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学术|李建华: 新时代的伦理挑战

2018-02-13 16:34  | 作者:李建华    |   来源:摘自《中南大学学报》2018年第一期    | 点击量:
导读

新时代是一种向往,也是一种追求,但也不是空中楼阁,新时代与现时代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要实现新时代的目标,必须正视现时代的各种问题。从人们的伦理生活而言,真正的现代性伦理……

v

         新时代的伦理挑战


新时代是一种向往,也是一种追求,但也不是空中楼阁,新时代与现时代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要实现新时代的目标,必须正视现时代的各种问题。从人们的伦理生活而言,真正的现代性伦理危机或者困境已然降临到我们头上,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新时代要有新目标,同时也伴随着新挑战和新机遇,我们只有正视挑战,才能有备无患,化不利为有有利,构建好新时代析伦理秩序。新时代面临的主要伦理挑战有四个方面:

一是伦理主体日益被解构。当现实世界被虚拟世界完全摹写,海量的数据引爆了信息化的质变,人工智能成为信息革命的加速引擎,数据资源成为重构未来的基础与关键.2016年,以色列青年历史学家赫拉利出版了风靡全球的《未来简史:从智人到神人》,在对人类发展历程与科技创新进行一番考证与整理之后,提出“我是谁”这样的人文科学经典命题也会彻底瓦解,因为“所谓唯一真正的自我,其实和永恒的灵魂、圣诞老人和复活节兔子一样并不存在。如果我真的深深地去探究自我,就会发现自己一向认为理所当然的单一分解成各种互相冲突的声音,没有那个是‘真正的自我’”并且,赫拉利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基因工程、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正在解构人类,人不再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拥有内心自由的个体,他与其它动物一样,只是生化算法的组合,这些算法是可以被认知的,外部算法有可能比个体更了解自己;文艺复兴以来盛行的个人主义即将崩溃,数据主义将主宰这个时代,服从数据比服从内心将让绝大多数人的决策更加完美有效;大数据会使人分解为一堆“他者”的数据使自己无处躲藏,会从根本上支解人的实体性存在,消解人的价值观,解人的社会性。赫拉利认为,99%的人类特性及能力是多余的,但有些人仍然会不可或缺,形成一个人数极少的精英阶层,拥有前所未有的能力及创造力,为算法系统执行关键的服务;人类想要不被淘汰只有一条路,一辈子不断学习,不断打造全新的、无法被算法摹写的自己,否则,我们都被沦为“无用阶级”,不再具有任何价值。

二是伦理关系日益复杂化。新时代科学技术的疯狂发展带来了复杂的伦理关系。有效调节伦理关系是伦理学的主要功能,但是,21世纪以来,以生物技术、人工智能、互联网为代表的现代“黑”科技,使人伦关系就得十分复杂并且难以把握,如基因技术不但可以改变人的容貌,还可改变人的心灵;人工智能带来的无人化趋势挑战人的存在价值等待。伦理关系变得日益复杂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从伦理主体性而言,由人与自然、个人与社会、个人与个人、个人与自我四种基本的伦理关系变化为自然人与机器人、机器人与机器人、单机人与组机人等多种伦理关系,这使现实的人伦世界及伦理实体发生颠履性的改变。赫拉利认为,“人”这个黑箱将被彻底破解,人类社会将面临全面重构,人与物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人与组织的关系以及建立在之上的人类文化规范将在新的技术条件下重新形成。一切似乎要推到重来,这听起来让人感到不寒而栗,人工智能真的会取代人吗?未来社会的行为规则真的与现在完全不同吗?虽然赫拉利提到的很多改变还在进行之中,人工智能是否能演化出创造力尚且不知,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们又面临着一个“数千年未曾有过的大变局”,信息化进入关键时期,它已经从局部走向整合,从旁支变成根基,从工具化为核心。它不甘于只是帮我们改进服务、提升效率,它正在向人类、向组织、向行为规则发起挑战,它试图让一切都按照它的逻辑来行动,它代表着大多数人对美好与幸福的追求,也就拥有无穷的力量。二是从人的存在状态而言,由于网络社会的来临,我们已经不是单一性存在,有现实世界的伦理关系、虚拟世界的伦理关系、有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切换状态的伦理关系。现实世界是我们已经厌倦的世界,因为我们看到的都是趋名逐利,尔虞我诈,所以我们尽可能在现实世界中过虚假的生活。虚拟世界往往是我们理想的生活世界,这里没有真实身份,也变没有了规范压力,于就可以自由交往和自由表现,就可以展现真实的自我。这很容易导致人自身的分裂、人格的扭曲,如在现实世界中讲假话,在虚拟世界中讲真话,在切换层面就真假共存或真假难辩。

三是伦理整合日益困难。中国社会进入到了由单一的经济驱动发展型社会到全面发展型社会,社会的全面发展意味着速度慢、协同性强、整体性风险大,这对社会的伦理整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说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五大建设可以协调发展,是否也意味着,政治伦理、经济伦理、文化伦理、社会伦理、生态伦理也会自发地协调发展,而事实上在五位一体建设协调的同时,由于发展引挚不明确,全面使力而显无力,使五大伦理建设时常又是冲突的,甚至是相悖的,这就需要有种超越于五大伦理之上的伦理大思路,这种大伦理是什么?我们至今不得而知。伦理现代性的最大“成果”就是伦理在个体——社会——种属中的折拆解和大断裂。法国大思想家埃德加·莫兰在他的《伦理》一书中认为,在专门化和区隔化的现时代,一切伦理之源的责任与互助精神被破碎和消解,我们这个时代的伦理危机也就是自我伦理、社会伦理、类伦理连接的危机。“它迫使我们必须再兴伦理:使责任——互助的源泉再生,这同时也意味着个体——种属——社会循环的再生,这种再生是在每个个体的各自再生中实现的。”我们应该承认,对每一块(领域)的伦理要求和作用机制是清晰的,但是在各大伦理之间是常常不协调的,有时甚至是冲突的,所以当代伦理建设的主要任务是加强条块伦理之间的连接。其实,马基雅维利、霍布斯、尼布尔等思想家都提醒过我们,尤其是美国著名社会伦理学家尼布尔在他的《道德的人与不道德的社会》中就提出过个体道德与社会道德的冲突问题,对传统美德理论和基督教伦理学提出了批评,认为个体美德不能逻辑地导致道德社会的形成,相反,二者经常是矛盾的,因为“如果一种道德见识一开始就自鸣得意地假定自私冲动和社会冲动处于良好的平衡状态,并且认为两者同样是正当的,那么,实际上它们之间甚至连最低限度的平衡也不可能达到”。黑格尔曾经用人的自由意志的辩证运动来解决抽象法、道德与伦理的连接问题。我国伦理学家樊和平教授曾提出当代伦理与道德的冲突问题,实际已经看到了条块型伦理建设的局限。伦理整合的困难已经是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就是我们倡导的职业道德、社会公德、家庭美德、个人品德之间是否是一致的关系,有无矛盾冲突之处,都需要我们认真研究。还比喻说,我们认为做事先学做人,所以伦理学有了某种优先性,其实学会了做人就能做好事吗?不一定,大多数落马的贪官,大都是能干之人,政绩显赫。这个社会到底是求成人,还是求成事,一定是成人优先于成事吗?是否存在一种与伦理学平行的事理学?这种事理学是否可以成为解决伦理整合问题的一种思路,所以通过伦理连接实现伦理整合成为新时代伦理建设的主题。因为。“一切伦理行为事实上都是一种连接行为,与他人连接,与自己亲朋连接,与共同体连接,与人类连接,最后是置身宇宙之中的连接”,“我们越是自主就越要担当不确定性和不安宁,也就越需要连接”。

四是伦理预期日益模糊。传统伦理学的合法性前提都是有某种价值预期的,如为了至善、为幸福、为了利他、为了社会和谐等等。如果我们认定新时代社会的主要矛盾是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你就会发现这对矛盾的两极都是源自于主体自身。过去的社会主要要矛盾是落后的生产力与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之间的矛盾,是属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而现在的社会主要矛盾则是生产关系内部的矛盾,是人自身及其内在关系的矛盾,因为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还是人自身的问题,特别是发展不充分是人自身潜力、人的积极性的挖掘问题,就变成了人的需求与人的潜能之间的矛盾。在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并不构成直接二元对立的矛盾,不同于落后的生产力水平与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之间的矛盾,因为发展本身只是手段,发展平衡了、充分了,能否带来美好生活,需要太多的中间环节,其中会呈现多种不确定性和复杂性,甚至会有社会伦理风险。从需要满足的过程来看,低层次需要容易满足,比较单一,对应满足的条件也单一,而高级需要的满足,大都属于精神与自我实现的领域,内容复杂,且对应满足的条件更复杂。同时从需要的内生规律看,低层次需要满足后可能催生高级需要,也可能催生低级需要,但高层次需要满足后,只会产生更高级的需要。“美好”是无止境的,美好生活也是无止境的,而任何形式的平衡充分的发展都是相对的、有限度的,所以,这对矛盾的存在也可能是无止境的。由于人的欲望的无止境性、个体差异性和人的潜能的不可知性,决定了我们的伦理预期具有不可性和不确定性,如什么样的生活的什么才是美好生活,尽管有许多幸福指数的指标,但是对于伦理主体而言,只会是差异化的,目标是不清晰的。也许伦理的目标主要不再是调节个人利益与整体利益的关系,而是自我伦理关系,也就是欲望与能力的关系,这是伦理?还是道德?这些都需要我们做出精深的研究。正因为人性、人的欲望具有不确定性,所以未来的伦理预期都是难确定的,用莫兰的话讲,未来就是打赌,当然,他认为,善,是我们最值得打赌的。如时下从江歌案的讨论到对电影《芳华》的不同评价,都表现出社会伦理标准的差异甚至模糊,甚至出现了“社会的堕落就是从善良教育开始”、“拒绝善良泛滥”的论调,实在令人忧虑。

当然,有困惑,意味着有反思;有挑战,意味着有机遇;有危机,意味着有希望。中国伦理学,面对危机与变迁,要饱含责任伦理和“思想的伦理”,担当时代和社会的良知,去消解大众的焦虑,阐释好生命的意义和价值,以展示善的可能性。



参考文献略




【责任编辑:李建华·道德观察】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李建华·道德观察

+关注

大变局时代需要道德正能量,复杂性社会需要理性观察者。以学术的方式,为正义呐喊,为良知代言,为好人点赞,为善政献策。 李建华,男,湖南桃江县人,中共党员,哲学博士,教授,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南…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