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会通与创新:湖湘伦理学人的责任和使命

2017-12-18 11:29  | 作者:卢德之    |   来源:华声在线    | 点击量:
导读

会通与创新:湖湘伦理学人的责任和使命——在湖南省伦理学会2017年年会上的讲话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卢德之(2017年12月9日)很高兴参加今天的伦理学年会。我……

会通与创新:湖湘伦理学人的责和使命

——在湖南省伦理学会2017年年会上的讲话

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

卢德之

2017年12月9日)

 631884381358005616.jpg 

很高兴参加今天的伦理学年会。我刚才从一位领导那里过来。从领导那里了解到,湖南这些年经济飞速发展,经济总量增长很快。长沙市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过万亿元,进入万亿元俱乐部,也形成了自己的许多特色。从现象上看,我们这里好像没有出马云,没有出马化腾,也没有出任正非,但我们有一批新经济人才、新文化人才。根据我在经济上、市场上切身感受,觉得湖南这些年集中地了两种人才一种是互联网人才。尽管中国互联网最顶尖的那些大佬不是湖南的但是第二方阵有一批是湖南的,像张小龙、姚劲波等人,并且主要在邵阳益阳两个地方总的来说中国互联网界湖南人差不多占到三分之一。互联网是当今时代发展的一个主潮流,有这一批人在,说明湖南人是走在时代前面的第二种是资本界、金融界的人才现在做银行、保险、证券、担保、基金等金融方面的从业人员,据说湖南人占到了三分之一还多。特别是在保险行业的人才,骨干大多是湖南人。我们现在实行的是市场经济,资本界人才济济,这是一种好的现象尽管在一些方面我们好像有点失,但经济上崛起是明显的。在军界,以李作成将军代表的新一代将军们迅速成长,已经站了保家卫国最前沿的领导岗位

说明什么?我想了很久,要讲出一个道理来很难,但是这是一个客观事实。这与湖湘文化有紧密关系吗?那么,湖湘文化的精神实质到底是什么?我想来想去,可以用三句话来概括。第一句,忧天下。我们拥有一种天下一家的观念,喜欢把天下的事当自己家的事来担当。其实天下尽管复杂,但是并没有那么可怕,我们喜欢忧,担心天下发展得不好。第二句,看底牌。湖南人喜欢打三打哈,三个人打一个,还说那个人是个哈,哈就是傻,而且四个人都要争着去当这个傻子。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深刻的内涵,就是看底牌,要知道究竟,要把握底线,要掌握全局。只有看到底牌,才可能获得这些东西。第三句,断后路。我们把问题想到极致,极致是什么?就是死。那么,我们看湖南人是怎么对待死的。比如屈原,他时候完全可以不跳江,跳不跳江楚国也完了,他一定要以死明志屈原时代,湘楚不分家。比如谭嗣同,他也可以像其他革新一样跑路,或者说他也可以先潜伏下来,但是认为,他的头不放在桌子上被砍下就不行,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陈天华也是一个典型他气节、有义愤要以死唤醒民众,也可以回到上海去跳他却在日本跳海自尽了,他必须死在日本。这就是湖南人的死法——自取死路,以求发展——只有断了后路,才能找到新的出路。以前,湖南人心怀天下,敢为人先。广东人不心怀天下?浙江人不不敢为人先显然不是,也这个道理但是,只有湖南人才会这么敢干。当然,今天我们应当好好反思,特别是后面,要理性对待,别动不动就跳楼跳江什么的。看底牌,是我们学者需要发扬的事情,就是要把问题的本质搞明白。比较而言,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先要弄清什么是天下,才会知道怎么忧天下。因为时代总是变化的,天下观也自然要发展变化。从三皇五帝到如今,天下的概念就是不断变化的屈原当年的天下只是楚国一带山水。范仲淹的天下,也只是九州,但悲不见九州同。毛泽东天下,是中国加上共产国际,再加上第三世界人民,还要加上美帝国主义。我们现在忧天下,天下在哪里?如果不知道天下在哪里,怎么忧如果看到的天下只是这一块,那就只能坐井观天。我认为,当今的天下是地球加太空,再加上量子力学、生物工程,宏观到整个天体微观到细胞最小结构天下,只是讲人类,还要人与动物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等。如果没有这样的天下观,我们说忧天下,基本上是忧不好天下的,是多余的。

那么今天这个时代,我们这些看底牌的湖南人敢于断后路的湖南人,要想忧天下,首先要放眼世界,放眼全球,知道天下在哪里,还要知道我们已经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我们处在一个什么时代呢中国来说,中国发展进入习近平时代,进入了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时代;就全球来说,世界也进入了一个“多极均衡,协同共享”的新时代。新时代必须有新文明,必须有新伦理。新时代来了,新伦理在哪里?新文明又是什么呢?怎么构建新文明呢?所以,我们要认清我们面对的主要矛盾是什么,主要冲突是什么?中国已经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世界发展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呢?当然很复杂,我在《论共享文明》这本书里突出地谈到了两大矛盾或者说冲突:第一,人的灵魂与肉体之间的冲突,就整个人类而言都是如此,比如说,我们都不喜欢朝鲜的金三胖,大家至今却拿他没有什么好办法。大家的想法都不一样,行为方式上又只能朝一个目标走,往往使灵魂和肉体处在一高度分离的状态;第二人类和人类的创造物之间的冲突。今天,人与物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矛盾,比如说我们造出了机器人,可以代替人们的许多工作劳动,使许多人面临失业的危机而且,如果一天机器人造出比人类更加聪明的、更有智慧、更有力量的机器或者人的时候,人类的生存空间、人类的尊严就会受到严重的挑战。围绕这两大冲突已经了出现了很多博弈。从国际上看,比如国际主义与地方主义全球化与反全球化西方制度与东方制度、世界不同文化和文明之间的博弈,以及劳动与资本之间博弈,日益困惑着世界的发展,也促使人类寻找新的发展方向我想,人类发展到现在应当要寻找更多的共识,应当建立一种新的文明。什么文明呢?应当是在共商、共识、共建基础上构建起来的文明,我把这种文明叫做共享文明,就是我在《论共享文明》这本书里所要寻找的东西

当然,共享文明是一种可能的人类文明协同发展的形态,包括共享经济形态、共享政治形态、共享文化形态、共享生态形态、国际共享形态,是一种建立在人类以往优秀文明基础的文明发展形态具体怎么构建,那是一个宏大的治理工程。在这里谈两点具体看法。

第一、看看经济形态经济是时代发展的基础和根本。大家想想,人类5000年来的经济发展,基本上是围绕产权展开的。我们党的十九大把清晰产权作为一个很重要的发展目标,这是十分重要的。但是产权是怎么形成的简单地说,我们生产出了产品,通过交易成了商品,在这个过程中经过不断分工协作,形成了产业、产业链,最后落实到了产权上,拥有产权就有了发展的主动权与主动性。5000来,产权发展阶段有不同,水平有高低,但是,沿着产权发展的基本路线没有改变现在看来,情况正在发展变化。从经济上看,由于各种新技术的发展,经济上出现了一个新概念叫交互交互的核心通过经济上的协同共享,形成产业圈产业网,不再是链,最后落实的是享权,不再仅仅是产权,享用权比拥有权更重要,或者说享用权优先于所有权。比如这个房子是不是你的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来开会,能享用这个房子。再比如共享单车,这个单车产权依然重要,但至少变得没有过去重要,只要能够通过一定的手续享用这个单车就行了。我想,我们不能轻看了这种变化。这种变化,正孕育着5000年来的巨大变革——越来越多的共享物将越越成为人们的必需品,共享将越来越成为我们的生活方式与生活形态。与此相关的是,我们的文明能够得到相应的发展与提升吗?共享的事物已经发展起来了,我们的文明能够发展出共享文明吗?正如高速公路我们可以共享,但是在高速公路上行车,任何人都必须服从交通规则,规则就是文,就是文在享权发展起来的新时代,我们怎么构建共享文明呢?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随着互联网和全球化的发展,共享科技、共享技术产品的速度比任何时代都迅速加快,特别是万物互联,万物共享,我们的新文明能够跟得上步伐吗?所以我想,人类社会发展的新的5000年,特别是经济、技术发展上的新的5000年已经开始我们将以怎么的文明去迎接呢?我提出的是构建共享文明。对此,我想继续思考,希望能够看清楚一些。我相信,中国自古以来的共享哲学思想、共享实践传统,比如《易经》中所蕴藏的共享哲学思想等,一定能够发挥积极而重要的促进作用。比如《易经》中的宇宙整体本体论哲学思想、六十四卦设计中所追求的动态均衡、和谐发展的哲学思想等,本质上强调的就是共享,共享才会得到好的结果。

第二,政治形态,这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谈到政治形态大家可能就想到了两个字——民主现在有的人害怕讲民主认为,怕,我在许多地方也这么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就有一个是民主。我说民主就是个好东西,但是民主在什么状态下是个好东西民主是一个成熟社会的奢侈品,是一个非成熟社会的毒品,跟鸦片一样,上瘾。一般来说,我们必须考虑民主发展过程和发展形态,我们要先讲自由,再讲法制,再建立民主体制等。回头人类社会发展的整个过程,我认同一个新概念叫民主4.0。我们可以把古希腊民主当作民主1.0那时候有民主没有自由,民主是少数人的权利到了1688,英国人倡导民主,实际没有多少民主,可以说是自由为主,却没有什么民主,这是民主2.0;到了美国独立战争以后,北美才逐渐既有民主又有自由。这个民主按道理不一定能把最好的人选领导人,但一定能够保证不把最差的选成领导人。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什么样的人都有可能当领导人。这个民主显然出现问题了,西方人自己也感到有问题了。而且,这个民主推行到哪里就把哪里搞乱,比如阿拉伯之春变成了阿拉伯之冬,这是为什么其中的问题很多,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一人一票少数服从多数少数凭什么服从多数少数往往是精英。这是民主3.0我讲的民主4.0,首先要给民主设置一个目标,那就是以共享为目标,核心是要再加上中国文化中的协商制度,特别是政治协商、政党协商制度。所以,民主4.0是民主升级版民主4.0应该是以共享、协商、民主、自由为内容的一个新的民主体系。如果按这种制度建设民主体系,就有可能是一种与时俱进的先进的民主体系上个世纪以来,世界上基本上是西方挥舞着民主大棒的世界,先后出现了三种老大、老二博弈的局面。二战以后美国和苏联争霸世界的时候,崇尚的是斗争,世界弥漫着一种斗争文化或者说斗争文明,世界笼罩在战争的阴云里。到80年代日本在经济上崛起了,形成了美国人争霸世界经济地位的局面,崇尚的是自由主义经济、市场主义经济,世界是一个充斥市场文化或者说市场文明的世界,资本利益决定了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今天,我们中国在经济上成为老二了。经济上的老二和老大到底怎么办?一般来说,老大是要欺负老二的凡是跟老大拼命的老二,后来很多都被干掉了有一种老二成功了,善于跟老大博弈的老二后来都几乎成为老大了。经济上的这种博弈决不能说明政治上的博弈。中国经济在人均要做老大估计永远都不可能。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其它方面,中国更是永远不会称霸,这是中国的原则。中国的崛起只能也只会是一种文明的崛起,是中国发展助推世界发展的崛起。因为我们有两个至高的法宝:一个是以共享为基本基因的文化的力量,坚持以整体共享为核心处理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世界、人与自然的关系,遵循的原则是“文明以止”行其所当行止其所当止;一个是全面开放的巨大市场经济市场所以我认为,构建共享文明时代,中国拥有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同时能够引领世界发展共享基因。

因此我想,面对这个日益复杂的世界发展格局,面对5000年巨变的人类社会新时代,当代湖湘伦理学人应当树立一种勇于担当的使命意识。坦诚讲,大家专业水平很高,我过去跟着唐凯麟老师读书后才多读了一些书,但和大家比还是读得最少的人。我始终有一个认识,社会科学本身就是综合学科,没有所谓跨界之说社会科学的根本要求就是要深刻地面对自然与宇宙、人类与社会,要努力看明白说清楚。能把事物看明白说清楚,能够推动事物向好的方向发展,就是我们学人的责和使命。今天建华会长要我来讲思考了这些问题。我想我们湖南人、湖南的学人、湖南伦理学界的老师和同学们一定要弘扬看天下忧天下的胸怀和胆推升看底牌断后路的境界,我们就一定可以为湖南伦理学为中国伦理学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做出我们的贡献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卢德之·共享文明】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卢德之·共享文明

+关注

卢德之,湖南桃江人,哲学博士,现任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弘康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世界生产力科学院院士,兼任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全球慈善家协会中国首位会员、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中国保障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组织促…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