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道德对话(45)|李建华 谢圣国:重人情也是我们的国情

2018-04-15 15:07  | 作者:李建华 谢圣国    |   来源:原创    | 点击量:
导读

重人情是我们面临的最大国情。我一直认为,要办好中国的事情,既要有世界眼光,也要忠实于国情,没有世界眼光的“中国经验”会走进死胡同,不顾国情的任何美好想象都只是一厢情愿。我……

[编者按]这是一个伦理学理论工作者与非专业的伦理学爱好者之间的对话,没有太深的学理,没有严密的逻辑,更没有文献引注,旨在让伦理学生活化、大众化、日常化,口语化,进而使生活道德化变得简单、实在、可行;这不是说教,不是训导,更没有虚伪,这只是一种真实思想交流的记录,一种思想生活方式的尝试;不求众人喝彩,只求好人一笑。


谢:李老师,您好!我们的对话因各种原因中断了一些时间,同时,我也利用这段时间对原来的对话进行了“回头看”,朋友们都希望我们的对话继续。我们国家最近经历了和正在经历一些事情,我一直为如何处理规则与人情的关系而困惑,这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道德问题,我们可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么?


李:好的。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可以讨论得仔细一点。首先要明确,重人情是我们面临的最大国情。我一直认为,要办好中国的事情,既要有世界眼光,也要忠实于国情,没有世界眼光的“中国经验”会走进死胡同,不顾国情的任何美好想象都只是一厢情愿。我们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发展中国家,这是经济上的国情;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一切,这是政治上的国情;重人情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道德国情,甚至是文化国情;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分离不够是我们的社会国情;个人在生态问题上的知行不一是我们的生态国情。


谢;您这是一个新的判断,很少有人把国情关注得这么全面,尤其是道德国情问题,非常有意思。


李:我也是在完成教育部重大攻关项目“中国道德文化的传统理念与现代践行研究”过程中,我们做了一个前期社会调查,想了解一下当代民众对中国传统美德的认同情况,结果发现,人们对“孝”的认同最高。孝是中国传统社会所有伦理道德的基础,而在现代社会认同度如此之高,这说明,我们在伦理道德文化上并没有完全实现向现代化的转型。家国一体,是中国传统社会的基础特征,由“孝”推“忠”、“孝”“忠”同一是维护社会伦理秩序的根本保证,而“孝”的基础是血缘亲情,“伦理”即“人理”,,“人理”即“情理”,可以反映出当代中国在伦理道德层面依然是以人情主义为特征的。


谢:其实,我们也可以从日常生活来证明您的观点。我自己从事企业管理工作,最让我头痛的是如何处理好规则与人情的关系,在中国不讲人情,也是被认为是不道德的,如父母、兄弟姐妹要你帮忙,你帮不帮?帮,可能违反规则;不帮,可能遭至“不孝”、“不义”的骂名,经常两难。这些年,许多官员“落马”,其背后不同程度都存在“情债”问题,从社会低层上来后,一个最大的心愿就是“报恩”,帮助过自己的亲戚朋友、兄弟姐妹的“人情债”都要还,就会有利益输送等行为发生,虽法不可赦、法不容情,但不能不正视人情主义文化对人的价值观和行为取向的影响。


李:是的。其实,“人情”这个概念在我们的生活中也是含义多样的,“人情”的这种多义性,也反映出它在社会生活中的普遍渗透性。台湾学者杨国枢在《中国人的心理》一书中,把“人情”分了三个层次:一是个人遭遇到各种不同生活情境时可能产生的情绪反映,这是一种“自然”的“人情”,即人的情绪;二是在人与人的社会交往过程中,可以用来进行馈赠对方的一种资源,这是一种“交往”的“人情”,即平时所说的“礼尚往来”;三是处理人与人关系的一种行为规则,这是一种“规范”的“人情”,即我们为人处世要不要讲人情的、如何讲人情的问题,即凡事要把情感判断作为最初出发点。如果这三种“人情”是真实存在的,可以想像我们无时不在、无处不在“人情网”中,中国人之累,累在“情”,中国人之苦,苦也在“情”,因为只要你是“正常人”,就不可能超脱“自然之情”、不可能没有“交往之情”、不可能不守“规范之情”,于是,我们就为自己编织了一个“人之常情”、“人间烟火”、“儿女情长”、“情有可原”等“合法性”情网。


 谢:人情主义是不是跟社会结构也有关联?


 李:是的。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一书中对此有过说明。费先生认为,中国传统社会是一种“差序格局”,其人伦关系是以“自我”为中心而向外推的结果,每一个人都是社会关系“网”上的一点,相互依存,凡是都以与“我”的关系的亲远近而定,由此认为中国只有“自我主义”而没有个人主义,因为个人主义强调个体的独立性,而“自我主义”则反映的是对他人的依赖性。这也是我们往往对待“与我无关”的人容易秉公办事而对待“自己人”的事容易偏私的原因。如今的社会结构虽然发生了很大变化,个体的独立性和自主性日益显现,社会的公共理性也日益强大,规则意识明显加强,但“人情”依然是影响我们理性判断的最不利因素,甚至成为了我们进行正确价值选择时的最大障碍,不可回避,更不可轻视。中国传统社会的家国一体对维护当时的社会稳定不失为一种正确选择,但现代社会毕竟是要进行私人领域与公共领域的分离,因为这是实现民主法治的前提,也是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基础。儒家讲究“修齐治平”,“修齐”是私人领域,“治平”是公共领域,但“治平”不一定是“修齐”的自然延伸,好的政治不一定是个人道德的延伸,我们也难以一步从“家”的层面跳到“国”的层面,这里有一个如何建立制度的问题。所以,我们要改造传统社会,或者要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应该从公私领域划分清楚开始。如何克服私人领域“人情”的私利性而又使社会法律制度、公共规则充满“人情味”,着实需要高超的伦理智慧。


谢:好!我们下次再讨论制度与人情的关系。


                                   2018.4.13



【责任编辑:李建华·道德观察】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李建华·道德观察

+关注

大变局时代需要道德正能量,复杂性社会需要理性观察者。以学术的方式,为正义呐喊,为良知代言,为好人点赞,为善政献策。 李建华,男,湖南桃江县人,中共党员,哲学博士,教授,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南…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