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世界性的话题 中国人的观点

2018-01-16 14:47  | 作者:伊榕    |   来源:华声在线    | 点击量:
导读

世界性的话题中国人的观点——卢德之博士《资本与共享三部曲》英文版在美国夏威夷首发侧记华声慈善网特约记者伊榕新年伊始,夏威夷的天空显得更加明丽、清朗而祥和。一眼望去……

世界性的话题 中国人的观点

——卢德之博士《资本与共享三部曲》英文版在美国夏威夷首发侧记

华声慈善网特约记者 伊榕

新年伊始,夏威夷的天空显得更加明丽、清朗而祥和。一眼望去,阳光灿烂、沙滩静宁、绿树婆娑、游人如织,既让人们体味到的是一种大自然的和谐与恬淡,也让人们感受到了不同文化、不同民族在这里交流、融合的轻松与快乐。凝视这个美丽的太平洋中的岛链,每一次到访都有一种新的感觉,但有一种印象却是相当深刻的——夏威夷既是大自然馈赠给人类的绚丽瑰宝,更是世界不同文明交流汇聚的美好去处。 

1月11日,一年一度的东西方慈善高峰论坛在美国夏威夷大岛的莫纳克亚海湾酒店如期举行,作为大会重要议题的卢德之博士“资本与共享三部曲”英文版首发式把会议主题推上了一个新的高潮,80多位来自不同国家、地区的慈善家和联合国南南合作办公室主任及比尔•盖茨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保尔森基金会等国际大基金会的负责人等共同参加了首发式,并把会议引入了构建“共享文明”的重要话题。国际公益学院院长、东西方慈善论坛秘书长王振耀先生、白沙投资集团创始合伙人兼首席执行官艾略特•唐纳利先生主持首发式。

主持人首先向大会介绍了卢德之博士关于慈善理论研究的主要贡献及决定首发卢德之博士“资本与共享三部曲”英文版的原因。卢德之博士应邀发表首发式感言。他表示,非常感谢来自世界各地的慈善家出席他的三本书英文版首发式,然后发表了题为《从传统天下观到天下共享观》的主题演讲。

他说,大家刚才讲得最多的主要是行动。行动当然很重要。我想从我个人的角度更多地讲讲自己对一些宏观问题的思考。为什么呢?我昨天来到夏威夷就有一个很惊险的动作。在照相的时候,一个大的海浪从背后打过来,我差点掉到海里了。当时,全身都湿透了,所以今天有点感冒了,声音发不出来了。我曾经说,夏威夷的人好、鸟好,这一回我这么贴近大海,突然觉得夏威夷的海是不是有点问题呢?中国人有一个理念,世界是连在一起,大海自然是连在一块的。我昨天是从上海来的,也许打我的那簇浪是从上海打过来的。我这么开放地想,但是海毕竟就是海啊!那么,到底是海有问题还是人有问题呢?我如果不去海边岩石上照相,不就没有危险了吗?我想来想去,我们应该在人与物、人与大自然的关系上进行更加深入的思考。回到人类社会,我们发现,现在随着资本和科学技术的发展,不仅大海是一家,人也成一家人了。但是,人在成为一家人的过程中,又产生了各种矛盾和冲突。我想,主要有两大矛盾和冲突:一是肉体和灵魂的冲突。从整个社会来说正是如此。比如说,对目前的朝鲜问题,大家都反对朝鲜这么做,但是我们又拿他真没有辙,美国有美国的想法,俄罗斯有俄罗斯的想法,大家行动的步伐似乎是随着朝鲜在走,至今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问题是,我们的行为都要求往一个方向走,但是我们的精神却处在一种分裂的状态。二是人和人自身创造物之间发生的矛盾。我想如果哪一天,我们创造的机器人造出了比人类更聪明的机器人的时候,人类的生存空间和尊严都会受到挑战。或许有一天,一个女机器人对在座的男士说我要嫁给你,怎么办?当然,也有可能男机器人找在座的女士,怎么办?这就是说,人类发展到今天,我们应当眺望远方,应当建立起一种相对统一的文明才行,我把它叫做共享文明。我们必须看到人性,看到科技发展,看到个性与整体性,看到社会发展时还必须看到自然发展等。我们常常讲到一个概念——人类命运共同体。自然是共生、共存的,人类也应当同此原理。从实际上看,要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如果没有一个人类文明共同体作为基础,命运共同体能够构建起来吗?比如说,我们修了很多高速公路。中国的高速公路现在是全球第一。在高速公路上走的只能是汽车,可以是宝马、奔驰,也可以是奥迪、桑塔纳,但是绝对不可以是牛车、马车。也就是说,我们在走高速路时,一定要建立起统一的规则,这个规则就叫文明。

怎样建立起共享文明呢?这是一个新形态,也是一种新方向。我想,首先就要有一个正确的天下观。也就是说,人们对天下、对宇宙到底怎么看呢?美国有一个社会学家巴博纳斯2017年出了一本书,叫做《美式天下》,提出了美式天下这个概念。他认为,美式天下是一个极其稳固的世界体系构造。美国立于个人主义,而越来越多人民将其个人利益置于祖国之上,他们各自与美国天下建立了联盟。我们知道,西方文化主要是构架在个人主义基础上的,个人和国家也是一种契约关系。我觉得,这种探讨是有意义的,同时觉得他的意识形态性质相当强烈。思想是一件好事,只有大胆地思考,大家才能取得更多的共识,促进更好地发展。但是大家想想,传统的天下观不是这样的,东方有东方的天下观,西方有西方的天下观。在东方,比如孔子讲的是天下大同;在西方,亚里士多德等大哲们也讲理想世界、理想国。但是他们那个时候的天下和现在的天下是一个概念吗?肯定不是。当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西方的天下就是欧洲。中国的天下也基本上就是传统九州概念所指的那一带。现在的天下则是地球加太空了。所以我认为,天下大了,天下观也需要改变。天下变了,天下观不改行吗?中国有一句话叫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要忧天下,首先要搞清天下在哪里?不是说谁都可以忧天下的,忧天下是要有资格的,像我们牛根生先生就有那个资格,我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美式天下》强调了美国式的天下观和美国式的天下,是一种认识美国、认识世界的方式。我在我的“资本与共享三部曲”里也充分讨论了我的天下观。我是怎么看天下的呢?我在书中所描述的天下观,包括人与人、国家与国家、人与自然和太空等,是一种协同共享的关系。当然也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环境等。当然,这种共享应当贯穿整个发展过程,还包括结果。为此,我想强调有两个重点:一是协同共享,既包括强制性共享,比如说各种法律、制度,包括社会保障等;二是自愿性共享,就是我们倡导的公益慈善,我把它叫做21世纪慈善。

所以我想,为了更有助于理解我在三部曲里谈到的许多观点,我特别在这里强调三个相关的问题。第一,从经济的角度讲,我们知道,5000年以来,我们的企业家都是为了两个字——产权,通过产品的交易、分工协作,形成了产业链,最后落实到了产权。我们现在的情况是,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住房,甚至共享工厂、共享办公室都出现了。这一切都表明一个趋势,未来100年或者1000年,我们可能更加关注的是享权,而不再仅仅是产权。也就是说,产权是你的,享权可以通过一定的方式让给别人。第二,我特别想讲一讲政治民主化的问题。我提出了一个民主4.0的概念,为什么叫民主4.0呢?从人类社会发展来说,远古时代,比如古希腊时应该说也是有民主的,但是很少有自由,或者少数人有民主,多数人没有自由。我称之民主1.0。到了英国光荣革命时,推动了民主,但那个时候更多的是讲自由,而不是真正的民主。中世纪当然没有民主也没有自由。这是民主2.0.到了美国独立战争以后,既有民主又有自由的,这应该是那个时代最好的一种制度设计。但是,发展到今天似乎又出现了问题。人们希望能够把最好的人选做领导人,一定不会把最坏的人行为领导人。现在看来,什么样的人都可能选为领导人。只要你高举民主的旗帜,就有可能获胜。还有一个问题,应当值得大家思考。为什么美国民主价值推到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就出现混乱呢?这是什么原因呢?我想来想去,就是一人一票有问题。少数凭什么服从多数呢?在我看来,这个民主也需要改造,我提出建设民主4.0。就是要给民主设立一个目标,就是以共享为目标,再加上中国民主中特有的精英协商民主,把民主3.0升级为民主4.0。所以,民主4.0的核心就是共享、协商、自由、民主。第三,就是要强调“天人合一”。这是中国文化的根源,是中国人文的第一个基点,强调的是一种宏大的宇宙观、人生观、价值观的统一体,追求的是人与大自然要和谐相处、共同发展。这三点看视简单,实则艰难。如果我们真正做到了这样三点,我们的天下观就有所改变了。这样一来,人也好,鸟也好,海也好,山也好,大家都会好。在我看来,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天下人对天下应该是承担者,必须承担人的责任。过去的帝国天下、殖民天下、冷战天下等都是人类社会的过客。天下很大,天下蕴藏着一个深刻的价值:天下不是用来争夺的,天下是人类用来共享的生存时空,天下共享才是天下的理想形态与人类文明协同发展的重要目标。为此我想,我们慈善人应当是天下共享的引领者。所以我在这里再一次呼吁:天下慈善人联合起来,大家共同引领、共同促进——天下共享。

卢德之博士演讲结束后,会议邀请美国罗格斯大学黄建忠教授向大会介绍了翻译选题与具体翻译过程。作为“资本与共享三部曲”英文翻译团队的负责人,黄建忠教授说:我在美国罗格斯大学工作,除了教学研究,也负责国际交流,深切体认到中美文化交流的重要性。当我阅读资本与共享三部曲中文版时,深深被书中的哲理与对当下时势的分析吸引,这些概念是有见地的,我觉得有必要翻译成英文,与外国朋友分享。我和我的同事很荣幸有机会可以把卢德之博士的“资本与共享三部曲”翻译成英文。虽然因为中美两国语言结构不同的,一些观点在另一种文化中还没有得到很好的理解,翻译过程没有想象的容易,对我们团队来说,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挑战,我们的团队花了两年的时间,今天我很骄傲地向大家呈现这三本卢德之博士英文版的著作。他认为,在《资本精神》里,卢博士重新定义了资本,呼吁运用积极的资本精神为社会发展做出贡献是令人称赞的。我们很多审稿人都不敢相信一个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人能够对资本有如此深刻的理解。《论资本与共享》则是关于如何利用共享来治理资本的,这一点在中美两国近年来,资本与财富的快速上升,与美国最近减税政策下,尤其重要。在第三本书《论共享文明》里,卢博士为全球社会提出了一个远见卓识的愿景,呼吁全球人民与各国政府应该拥有共享价值和战略,并通过协同合作为全人类共同的未来而努力。黄建忠教授还介绍说,他们已经收到了50多位美国慈善家与非营利组织的负责人对这三部曲的评论。这些评论有长有短,对卢博士“资本与共享三部曲”都持非常正面与积极的评价。大家认为在当前世界上有太多的国家走向民族主义、分裂主义和军事侵略的时候,卢博士的书可能会成为我们未来的希望的灯塔。卢德之博士既看到了东西方文明的不同以及各自有优点和不足,也看到了东西方文明可以交流、互鉴,通过相互促进,实现超越发展。这是他主张共享文明的认识基础与价值动力。在此,非常感谢中国外文局直属新星出版社联合加拿大国际文化出版社在2018年初正式出版发行这套三部曲,这既是对翻译工作的肯定,也为东西方文化交流提供了一种很好的出版物。

上午首发式结束后,联合国南南合作办公室主任豪尔赫•切蒂克、夏威夷大学大卫•拉斯纳校长、东西方中心主席魏理庭、日本福武基金会主席福武总一郎诸位先生以不同的方式与卢德之博士就一些具体观点交流了看法。下午的专题讨论会上,多位嘉宾在演讲中明确谈到了自己对共享、共享文明、民主4.0的看法,表现出很高的认同度。

日本福武基金会主席福武总一郎同卢德之博士交流时说,他也一直很关注人类文明发展问题,思考了许多问题,今天听了卢德之博士演讲,很有同感。他认为,共享文明可能是一条好的道路。他提出了“公共利益资本主义”,与卢德之博士倡导的“资本精神”相呼应,希望针对这个理念与卢德之博士进行深度交流,并邀请卢德之博士在方便的时候到日本他的财团访问交流。

大自然保护协会首席外事官林恩斯嘉丽特别推崇卢德之博士提出的民主4.0理念,认为当今的国际情势,必须透过4.0版的民主,也就是协商与共享的方式,才能得到真正的解决之道。林恩斯嘉丽在2005年,被布什总统任命为内政部副部长,并在2005至2009年间,担任内政部首席运营官。

和平之子创办人玛雅•苏托洛-吴,也是奥巴马总统的妹妹,特别向卢德之博士恭喜“资本与共享三部曲”英文版的出版与发行,并表示这三本书将为人类文明的发展带来积极的贡献。她还说到,他哥哥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傍晚时给她发来信息,对这次峰会很赞赏,大家做的是好事,他很支持,希望把慈善做得更好。白沙投资集团创始合伙人兼首席执行官艾略特•唐纳利与东西方中心前总裁查尔斯•莫里森博士也特别赞扬“资本与共享三部曲”英文版的发行,他俩均表示,这将帮助更多的美国人了解中国文明的博大精深,加深对当今中国的认识。

中国慈善家牛根生先生在演讲中感慨地说,卢德之博士带来了他的三本书英文版,给我们的会议送来了精神食粮。他认为,穷人联合起来不是好事,富人联合也不是好事,我们慈善人先联合起来,大家一起来做好事,一起来促进人类文明发展,可能是比较容易做到的事。他的这个观点很好,我们慈善人联合起来,多做好事,我们的世界会变得更加美好。

11日傍晚,会议鉴于首发式的成功以及大家的积极回应,特别在海边的晚餐前安排了一个作者向慈善家代表赠书活动,联合国南南合作办公室主任豪尔赫•切蒂克、东西方中心前总裁查尔斯•莫里森、和平之子创办人玛雅•苏托洛-吴、日本福武基金会主席福武总一郎、老牛基金会创始人牛根生、万科基金会理事长王石、巧女基金会创始人何巧女等10多位中外慈善家上台接受卢德之博士赠书,阵阵闪烁的灯光与热烈的祝贺声,把首发式的影响扩大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峰会期间,一些慈善家和慈善研究人员通过不同的方式与卢德之博士就三本书中一些观点进行了交流与讨论,还有一些慈善家通过黄建忠教授向卢德之博士表达敬意。其中包括联合国南南合作办公室主任豪尔赫•切蒂克、夏威夷大学大卫•拉斯纳校长、东西方中心主席魏理庭、日本福武基金会主席福武总一郎、大型猫科动物保护协会创始人兼主席托马斯•卡普兰、和平之子创办人玛雅•苏托洛-吴、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基金会执行董事贾斯汀•温特斯、大自然保护协会首席开发官詹姆士•阿斯特与联席首席外事官林恩•斯嘉丽、自然保护全球主席李察斯•奈德、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中国项目主任爱德华•坎宁安、哥伦比亚大学国际管理学院大卫•桑德罗教授、保尔森研究院迪特•马尔格林院长、恢复地球基金会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文•马歇尔、戴利欧基金会首席运营官格蕾琴•瓦格纳、戈登和贝蒂•摩尔基金会环境保护首席项目官员艾琳李、好时光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彼得•博伊德、《城市与乡村旅行》杂志执行主编克拉拉•格西瓦卡、夏威夷大学马诺娜•伯克特、全球慈善圈高级经理凯特•查理雅克、夏威夷县研发部总监约翰•德弗里斯、白沙投资集团创始合伙人兼首席执行官艾略特•唐纳利、东西方中心前总裁查尔斯•莫里森博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慈善事务官员马克•麦克格勒等。

美国《城市与乡村旅行》杂志执行主编克拉拉•格西瓦卡女士在看到三本英文版著作后,11日下午就预约采访卢德之博士。克拉拉•格西瓦卡女士爽快地说,在参加这次会议之前,她并不了解中国慈善家,更不知道中国还有那么多大慈善家。她认为,卢德之博士通过三本书来讨论世界性问题,特别是不同文明发展的问题,是她没有想到的,她表示回去后好好看看三本书。12日,她利用早餐后的30分钟时间,就资本与共享三部曲的写作、资本精神、中国慈善家、中国慈善制度、中美慈善家的异同、中国慈善家崛起对世界的意义等问题采访卢德之博士。美国《城市与乡村旅行》杂志,原名为家庭杂志,创刊于1846年,1901年改名为城市与乡村旅行杂志,是美国时尚生活的月刊杂志,也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一般性刊物之一,每月发行量为50万份。有关卢德之博士的访谈将该在杂志的2018年7月号刊发。

中国主流媒体《光明网》特派记者钟蕾蕾见证了三部曲英文版首发,她在会议上见到卢德之博士后,称赞他是中国慈善理论的重要代表人物,并在会议茶歇时间就中国慈善法、慈善与商业关系、慈善发展与税收改革的关系、中美慈善比较、中国慈善前景等问题采访了卢德之博士。

卢德之博士《资本与共享三部曲》英文版的出版和首发式得到了许多国际慈善家与研究者的关注与支持。洛克菲勒家族传人、新能果协会创始人及主席佩吉•杜拉尼说,卢博士的“共享文明”提出对全球发展的愿景,将技术与我们作为人类的天生能力相调和,让我们在日益复杂的世界中找到意义,创造共识,并采取合作行动。他对中国在这个新文明中的根本作用的细致了解是特别有启发性和有洞察力的。我非常感谢卢博士鼓励大家把我们的价值观作为最强大的资产,因为我们都致力于建立一个更加可持续的、和谐的世界。

 

世界生产力科学研究院院長托马斯•C•塔特尔博士发来书面讨论称,卢德之博士的新书《论共享文明》是他多年研读、研究、合作和思考的巅峰之作。这是立即、有远见、紧迫和令人震惊的。这本书是有远见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它的广度。他融合历史和當今社会、经济、环境和哲学的概念是真正的了不起。它有远见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它建立为未来定义多条路径的概念之上,将全球文明推向一个新的高度。这本书的紧迫性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即世界需要比卢博士认为可能发生的事情更快地走向他所设想的未来类型。哈佛大学贝尔弗中心的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在最近的一本书中询问,作为修昔底德陷阱的结果,美国和中国是否注定要打仗。在过去十六次威胁要取代另一个大国的大国中,这种情况导致了十三次战争。十分清楚的是,卢博士的世界观可以在这个第17场景中防止战争。这种可能性是我们需要加快向共享文明发展的一个原因。卢博士的愿景可以解决的其他挑战包括:我们的气候危机、技术发展已经超过了我们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而进行管理的能力,以及由于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不断加剧的经济不平等而造成的日益严重的社会和政治不稳定。出于这些原因,加快世界走向共享文明的步伐是迫切的。卢博士的书有一个理由令人震惊。尽管我们可以设想一个共享的世界如何能够防止战争、经济崩溃、种族灭绝和气候末日,但他认为要在全球范围内实现这一共享愿景需要20年或更长的时间。在这一点上,我们一定希望在这么多方面“正确”的人是错的。

欧洲基金会中心首席执行官杰拉德•萨罗利博士发来书面评论说,卢德之博士的《论资本与共享》是对21世纪全球慈善和共享新兴领域的快速发展进行认真探索的重要参考。从“大道至简”的道教哲学开始,这本书清楚地表明,我们迫切寻求的解决方案将不会从指向东或西方的罗盘找到,而是通过来自世界所有角落的娴熟实务者的协同合作取得的。在对当代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的思考中,这本书指出,在各方面的分歧背后确实有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我们人类的命运与共。我热情推荐这本书给欧洲慈善领袖和读者,因为它为正在迅速展开的世界舞台的发展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新鲜和全面的视角。

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名誉教授、非营利政策论坛编辑丹尼斯•杨发来书面评论说,卢德之博士在《论共享文明》一书中,提出了全球社会的远见卓识,向全球各国和各国人民挑战,克服狭隘的盲目性,奉行一套为人类共同努力的普遍价值观和战略。卢博士的分析不是一个简单的乌托邦式观点,而是基于对东西方哲学,政治制度,经济和历史差异的认识,并且是针对我们共同的当代问题,如环境退化,收入和财富不平等和迅速的技术变革。这本书有可能发起一场盛大的辩论,在这场辩论中,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优点和缺点都在考察之中,这样就可以发展出一个超越的综合体,为下一阶段的人类发展提供保障。卢博士的处方是让我们把全球视为一个全球性社会根源的共享文明,他很可能是对的。当世界上有太多的国家似乎在走向民族主义、分裂主义、军事侵略和专制统治的时候,卢博士的书可能是未来的希望的灯塔。我的一个保留意见是,它太偏重于关于中国是世界其他地方的榜样的建议。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主张,但并没有削弱多元民族共同分享思想和相互学习的基本前提。

显然,面对世界性问题,一个中国人拿出了自己个性化的认识,并提出了一种解决问题的思路。你关心世界,世界当然会回应你。你关心大家,大家自然会关注你!

会议结束后,我久久地站在海湾边,一边眺望由远及近的海浪,一边任由思想展开翅膀。夏威夷是自然的骄子,是文明的珍珠。无论在何处,你都可以看到透明的阳光、蜿蜒的海岸线、穿梭的车辆,这一切结合在一起,把四季如春的夏威夷妆扮得分外轻柔而浪漫。面向大海、容纳世界,是夏威夷的禀性,也是夏威夷的品格。平和、包容、交流成就了夏威夷,也使夏威夷成为了人们向往的地方。人类文明表明,自然与人文、世界与不同国家和地区休戚与共的时候,才会有美好的前景。所以,1月13日清晨,当我们坐在沙滩边的餐厅吃早餐时,突然听到手机里发出的警报声,随后看到一条“美国受导弹威胁”的警告信息,写着“弹道导弹飞入夏威夷。请尽快寻找避难所。这不是演习。”许多美国朋友相信政府的警报,安全意识也很强,瞬间离开餐厅,往酒店里去。我们几个人当即分析,这里遭受弹道袭击的可能性基本上没有,于是仍在餐厅里关注有关信息。几分钟后,警报解除,美国太平洋司令部也发表声明称,那是错误预警。由此而来,我更加觉得卢德之博士“资本与共享三部曲”英文版首发式所揭示的世界性话题,以及所展现出来的中国人的观点,已经凸显出了更加宏阔的人文精神与人类关怀,有可能为世界构建共享发展的道路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我想,这种为人类发展思考、为人类文明呼唤的精神与价值,或许正是卢德之博士撰写资本与共享三部曲的一个深邃追求与动力所在,也应当是他的观点能够获得大家如此共鸣的一个重要基础与原因!



点击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卢德之·共享文明】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卢德之·共享文明

+关注

卢德之,湖南桃江人,哲学博士,现任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弘康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世界生产力科学院院士,兼任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全球慈善家协会中国首位会员、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中国保障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组织促…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