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时评|李建华:作风建设为什么永远在路上

2017-12-30 22:53  | 作者:李建华    |   来源:原创    | 点击量:
导读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的作风建设之力度可谓是前所未有,其效果也史无前例,加上持续形成高压态势的反腐败斗争,充分表明了中国共产党加强自身建设的坚强决心,应该是凝聚了党心,获得了民……

 4.jpg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的作风建设之力度可谓是前所未有,其效果也史无前例,加上持续形成高压态势的反腐败斗争,充分表明了中国共产党加强自身建设的坚强决心,应该是凝聚了党心,获得了民心。由此说明,新一个代领导人的开局和起点是选择对了,因为“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就应该从那里起步。


五年过后,我们发现,在党的作风建设问题上,还是提“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十九大后,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一次会议就审议了《中共中央政治局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的实施细则》。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就查摆和纠正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作出重要指示,强调“纠正‘四风’不能止步,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再次向全党释放强烈信号——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驰而不息改进作风。


近日新华社记者采访中纪委负责同志,也表示“四风”出现了新的“变种”,出现一些新动向新表现,其中比较突出的就是改头换面、潜入地下的隐形变异。比如:违规公款吃喝转入内部食堂、培训中心、农家乐等隐蔽场所;收送礼品、礼金避开敏感时间节点搞“错峰送礼”,还通过电子礼品卡、电子红包、快递等隐蔽方式进行;婚丧喜庆事宜化整为零分批操办、异地操办、变换身份操办,或只收礼金不办酒席。中纪委还提出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10种新表现。


由此,人们难免会产生一个疑问: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是不是意味着作风问题永远无法根治?作风建设永远看不到希望?我们正在下一局永远下不完的棋?走一个永远走不完的步?


我们应该形成的基本共识是:作风问题如同腐败问题一样是难以根除的,但可以控制,控制在不足以形成“癌症”;改进作风有希望,但现实远不如希望;“永远在路上”,但步子可以有快有慢;“永远在路上”的警示是为了尽可能“少走些弯路”;纠正“四风”、改进作风可以有轻重缓急,但没有间歇期、没有休止符!


从作风本身来看,作风就是在思想、生活和工作中较为稳定的“作派”与“风格”,一旦“成风”,就难以制止。“四风”是工作中的坏风气、坏习惯,由于其“风力”和“风律”,就会形成一种恒久的破坏力量。既然是“风”,就会“刮”起来,往往是从上至下的刮,越刮越大,越刮越猛,越刮越久,刮得很欢,风成于上,俗化于下,突然停止,谈何容易;既然是“风”,就会“顺”起来,跟风走才安全,逆风走就危险,如果不随大流,就会成为“另类”,而官场中的“另类”是没有好下场的,所以歪风都是跟出来的;既然是“风”,就会“气”出来,如果大家跟风,自然会成气候,成习惯,习惯就会成自然,自然而然,就会心安理得,当问题正常化,再反起来就会变得“不正常”,阻力就会增大;既然是“风”,就可“躲”起来,反“四风”也是一阵风,以风反风,这是常态,所以先“躲风”,等风头过了,再见风使舵不迟,你无法想象现在有多少人躲藏在反“四风”的旗帜下,一旦有机会就会暴露出来,作风建设能不持久么?


从历史角度而言,中国的吏治传统,也是重视作风建设的,但效果也不尽人意。中国历代统治者为了巩固其统治,都非常重视吏治建设,制定过一系列的法令和制度,试图克服官场病。比如,在治贪方面,汉代规定“官吏以饮食免”,“坐赃者,皆禁锢不得为吏”,三国时有《请赇》、两晋有《晋律》,隋唐有《开皇律》、《贞观律》,宋代有《计赃法》,明代有“剥皮实草”,条例繁多,惩治严厉。在用人制度方面,春秋战国时期有“选贤任能”原则,汉代有“察举征辟”制度,魏晋南北朝有“九品中正制”,隋唐以后的科举考试制度。在监督监察制度方面,汉代有御史大夫,隋唐有御史台,宋代有谏院,明代有六部言官,清代有都察院。这些努力虽产生了一定的效果,但始终未能消除官场病的痼疾。


从现实性来看,十八大之后党内存在的作风不纯问题还未得到根本解决。尽管大家在思想上有了“紧迫感”,但还是停留“不适应感”、“不舒服感”,“真正不想”的思想基础仍不够牢靠;尽管领导深感任务“压头”,但压力传导存在逐级递减,上热中温下冷、水流不到头的现象十分普遍;尽管大部分人有了惧怕,但不收敛不收手情况仍然存在,并且“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智慧得到充分发挥,各种“四风”问题呈现隐形变异,形成新“经验”;尽管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问题有所减少,但用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问题突出,高压下的“双面人”逐渐增多。这些都说明党的作风建设依然任重道远。


从官场的病态逻辑来看,有“四风”产生的根源,有作风难以纯正的基因。官场的理性或公开宣扬的宗旨是社会公正、正义,是普遍地维护社会中一切人,而官场的非理性或潜在动机则是损人利己踏着别人的肩膊往上爬,甚至以别人的鲜血染红自己的顶子。因此,官场容易使人格发生分裂,乃至病态。这种病态人格又可分为阳阴两面。阳性官场人格的特征是:权力偏执、言行分裂、思想压抑、嫉妒杀人;阴性官场人格的特征是:忍耐为奴,轻信迷信、消极保守。这种病态人格表现在为官技巧上就是无毒不丈夫、察颜观色、狡兔三窟、明哲保身、狐假虎威、以退为进等。如果不从官场体制开刀,“四风”是难以根除的。


从目前反“四风”的机制来看,还存在不健全、不科学的缺陷。从控制管理理论而言,一般需要两种机制:约束机制和激励机制,前者是为控制人的劣根性,是被动控制,后者是为了提高人的积极性,是主动控制。目前,反“四风”我们主要是利用了约束机制,只知道哪些不应该做,哪些“红线”碰不得,只能是被动受约束。其实应该用好激励机制,让人知道哪些做到了、做好了,可以得到什么好处,一定要清楚,人的普遍性是“趋好利”的,反“四风”一定要基于“凡人假设”而非“圣人假设”。如,我们在强大的问责机制下让人无处“躲藏”,而没有开辟一个让人主动作为的“天地”;纵向的层层问责让“为担当者担当”成为一句空话,使普遍不作为成为新“常态”,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四风”问题由来已久、成因复杂,受到历史文化、传统观念、社会习俗等因素影响,并且具有顽固性反复性,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彻底解决,也不可能一劳永逸,必须警钟长鸣,久久为功,以永远在路上的恒心和韧劲,才能打赢作风建设的攻坚战和持久战。

 

                            2017.12.30

42.jpg



【责任编辑:李建华·道德观察】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李建华·道德观察

+关注

大变局时代需要道德正能量,复杂性社会需要理性观察者。以学术的方式,为正义呐喊,为良知代言,为好人点赞,为善政献策。 李建华,男,湖南桃江县人,中共党员,哲学博士,教授,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南…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