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徐永光:中国已成为影响力投资和社会企业的第一大国

2018-03-26 10:38  | 作者:    |   来源:凤凰网公益    | 点击量:
导读

新时代的企业家如何肩负起更崇高的历史使命?洛克菲勒、比尔·盖茨、扎克伯格……国外一大批优秀企业家成立基金会,将个人财富投入公益事业,对社会财富进行了有效的重新配置。……

1522031900_1194779754.png

  新时代的企业家如何肩负起更崇高的历史使命?洛克菲勒、比尔·盖茨、扎克伯格……国外一大批优秀企业家成立基金会,将个人财富投入公益事业,对社会财富进行了有效的重新配置。在中国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和有识之士,以解决社会问题为己任,用创新的思维将商业和公益有机结合。

  3月25日下午,益行者论坛—— “商业向善,做新时代的社会企业家” 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召开,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会长、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艾路明, 四方御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冯仑,正和岛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创始人刘东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益行者项目学术主任、光华管理学院市场营销学系系主任、银泰公益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徐菁,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徐永光等多位商界、学术界大咖齐聚一堂,共同探讨如何做新时代的社会企业家。这也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益行者”项目的课程内容之一,该项目于2017年11月首期开班,二期将于今年5月开学。

  南都公益基金会董事长、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徐永光25日在益行者论坛上表示,今天的中国已经成为影响力投资和社会企业的第一大国。徐永光分别从四个方面做了详细的阐述。

  徐永光表示,目前中国已经有三十万家左右的商业机构在公共服务领域拿到了许可证。其次,中国已经找到用商业的可持续的手段来解决社会问题。再者,分享经济的模式给我们带来更大的公平,让社会更加公平。最重要的一点是得益于党的方针政策。

  在演讲的最后,刘永光谈到一批企业精英进入到公益领域,跨足公益界时,一下子功夫被废了的现象。刘永光强调在帮助公益转型前得做好功课,公益别的本事不大,要废掉商机精英的本事可大着呢!

  下文为现场实录原文:

  主持人:今天我们在座的年龄可能覆盖的年龄差是比较大的。但是对于我们大多数的人来说一直会有一个意向,当年希望工程的小女孩大大的眼睛。今天就非常荣幸请到了徐永光老师。

  徐永光: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惺惺相惜气味相投。前面几位嘉宾以及后面来的嘉宾我们都有二三十年的交集。东华有一次跟我讲,今年应该算是26年以前到我家里,是我亲手做的温州鱼丸,那味道真是好!所以我的商业脑筋可能受东华的影响比较大。二十多年以前,大概1997年风险投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想到要推动风险投资,那个时候概念刚进来,我第一时间就是所谓风险投资智库投的,我说要把风险投资引导公益竞争力,我说让有益基金支持这些青年的创新、创业尤其是科技方面的。那么当然也以商业模式来投,投完了以后赚了钱就捐多少。后来在冯仑哪里设了个办公室,还有基金会,我一个小弟子跟着冯仑干,后来很多交集。

  最近我们讨论得比较多,要推动慈善家的慈善,这个我们最近经常在一起讨论。要做中国慈善家联盟这样的概念,后面有一位等一下要上台的荣汉,荣汉他年龄比我年轻多了。1998年他把我叫到海南岛,他是当时交易所的理事长,但是期货交易所被朱总理关闭,关了一批,他说我这个财产是无组的,捐给谁?我们跑跑财政部,最后批下来了。在这个捐赠当中非公益捐赠,两个多亿啊。荣汉后来自己做投资,我看到最近《经济日报》一篇文章就是写他们影响力投资机构,就是说中国的影响力投资机构的领军者。我看到里面报道是2007年,也就十多年以前他们的这个团队到了绍兴大禹陵,大禹陵有一个亭叫咸若亭,大禹怎么治国,其中三句话就成为了他们的投资理念,叫顺其性,应其时,得其宜三句话,成为他们的投资理念。他们的机构就一直坚持一边做好事一边赚钱,投的就是我们现在讲的社会企业这样的类型。

  今天请来的这些人,我们这多少年实际上都是在互相影响,一起在做各自的事情。但是互相都是在影响,那么我今天讲这样的题目,中国社企包括影响力投资如何引领世界潮流?那么这样的一个提法是第一次,但是是受春节期间韩国有一个八国集团推动的影响力投资国家指导委员会成立的,联合国开发计划所请我,还有马蔚华等几个人过去。那么在这次活动当中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影响力机构,亚太地区的负责人叫李兰他给了一个概念,他说中国影响力投资和社会企业不要跟着别人跑,跟我的观点是一致的。中国应该成为影响力投资和社会企业全球的引领者。对了!我感觉找对了,找到了。但是在英国有一次亚洲和英国的社会企业的论坛,我当时上来就讲,五年之内中国将成为社会企业的世界第一大国。我当时就把这个话放出来了,今天我要说的是中国已经是,本质上实质上已经成为影响力投资和社会企业的第一大国。理由四条:第一条,二十年以前,1998年我们国家出台了一个法规叫《民办非企业单位NG管理条例》,什么概念呢?就是说中国1998年是什么概念呢?整个国家可以说还是存活的。国家在公共服务领域存在着严重的供给不足。教育、医疗、养老、社会、服务等等。你看那个时候还在做希望工程,本来说是个儿童教育,是国家的责任,那没钱啊,需要动员社会资源来做。

  那么我们的医疗事业、教育事业非常的落后,缺口很大,不能满足社会需求。政府想了一招,说搞一个叫民办非企业单位,吸引社会投资来解决公共服务的供给不足,让民间来掏。好!这个条例的名称一开始法制办和民政部提交国务院讨论的时候,这个条例的名称叫民办事业单位登记条例,这多准确呀!因为它做的就是现在,以前我们国家事业单位做的事情。那么国家事业单位是国有的国家投入的,那么现在要做一个同样做的事情,民间来说叫民办事业单位。结果这个讨论的时候不知道哪一位领导喊了一嗓子,说怎么样民办呢?结果憋出了一个非省,一个机构叫不是什么机构,所以这个很奇怪。非企业我们中国就是登记为不是什么登记条例,我不是谁,叫做非男非女机构,变成了这样。其实就是做事业的,做公共服务的。那么好!登记为这些机构,企业不行!非企业,企业怎么来,但这个公共服务必须是公益的,是公益的性质。

  好,同志们,1998年我让陶哲,我说你给我查一下1998年中国有多少做公益的?他一查524家基金会。1998年当年的捐款他找出来了,8.7亿,全国的捐款8.7亿其中给我拿走了1.97亿希望工程,占了四分之一。好!要做这些民办教育,民办医疗,这些各种机构让公益来,公益的钱一分钱一分钱都盯着的,国内捐款救助失学儿童,我能拿去做别的吗?所以你根本一分钱的公立的钱都没有。那当然就是企业来做。所以所有的这一类的企业所谓公益,是带一个公益的帽子。实际上民办教育现在占多少呢?现在占36万家民办非企业单位当中的52%,民办教育是教育企业拿到办学许可证,民办医院是医疗企业拿到行医许可证。民办养老个别有公益的非常非常少,1%都没有。那么基本上是养老企业拿到养老牌照。

  可以这么说,现在36万家企业迄今为止也90%以上的还是商业在办。其实就是说,我们的20年以前中国的企业已经在投资公共服务领域了!公共服务领域从领域的属性来讲它其实在帮政府,不要纳税人的钱,不消耗政府资源。民间投资来解决公共服务的需求,做这个是不是领域是社会企业的领域?大家千万不要误会了!真正做公益的是根本没法登记,根本登记不下来的。做公益的这个民非有几家呢?2007年政协会议上胡锦涛同志来了,我就抢话筒站在走廊里,我说胡锦涛同志,我要告诉你公益怎么不让登记呀?讲了三个案例,我说这么好的机构做这么多事,怎么不给登记呢?登记民非谁给它登记呢?所以民办非企业制度条例说办公益是假的,虽然是做商业,让商业机构来登记几十万家。但是公益机构一家都登记不下来,那是最近几年的事才有公益的可以登记为民非。原来是公司,原来NGO是公司,后来登记下来。

  所以中国现在起码在公共服务领域做的商业机构拿到了许可证在做这个领域服务的,我估计有三十万家左右。英国号称社会企业第一大国,现在社会企业是七万家,而且是小打小闹。这是我的第一条理由,中国本质上已经是社会企业的第一大国。当然谁是社会企业咱们再辩论,什么够格不够格再说,总而言之它已经进入这个领域。

  第二条理由社会企业在其他国家基本上是贫困的人群,对贫困的人群。对于残疾人,对于监狱里面服刑刑满释放的这些人员做了社会企业特别有意思。给英国人谈社会企业谈了十年了,他们现在一说就是监狱的服刑人员出来怎么搞一个影响力债券,这次韩国还说这个所谓一个爵士,他推动影响力投资,国家咨询委员会的,还在介绍影响力投资怎么样让服刑犯人出来,国家募一个债券,国家就把这个钱和利息给你。就是这样,韩国的社会企业基本上就是残疾人企业,残疾人企业在中国其实早就有了,在文革或者是在早期中国就有六万家残疾人福利企业。那么中国不一样,中国当然有穷人,但是中国的穷人主要政府。其他国家的穷人政府其实有时候也换,尤其在不发达的国家政府也管不过来。现在我们精准扶贫,精准扶贫这个投入是太大了!今天中午吃饭他们告诉我,在某地这个扶贫扶水在村里面的两个赖子,二赖子他们现在住的是全村最好的房子,政府给他钱把房子盖起来。这两年检查没贫困了,再过几年赌博这两个房子肯定赌进去了。所以这个事我们投入很大。

  2015年我在云南,我说你们人均投入一年五万,贫困人口每人投入五万,我说他们就脱贫不是加一千块钱就脱贫了吗?你投了五万怎么还不脱贫?所以政府真的是在大包大揽,但是公益有空间也可以做好,但是份额很小,空间很小。那么中国有中国的社会问题,不一样的!我们面临着雾霾,明天警报来了大家看到没有?明天就是城市警报,明天开始三四天咱们就很麻烦了。无人幸免,当然我们的领导同事有新风系统,但基本上不能幸免。我刚刚从非洲回来,印度洋的水是清澈见底。刚才艾总有一个水里面的鱼可以游到你手边,麻雀跟你一起在边上跳舞,这是社会问题。我告诉大家很不幸,中午吃饭的时候唐总点了一个煎的鱼,吃到一半的时候他说这个鱼不能吃了,我肚子里已经在工作了。我刚才都忍着要不要先跑一趟WC,真的就是这样!在中国你无人幸免!还有我们养老问题,医疗问题很多。

  所以中国的社会问题是中国社会痛点人人有份,社会企业人人需要。因为社会企业就是问题导向来解决社会问题,用商业的可持续的手段来解决社会问题。其实大家就三条标准,社会目标、环境目标和财务的可持续,它是赚钱的。赔钱的是糟糕的社会企业,只有赚钱的才是好的社会企业。这是第二条了,我们第二大经济体是个大国,但是我们也是社会问题。而且社会问题不是少数人有的,是我们所有的人都有的。所以这个社会企业的需求,影响力投资空间有多大,光养老,国家老龄委的数据,到2020年养老市场是八万亿,八万亿的规模。而且现在大概在一万亿,我看到2020年打破了八万亿。2030年二十二万亿市场规模,说这么大的空间哪是像其它国家,这些问题都已经解决了。你欧洲国家养老,还有残疾人投入大量的钱都在解决,而且我们国家哪有那么多钱,需要社会投资。第三条理由中国在最近的二十多年,中国赶上了世界科技创新,尤其是信息技术革命的浪潮。中国赶上了,我们是通过信息化获得了后发优势。咱们原创能力不行,咱们拿东西的本事大,鲁迅讲的,拿来主义。拿来主义,干得很好啊!我在非洲就可以支付宝,微信可以付账。在某些方面过去说中国人用现金,现在外国人用卡,中国人什么都不用。现在卡也不用了,就是手机。

  所以这个互联网信息技术其实它融进了公益。其实它已经把共享的一个模式,共享经济,我们国家叫分享经济,去年八部委7月份发了一个推动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说的很清楚!分享经济到2020年要占到GDP的10%,2025年占到GDP的25%。现在中国的分享经济的发展每年增速40%,我们搞了百分之六点几的GDP增长已经很难了,但是分享经济每年增速40%递增。

  所以共产主义不是靠打土豪分田地来实现的,而是通过共享经济将来会实现。讲这个我会讲乱了,总而言之这才是方向。就是经济的模式可能就是给我们带来这么大的公平,让社会更加公平。第三条理由;第四条理由党的方针政策,这个讲政策了。我们党中央提出五大发展理念,大家会背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条。这五条和我们影响力投资社会企业是一回事,一致的,大方向是一致的。供给侧改革是去产能,补短板、惠民生,这是一致的吧。其实可以这么说,在创新领域通过创新的手段来解决社会问题,让我们这个社会能够满足民间的需求,尤其是满足刚需、解决社会问题。需要第一部门政府,需要第三部门公益部门。我看更需要我们的商业向左,也包括公益一点点向右。商业向左就是说商业向善,向善解决社会问题。最后给大家一个忠告,一批企业精英,一批我的好朋友一脚踩到了公益领域,踩到了公益界,一下子功夫被废了!没有本领了!我告诉他们我说这个很多社会问题你来解决,还有我们公益已经在解决社会问题。公益在解决社会问题当中有的是不错的,但是公益要烧钱的。有天花板嘛。如果你把这样的一些好的公益模式,通过投资、影响力投资转型为社会企业,那么社会企业是赚钱的,它就可以走远可以做大。

  所以请你们来帮助公益的转型,这里面我说公益里面有商机,遍地是黄金。但是有一条你先别来,我很多朋友进入公益,一踩到公益行业,完了!有两个麻烦来了!第一他说我们都赚了钱的,我们做了商业,我们现在到了公益界必须做纯公益。商业赚了钱了,到了公益还来做企业,做社会企业还要来赚钱,人家说这小子原来商场上赚钱还不够,还到公益里面捞钱,废了!所以到了公益他就说纯公益,没有不对,因为这些商界精英进入公益做纯公益他们还真是有效,因为他懂得投入产出。他的情怀比我们老公益人要小一点,他的效果导向比较重,所以他投入产出的效率还是很高的。但是说他们,你们可以把这个模式转为商业模式,一转就出问题了。有的做不大,我甚至不批评谁,还有这条废掉了吧?这条废掉了,因为我不是直接辩论对象,第二条公益项目转型为商业项目,他马上眼睛就这么翻白眼,做商业那么好做?你们做过商业吗?总会说这个话,你们还说做商业?商业是你们做的吗?所以两条,第一做来做纯的,第二商业把公益玩好就不错了,别搞什么做什么转型的商业。好,我给大家的一个忠告还是这句话,社会企业影响力投资大有作为是一片蓝海。有需求,公益里面有商机,黄金遍地。这个黄金越多越好,因为你黄金多说明你做的事情有效,你解决的社会问题多。

  有一条,你们如果现在还没有踩到公益里面,现在在益行者的影响下你们要帮助公益,帮助公益转型,你们脚先别踩,一踩进来武功立马被废。这份道德绑架给你绑的你就没辙了。所以公益别的本事不大,要废掉商机精英的本事可大着呢!谢谢。



点击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孙瑶】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徐永光

+关注

1949年出生于浙江温州,法学硕士,团中央前组织部部长,希望工程创始人,现南都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全国政协委员。 潜心中国NGO事业20年,在非营利组织管理和研究领域有重要建树。南…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