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散文|李建华:春殇

2018-02-04 13:49  | 作者:李建华    |   来源:原创    | 点击量:
导读

时光一直在快步前行,当季节来了又去,去了再来。那些无暇的瞬间,些忧伤的凝固,已经不再是记忆深处的感动。我不相信今天会是“立春”之日,刚刚经历了一场冬雪,剌骨的寒风还在任性……

                         春殇

 

 时光一直在快步前行,当季节来了又去,去了再来。那些无暇的瞬间,那些忧伤的凝固,已经不再是记忆深处的感动。


 我不相信今天会是“立春”之日,刚刚经历了一场冬雪,剌骨的寒风还在任性地刮,杂草丛中的残雪似乎还在等待“后来者”,身驱还没有来得急伸展,手脚也不知伸向何处,甚至连头也不敢露得太多,更无力张望。


 其实,我真的不喜欢春天,也不信“春天是一首歌”,除了那些所谓四季轮回的规律,除了那些春华秋实的空想与期许,还有那些只有在春天里才有的自欺,还有什么?如果说,还有暧意,比得过夏天吗?


 春雨时节,几多惆怅,几多心烦,低眉行走时总也会有泥水渗染你的衣裳,纵有阳光普照,也是惴着一颗潮湿的心,忽热,忽冷,或近,或远,谁能把握?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那是春的叫卖;“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那是情的纠缠;“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这就是叫温柔一刀,生命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被忽悠。


 或许你有春播忙碌的喜悦,可耕耘与收获之间从来不是同一,也必然没有应景,如果你计较收成,你就会把汗水当黄金,过分地看重什么,一定会被什么中伤,何不悠然推窗,放空一切,去体验生命灵空之美。


 那些孩儿时的春姑娘的故事,早已被磨难的岁月封存,故事里的姑娘也已经老态龙钟,连身影都消失在广场舞的暮色中了。


 花开终无百日红,无论多么妖媚的纵放,也会有凋零之日,无论多么耀眼的艳阳天,终会衰落西山。


 善变的春天,从来都是翻脸不认人,时有微温,时有冰雹,时而笑脸,时而阴沉,既像任性的少女,也像不讲理的泼妇,我们的幼稚与迁就,就这样助长着疯癫。


也曾经憧憬过那春日醉人的时节,芬芳桃李,烂漫妖艳,馨香四溢,总以为能一同赏花的人是有缘人,总以为能对酒当歌的是性情人,总以为勤于耕耘的人是成功人,可一夜春风,没能万树梨花,而是叶落鸟飞。


 季节更迭,造化弄人。那些追名逐利的日子,每时每刻不是在流水般的光阴里徒劳奔波?那些人模狗样的生活,哪一幕不是蚀心蚀情,在欲念的虚荣中争渡?


 我还是喜欢呆在冬夜的冷清里,望着天际零零落落的几颗星,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有了自己的角落,就有了心归依的去处,有无陪伴,荒芜抑或寂寞,已经不再重要。


 我一直倾慕处变不惊的人生态度,如一溪清流,淡定而从容,可谁能敌得过春心?人把一生都消蚀在那些所谓的希望里,用希望的叠加,把人自己沉重地压碎,直到你再没有希望的希望,多么可悲的循环!


 时光清浅,华年易逝。人生节律为何一定要与自然同步?我们如何将自己安放妥帖?唯愿华丽着华丽的自己,让生活的缱绻在心怀里烂漫,让生命在自己的季节里终结,管它春夏与秋冬!

                                2018.2.4



点击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李建华·道德观察】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李建华·道德观察

+关注

大变局时代需要道德正能量,复杂性社会需要理性观察者。以学术的方式,为正义呐喊,为良知代言,为好人点赞,为善政献策。 李建华,男,湖南桃江县人,中共党员,哲学博士,教授,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南…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