伤透脑筋;其次是在经济独立的基础上的人格独立,不用看人脸色,不用见风使舵,更不用吹牛拍马,可以真性情,真性情才能有真思想;还要有丰富的想象力,学问是严谨的,而思想是天马行空,无拘无束,德之博士曾经就把湖南精神比喻为“打哈精神”(打哈是湖南人喜欢玩的一种卜克游戏),让你在嘻哈之后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深刻的思想;当然还要有担当的大格局、大情怀,卢博士最喜欢挂在嘴边的一个词就是“天下”,他习惯了从世界看中国,再加上他特有的人生经历,总是表现出一种笑看世界的灵气和心忧天下的屈子式感伤,虽然经常“鬼话”连篇,但也是不失为思想的“正经”之道。

其实,尼采曾经对学者和思想家作过十分严格的区分:学者天性扭曲,真正的思想家却天性健康;学者冷漠,而真正的思想家却热情而真诚;学者无创造性,真正的思想家却富于创造精神。学者又有四种类型:秘书型,只知整理材料使之系统化;律师型,只知为自己的问题辨护;牧师型,只知让別人信仰他的信仰;犹太型,运用逻辑迫使他人同意他的意见。面对尼采如此刻薄的划分,中国的文人们不知怎样“对号入座”。

我曾经听一位同行朋友很自豪地说:他从来不买、不读国内学者的著作,也不引注国内学者的文献。我在为他的高“国际化”水平庆幸之余,也产生过丝丝凉意,难道国内学者真的不值一学?老实说,我比较关注国内同行学者的研究,并且也积极倡导对国内同行学者的学习、研究和推介,也算是文化自信的表现吧,因为学术自信应该是文化自信的一种,卢德之博士的研究就是我关注的对象之一。

德之博士提出“共享文明”这一概念,我着实认为他有些大胆,因为一种新的文明形态的形成并且要达成学术共识是需要历史“打磨”的,无论横向的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之分,还是纵向的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生态文明(工业文明之后是否就是生态文明有待进一步研究)之递,都是“经历”和“过往”的结果,而共享文明的社会生产力基础是什么?生产工具的时代性标志是什么?价值观念上的明显差异在哪里?标志性文化成果、制度性成果是什么?是否具有历史必然性?等等,这一切都无法说清,就断然提出共享文明,委实有些冲动。好在德之博士他没有按学术“常理”出牌、按学术“套路”思考,就是写了《论共享文明》,咋的?当我读完它,你不得不服,确实有某种思想上的坚守之力和超脱之美,体现了厚重的历史感、明快的超越感和真实的时代感。

自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五大发展理念”以来,国内学者对共享问题进入了许多研究,其中也不失有启发性的成果,但大都囿于意识形态的考虑,大都在发展理论上打圈圈,大都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来解释共享发展理念。而德之博士的《论共享文明》站在历史与现实结合的方位,强调共享文明思想是古而有之。在西方,从古希腊的城邦政治共同体“理想国”,到空想社会主义的“太阳城”,到科学社会主义的“共产主义社会”,无不蕴含了对共享的追求。在中国,从古代的创世神话,到《礼记》中的“大同”设计,再到“小康”理想,到“和谐社会”,也都是为民实现共享价值目标,只不过这种共享思想源流到“新时代”具有了成就文明形态的可能性条件,这是他提出共享文明的理由。如德之博士在提出人性三大定律(爱的定律、趋善避恶定律、共享定律)的基础上,认为“共享文明是人类文明的第五次人性回归的结果”。第一次回归是遥远的神话时代,是人神分享,人进入人的时代;第二次回归是铁器时代,人与土地分离,人成为土地奴隶;第三次是启蒙时代,人与宗教神权分离,人成了自己的主人;第四次是大机器时代,人与资本分离,资本主义与资本主义文明分离,进入资本主义危机时代;第五次是互联网时代,人回归到人本身。这种划分是否科学,还有待研究,但历史的穿透感是强烈的,不是苍白的言说。德之博士一再强调“共享文明是不同文明的历史形态与现实形态的有机统一”,“共享文明的历历史形态是现代共享明的基础与前提,无视共享文明的历史形态既解释不了现代文明,也解释不了现代文明的基本内涵,就是共享文明的历史虚无主义”。

同时,《论共享文明》体现了一种超越感。首先是超越了自我。德之博士研究共享问题是从研究资本精神开始的,他发现资本精神的本质应该是共享,而要实现资本共享最好的方式是“慈善”,于是,他一方面拚命挣钱,另一方面拚命花钱做慈善。久面久之,他发现,慈善也未必能实现共享,因为有钱的人太少,而想做慈善的有钱人更少,所以必须要让共享成为普遍性价值理念和行动,从而以文明的方式显现出来,因为你有理由不共享,但你没有理由拒绝文明,如果当共享成为一种文明,你就必须共享。所以德之博士很智慧,他想借文明来实现共享,使共享成为一种普遍践行的规约,一种制度安排。这样他就克服了自己的“共享自发论”的局限。《论共享文明》也超越了对共享的一般性意识形态解释。现在讨论共享大都是从发展观角度思考如何共享发展经济成果,如何实现分配的公平,如何实现先富与共富的统一。《论共享文明》通过想通过文明的方式,初步提出了全面共享的思想,超越了“单一经济共享论”。如《论共享文明》提出了共享文明的基本形态:以互联网、区块链接等技术为基础的共享经济形态;以多数人、民主法治等为基础的共享政治形态;以人工智能、新能源等为基础的共享技术形态;以多元化、多样性为基础的共享文化形态;以共生、共存这基础的共享生态形态;以共识、共治为基础的共享社会形态;以多极均衡、协同共享为基础的共享国际形态。这就是一种全面的共享观。

共享文明的提出,虽然大胆,但论证还是很小心的。德之博士一再强调“共享文明最有可能成为人类21世纪文明发展的形态与目标”,这只是他的“一种认识和判断”,也就是说,德之博士始终坚持的一种“可能性”学术立场,尽管他不遗余力地论述当代社会的发展趋势和世界发展大势会朝共享方向发展,但也只能就个人判断共享文明的时代可能到来。这种方法和立场值得称道,因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特征,不在于社会要素变化的差异,而在于社会发展变得不可捉摸,变得无必然性规律可循,就是法国大思想家埃德加·莫兰所说的“复杂性时代”,是一个需要“打赌”的时代,最值得“打赌”的是“善”,“在黑暗降临的时刻,善,依然值得我们为之打赌”。德之博士的《论共享文明》告别了决定论和独断论,以可能性预测方式,论证共享文明的到来,不失为一种科学的研究方法。

德之博士的人生追求是六个字:“看清楚,说明白”,并恪守“好事大家分享,难事一人担当”的人生准则。这个非常不容易,把共享文明说清楚就是难事,德之先生是否不要那么“好汉”?“难事”也让朋友“分担”一下?尽管我也说不清楚。把共享文明说清楚,先要说清楚文明,还要说清楚共享。我想为说清楚共享这难事,提供点“另类”思路。

一是共享离不开“共建”,要避免“寄生性”共享。我们还是要坚持劳动创造人、劳动创造世界、劳动创造价值的观点;还是要坚持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的分配原则;还是要倡导劳动光荣、懒汉可耻的基本道德,不能因共享而养“寄生虫”;

二是共享是要有尊严的共享,要避免“恩赐性”共享。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是我们工作的目标;让人民有尊严的生活,是美好生活的根本要求,如果共享仅仅是有钱人对穷人的恩赐,是贫困地区向发达地区“乞讨”,这不是道德的共享;

三是共享是要正义的共享,要避免“自发性”共享。共享文明的形成主要靠正义制度。罗尔斯在批判功利主义时就指出,我们不能指望人个利益的最大化能自发地使社会整体利益的最大化,社会分配正义必须体现在对“社会最不利者”的倾斜,所以正义的共享一定是合理份额分配的共享,而以什么份额分配,则必须社会共商,而不是某人说了算;

四是共享是全面的共享,要避免“单一性”共享。既然我们发展目标是满足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而人的美好生活需要是多样的,所以共享也是多样化共享,政治权利、经济利益、文化公益、社会效益、生态公益的全面共享,如健全的民主就是政治权利的共享,保住青山绿水就是生态效益的共享。

埃德加·莫兰告诉我们:“我们人类不仅处于一个不确定的时代,而且处于一个危险的时期”。常识告诉我们,良好的愿望足以证明我们行动的道德必然性,“然而我们却忽视了铁一般的事实,行动一旦开始就会生成新的关系,甚至走向愿望的反面”。“这个世界存在着不确定性,因此科学需要担当前瞻性的伦理责任”。如果我们把埃德加·莫兰的《伦理》一书与德之博士的《论共享文明》对照起来看,你会发现有诸多异曲同工之妙。

                                                                                          2017.12.5



点击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李建华·道德观察】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李建华·道德观察

+关注

大变局时代需要道德正能量,复杂性社会需要理性观察者。以学术的方式,为正义呐喊,为良知代言,为好人点赞,为善政献策。 李建华,男,湖南桃江县人,中共党员,哲学博士,教授,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南…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