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杂谈|李建华:在物理与伦理之间

2018-01-11 10:52  | 作者:李建华    |   来源:原创    | 点击量:
导读

要避免物理对伦理的直接“介入”和侵袭,一定要强化事理。事是人与物的对接,人以谋事、成事为目的,物以由人操控而变事,事于人物之间,所以伦理因有事理而对物理进行选择,而物理因有……

                    杂谈|李建华:在物理与伦理之间

 

      我喜欢生活在中南部地区,因为这里四季分明,该冷的时候冷,该热的时候热,可以充分感受自然变化之节律,就像人有喜怒哀乐一样,有变化的生活才叫生活,有极致表现的生活才是精彩的生活。南方的酷热和寒冷叫你既害怕又渴望,特别是渴望下雪。当然,南方的冷比北方的冷要难受,因为它是阴潮的冷,就像浸在冷水里,从头到脚地冷,并且冷到骨子里去了。

这些年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南方人装修房子时也开始考虑装供暖设备,有装中央空调的,有装暖气片的,也有装地暖的。我在装修房子时,为了确保供暖,在装中央空调的同时,还装了地暖。在要不要装地暖的问题上,我是犹豫过的,是设计方对地暖功能介绍时的一句话让我下了决心,这就是:暖气是往上升的,冷气是往下走的,地暖会有被温暖包围的感觉,从脚到头地暖,特别适合老人和小孩。

我搞不懂为什么暖气往上升,一直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原理,于是百度了一下,说是因为热胀冷缩,热空气体积大,相同气压下,热空气比较轻,所以往上走。这是客观事物的变化之理,无法改变,唯遵循而顺,但如果用物理而用于人伦,则可为大误。我们不能把财富集中于上,而把贫穷堆积于下;我们不能对上奴颜婢膝,对下横眉怒目;我们不能对上热气腾腾,对下则冷若冰霜;我们可以让上层迁徙,但不能让下层滚蛋,我们可以让上层难受,但不能让下层受难……人伦至上之理,在于对下的亲睐与呵护。

理本不在上下,而在界。张岱年先生在《天人五论》中,专门讨论过“理之界域问题”,他认为:“凡理莫不表明于事物,然理之表现有其界域”,也就是说,一种“理”只适合于某一领域,并且这种“理”的适应是有“界”的。“凡表现某一理之诸事物之统合,可谓某理所在之界域;而表现某理之诸物,自其统合言之,可称为某界”,如表现生之理者,为生物界;表现心之理者,为心界;表现动物之理者,为动物界;表现植物之理者,可称为植物界。暖气往上升,表现的是物理,它不适合于人伦世界,否则就是越“界”。如果社会上层的人拥有更多的“温暖”,而社会底层的人只有挨冻,则有违公平之伦理;如果社会上层的人能高高在上地享受“温暖”是因为“身轻”,而社会底层的人沉于下而挨冻是因为“身负”太重,则更是有违正义之伦理。人伦世界讲究平等、正义的,不但人生而平等,也追求后天的平等权;不但机会要均等,结果也不能太失衡。一个公平的社会就是权利与责任对待的社会,是冷暖共担的社会。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暖气往上升的物理运用到了人身上,不平等、权贵本位也成了一种人伦之常理。中国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理念导致“天理”的至上性为这种“物理”直接渗透人伦做了证明,所以,伦理是来自天理,而天理是不可违的,途经物理和事理而形成的等级秩序。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为何伦理就是物理,就不足为奇了。其实,在西方也有直接用自然法则取代人伦法则传统,也有用生物进化直接运用于伦理进化的主张,即使已经到了“后现代”的今天,在物质主义、科学主义与人文主义的对抗中,人文主义仍然处于弱势,这就不难理解整个人类文明的强势总是“物是”而“人非”。要避免物理对伦理的直接“介入”和侵袭,一定要强化事理。事是人与物的对接,人以谋事、成事为目的,物以由人操控而变事,事于人物之间,所以伦理因有事理而对物理进行选择,而物理因有事理而显人伦活性与活力。

理还有“虚”“实”之分。“凡理,如有事物表现之。即有表现之界域,则为实有;如未有事物表现之,即无表现之界域,则为非实有。理之为实有与否,在于有表现界域与否”。凡实有之理,就是实理;凡非实有之理,就是虚理。在“常识”中,物理是人们可以感知和触摸到的,是实实存在的存在,是不可怀疑的,所以是“实理”;而伦理是感官不可触及的,是一种隐匿的存在,是一种心灵的存在,即便是文字性的制度存在,也是存于思想理念之中的,往往被认为是“虚理”。一般面言,不善于反思而专注于感知与感悟的人,是看重物理的,因为“存在就是被感知”,物理是不可怀疑的,是“第一真理”;而喜欢反思而专注于理性思考的人,是看重人的“自我”的,因为“我思故我在”,人伦省察之理才是不可被怀疑的,感官往往具有欺骗性。感觉主义和理性主义偏执一方,争论不止,不能为合。其实,如果从人的主体性出发,人伦之“虚理”并不虚,而是对“物理”的抽象与超越,是物理的人性回归。那么,如何在物理与伦理的虚实之间找到结合之契,也只有事理了。事本是虚实之存在,事之构想为虚,而事之行动为实,事理就是虚实之事,以虚化实,以实应虚,虚虚实实,方显事之万象与复杂,事理之重要可见一斑。

伦理变迁,方圆于世,唯以下层民生为要。伦理学是穷人之学问,亦为弱者之学问,更为下者之学问,故在事功与呈强之处,难以与经济学、政治学比肩。时下中国正走强国之路,切忌以物理之功将人伦之理取而代之,要以事理之精要为基,而事属人为,人伦之理为事理之魂,切莫以物理取代伦理,切莫将人事办成鬼事,方为人伦正道之理。

                                    2018.1.9



【责任编辑:李建华·道德观察】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李建华·道德观察

+关注

大变局时代需要道德正能量,复杂性社会需要理性观察者。以学术的方式,为正义呐喊,为良知代言,为好人点赞,为善政献策。 李建华,男,湖南桃江县人,中共党员,哲学博士,教授,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南…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