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道德对话(47)李建华 谢圣国:不要为“道德焦虑”而焦虑

2018-04-17 20:59  | 作者:李建华 谢圣国    |   来源:原创    | 点击量:
导读

最近关于老人倒地“扶不扶”、“能不能扶”的问题所引起的舆论使大家慨叹道德滑坡。这些年,中国经济社会飞速发展,但为什么社会大众的道德素质没有同步跟上,以至于类似的不幸事……

道德对话(47)李建华 谢圣国:不要为“道德焦虑”而焦虑

 

[编者按]这是一个伦理学专业工作者与伦理学爱者之间的对话,没有太深的学理,没有严密的逻辑,更没有文献引注,旨在让伦理学生活化、大众化、日常化,口语化,进而使生活道德化变得简单、实在、可行;这不是说教,不是训导,更没有虚伪,这只是一种真实思想交流的记录,一种思想生活方式的尝试;不求众人喝彩,只求好人一笑。

 

 

谢:最近关于老人倒地“扶不扶”、“能不能扶”的问题所引起的舆论使大家慨叹道德滑坡。这些年,中国经济社会飞速发展,但为什么社会大众的道德素质没有同步跟上,以至于类似的不幸事件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这样的疑问不断出现在人们心中,凸显了当今中国社会的道德焦虑。所以,今天我想和您谈谈关于“道德焦虑”的话题。

李:好的。首先,我们要明确焦虑是一种正常的社会心理,特别是当外界事物的变化而打破常规生活之后而我们无法适应时,就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心理焦虑,在道德领域自然也不例外,甚至还比较突出。在社会转型时期,传统与现代、物质与精神、功利与道义等自然会出现内在紧张甚至冲突,人们会出现多样化的价值选择,这都是正常的社会心理反映。实际上,人性有善恶之分,道德素质有高下之别,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我从不认为当今中国人的道德素质天然地就低于前人和外国人。今天中国社会的道德风尚、社会大众的道德素质绝非某些愤世嫉俗者所言的那么不堪,助人为乐、诚实守信、见义勇为的人与事每时每刻都在你我身边发生。你能举出一个中国人失德败德缺德的事,我就能举出相反的一例证明中国人品德高尚。因此,批评中国人道德有问题没关系,但不要停留在义愤上,更应把注意力放在建立有利于增进社会信任的博弈规则上。这正是当前我国道德建设的薄弱之处。以扶助倒地老人而言,如果法律规定救助者无须承担自证清白的责任,那么老人倒地无人扶的新闻就将大大减少。所以,我们无须为社会的道德焦虑而焦虑。

谢:您是说道德焦虑可以分成两个维度来看:一个是大家对社会上道德问题的焦虑,一个是大家对自身道德问题的焦虑。

李:是的。关于对社会道德问题的焦虑,我前面说了,是正常的,并且也由此反映出人们在道德问题的关注,关注就是改善的开始、就是进步的开始,我们要利用好道德焦虑来改善社会道德状况。同时,普遍性焦虑的出现,既与社会上出现的特别是被媒体过度渲染和放大的那些不道德现象有关,如的哥跳水救人后手机钱包却被偷 、马路好心扶人后却被讹等等,又与社会转型期间所出现的“道德真空”有关,对于这类焦虑,我们要辩证的看待、坦然的面对,一方面,正如我们上次交流时所说过的,同过去相比,我们的道德并没有如有些人所说的那样滑坡了,而是在发展中艰难的提升,所以我们承认焦虑但不能有道德恐慌,另一方面,焦虑总比冷漠好,说明大家还在关心关注,还有所期待。

关于大家对自身道德问题的焦虑,这其实是个比较专业的话题了,弗洛伊德曾经在《抑制、症状与焦虑》中将人的焦虑分为现实焦虑、道德焦虑、神经焦虑三种,其中的道德焦虑其实就是你所说的大家对自身道德问题的焦虑,一般来说,我们会讨厌甚至害怕内疚和羞耻这两种极为负面的情感,而为了避免这种内疚和羞耻的到来,大脑会给我们发出焦虑信号提醒我们,这个就是道德焦虑,在我看来,这种焦虑是有积极意义的,因为它是我们的心中的“道德仲裁者”,一旦我们“做错事”,就会受到惩罚,久而久之,这些教育的内容就成为了我们心中的道德。一个人可能并没有做任何坏事,只因为心中有某种念头与自我理想不相容,就会产生强烈的道德性焦虑。在这个意义上,道德高尚的人往往比道德败坏的人更容易产生道德焦虑。因为:道德高尚的人对自我的严格约束,往往使他内心更容易感受到诱惑,而由于他的超我十分强大,所以他决不会放过这些诱惑而必然要对这些念头给叫无情的惩罚,作为对良心惩罚的恐惧,道德性焦虑本质上是一种死亡恐惧。因为在弗洛伊德看来,良心不过是超我的内化、对良心的恐惧即是对超我(上帝)惩罚的恐惧。但也有一些心理学家认为:道德性焦虑与生命意义的焦虑有关。

谢:非常感谢您把这两种道德方面的焦虑作如此充分的阐述。在我看来,这两个方面的道德焦虑不仅是有意义的,而且是统一的,因为无论是个体对自我的道德焦虑,还是个体对社会的道德焦虑,本质上都是一种道德情感的体现,而这种道德情感恰恰又是道德提升和道德建设的重要的动力所在。不仅如此,有了个体自我道德焦虑形成的道德动力以及由道德动力带来的自我道德追求和道德约束,整个社会的道德状况自然会得到很好的改观和提升。

李:是这样的,所以我们一直在说,在社会道德建设中,除了要有良好的环境和协同外,每个人都要从自身做起,道德建设没有“看客”和“过客”,每个人者是“导演”和“剧中人”。

 



点击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李建华·道德观察】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李建华·道德观察

+关注

大变局时代需要道德正能量,复杂性社会需要理性观察者。以学术的方式,为正义呐喊,为良知代言,为好人点赞,为善政献策。 李建华,男,湖南桃江县人,中共党员,哲学博士,教授,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南…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