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徐永光:以公益的名义浪费钱,就是耍流氓!

2017-12-27 14:29  | 作者:徐永光    |   来源:凤凰公益    | 点击量:
导读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希望工程创始人、南都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发表演讲)12月26日,在行动者联盟2017公益盛典之上,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希望工程创始人、南都………

  0.png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希望工程创始人、南都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发表演讲)

       12月26日,在行动者联盟2017公益盛典之上,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希望工程创始人、南都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在现场的观点振聋发聩,如:“以公益的名义浪费钱,就是耍流氓”等一系列观点,赢得现场观众热烈回应。

0.png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希望工程创始人、南都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

  以下为演讲全文:

  现在这个社会缺少信任,当挨批的人难,当批人的人也难。总而言之,存在着不信任的问题。

  回到公益向右和向左,这幅画,这个照片——前天,一个守护大地的项目启动,那么这个项目的背景是什么?是一批90后、80后的年人带着40后、50后的人玩,这个跨度里面,因为我是40后,这个项目带头的是90后,结合农村的刚需和痛点,守护大地。因为,城市人需要安全的食品,而乡村现在虽有凋敝,但他们的土地是干净的,可以种出有机的果蔬供应城里人,通过互联网联结起来。这个想法非常了不得。他们的题目就是:守护大地,用商业的模式解决社会问题。他们解决就是一个城市刚需和痛点,农村的刚需和痛点,还有就是一个信任的刚需和痛点。

  因为信任,廖晓义出来了,他的地球村出来了20年,十多年以前我就给廖晓义讲,你这张脸代表信任,如果把这张脸注册了就好卖了,如果是你的脸放进去人家就会相信了。所以,廖晓义和这些年轻人站在一起,我告诉大家,这是势不可当的潮流。这波年轻人,他们的模式已经圈了两千万的粉丝,他们的项目演示就会把你震撼。

  他们了解到大凉山的青苹果滞销,他们马上在网上一发,一天之内有五千六百人帮大凉山卖出六万四千斤的苹果,很了不起。大家可以看到了,商业向左,他们说我们用商业的模式来解决社会的痛点,公益在向右,公益和商业融做一起。说到向左、向右,很多人有误释。公益向右,其实不是讲公益商业化。很多人理解为公益商业化,而我讲的是公益市场化。什么叫做市场化,市场化就是从需求出发,要有需求导向,像这种模式他们是有情怀的,但是他们如果不从需求出发,那就要出问题,这个事情肯定会砸锅。

  我经常讲公益满足自己情怀的一些案例。比如,我们到了灾区,灾区的孩子就给我们讲,叔叔你看,我已经领到了十个书包。这十个书包是谁的需求?最近在联合国一个妇女慈善的会议上,中华女子学院的刘博宏教授给我讲了一个观点,他说他到灾区过冬,结果一个灾区的妇女就拉着他,说现在给我发冬衣,我已经领到了四件皮夹克是男士的,她说我需要的不是男士的皮夹克,我需要的是婴儿奶粉。大家想想,这些四件皮夹克谁发的?是政府发的?不是,是政府组织。因为它拿到了捐款,这个妇女四件皮夹克都留下了自己的名字、身份证号,然后工作人员拿这个妇女的签字给捐款人看,说工作做的好,有身份证号。殊不知这四件皮夹克是浪费的。

  公益经常是从情怀出发,叫做情怀最伟大,过程很享受,结果不重要。这个事要放到商业上,你就等着关门吧,而公益经常这么做。所以,公益一定要真正的满足需求,为什么很难呢?因为公益的钱是白给的。所以,我提出了公益要从市场化、从需求出发。其实这个事情我早在这么做了,我做希望工程第一天开始就这么做了。后来香港一个市场经济学会,到了北京给我发一个牌子,请我做顾问。我说你市场经济学会怎么让我做顾问?我说我做公益的。他说你市场做得好,满足了市场需求。结果我一看,翻出当年的讲话,我当年就这么讲的:希望工程不仅仅是满足了受助人的需求,同时也满足了捐赠人的需求,他们是互为需求,双向收益。而且这样的一个需求和收益不断地传播和放大,越来越多的人参与。你看捐三百块钱可以让一个孩子改变命运,当然了,希望工程用了很多很多的商业手段,比如说希望工程商标是注册的,谁也不能碰。

  最近大家看到安徽的团省委副书记苏明娟,当然是兼职的。我用她的大眼睛,签了这个法律合同,使用了肖像权,而且给她稍微付了一些钱,才用了这个照片,而这个照片影响非常大。一定要遵循这样一些原则,这种原则需求导向,跟商业的需求导向是一样的。但是,商业不从需求导向应该是砸牌子,但是公益经常是从自己的情感出发,白给钱。因为收益人没得选,你给他当他当然要,所以经常效率不高。公益向右,是讲纯粹的公益。捐款人有多重身份,第一是公益市场的投资人;第二是公益产品的消费者(购买公益产品、捐款),第三是精神的消费者(得到了精神的满足)。而很多问题出在受助人这儿,你可能不是真正满足受助人的需求,浪费了很多钱。我真的看到了太多的浪费,做免费的公益,钱那么好花吗?南都基金会这十年花了三个多亿,我原来做秘书长,两次被打不及格。我很努力的,而理事会对一些项目不满意,最后有一个理事给我一个不及格。

  汶川地震我们拿了一千万资助了70多家草根的组织,结果给我打了不及格,因为他们财务不规范。在南都基金,康小光跟我都是理事,这十年来我们两个一直争,每次开理事会都吵架,我表现的很情怀,康晓光很市场。我拿出来的项目经常被他否定,我们两个也是表现各异,他很严厉,我很情怀。我自己说,在南都基金会的十年时间,把自己从情怀满满的公益人,磨炼为面目冷静的投资人,我也在变。

  现在,商业向左这个潮流是浩浩荡荡,势不可当,因为互联网就带有共享性、带有公益的元素。而商业向左,今天马力波来了,他们稍微一动手指头,一个小念头马上这个共享就出来了——最近他们搞了一个共享玩具,十天的时间,快递小哥到一些城市家庭拿到已经用过的玩具,经过消毒、清洗,十天之内送了40万件玩具给贫困地区的孩子们。这就是一个商业模式融入一个公益元素,非常强大。这样一个潮流下面,共享经济到2020年将会占到GDP10%,势不可当。在这样一个潮流面前,咱们公益如果还死守着情怀,不讲率,不接受社会的问责,甚至明明可能是浪费钱的,但是捐款人还很满意,我今天在这里说一句比较难听的话:以公益的名义浪费钱,就是耍流氓!

  只要打着公益就很高尚,别说我。那不行的,一定要有效。那么公益怎么样才能够有效?

  去年开始,南都基金会和15家机构联合共建了中国好公益平台,中国好公益平台就是让优秀的公益产品规模化,这个平台非常的市场化,而且是一个开放共享的商业模式,但不是赚钱的商业模式。它完全是按照商业的逻辑,由15家联合共建机构,包括南都基金会,阿拉善、壹基金、新华网等等,还有12家战略合作伙伴,有43个公益好产品,有42家地方的枢纽机构,还有十几家指定的服务供应商,从6个方面构成的。这个就是公益好产品规模化的加速器和高速公路,才一年的时间,这个平台现在覆盖的公益组织是750多家。因为通过枢纽机构,还有一些非正式的自愿服务机构5000多家,一年已经落地了1100多单,有的是做的非常好,像女童保护在好公益平台上迅速扩张,这个模式就是公益品牌的输出,就是公益产品的连锁店模式。因为,公益往往只能够在一个小地方做,做一个小而美的东西,满足了一个地方的需求。说实话,一个地方有需求,100、1000、10000个地方都有需求怎么办,我们做这样一个开放共享的平台,大规模、精准的让我们的公益好产品能够扩张,能够攻城略地。

  今天上午传化基金会推出一个传化安心驿站,为三千万重卡司机做公益服务,建爱心驿站,真的很好。我上午看了他们的视频直播,非常感动,它叫做让重卡司机有自己的家,我们路上有了自己的家,安心驿站,就是我们的家,可以提供很多衍生的服务,包括给他们介绍货源,给他们提供信息,帮他们维权;同时,他们的车又成为一个路上的自愿者,叫做马路天使。可能跟第一反应有合作,培训这些重卡司机在路上出现车祸时成为马路天使的自愿者,而这样的志愿者一定会受到尊重,这个志愿活动一定会做的很大。

  像他们这样,因为公益融入了商业模式,取得了信任,所以他们的粉丝会越来越多,但是公益铺路是烧钱的,一定是商业跟进,把它做大而且是可持续的。规模化扩张,可持续发展,最终是为了有效解决社会问题,公益商业,左右逢源,止于至善。





点击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徐永光】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徐永光

+关注

1949年出生于浙江温州,法学硕士,团中央前组织部部长,希望工程创始人,现南都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全国政协委员。 潜心中国NGO事业20年,在非营利组织管理和研究领域有重要建树。南…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