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歌者,行者,思想者

2018-06-25 17:35  | 作者:黄道兵    |   来源:华声慈善网    | 点击量:
导读

在我眼里,彭文杰首先是一位歌者。妄想用诗歌的方式打开人生,这是属于我们的那个时代给予我们的成人礼。20世纪80年代,国门乍开,西风东渐,“现代”出场,乱花迷眼。一个牧歌式的年代……

1525768621_1269853935.png

  在我眼里,彭文杰首先是一位歌者。

  妄想用诗歌的方式打开人生,这是属于我们的那个时代给予我们的成人礼。

  20世纪80年代,国门乍开,西风东渐,“现代”出场,乱花迷眼。一个牧歌式的年代,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年代。

  理想主义者注定是不可救药的,诗歌,是理想主义者最酷的邂逅、最好的救赎、最后的鸦片。

  在那爿熟悉的水域和岩石丛中,我读到“寻根”这个关键词。

  彭文杰的诗集名为《吾的洞庭湖》,似乎也在为这个主题背书。

  一

  洞庭湖、洞庭月、洞庭雪、洞庭风……彭文杰刻意营造的“满是火焰的洞庭波涛”张网以待,“一场风雪锁住了渔人的双眼”,也就锁住了接受者的期待。顺着诗意的草蛇灰线,潇湘寻湖、目送晚钟、倾听蔚蓝,“在洪水的浩荡中”,在父生之地的跋涉中,“领略最果实的摇晃”,我的洞庭湖,“开始长出芦苇/开始懂得/向上寻找”,并在寻找中“走向沉默”。

  像一位默默的探矿者,彭文杰《寻找石川》,“凭想象把石川垒成各种轮廓”,在诗人眼里,石头的狂浪是一种暗示,“一条龙永恒地游动不见踪影”,在这里,岩石已经不是单纯的石头。

  一半是湖水,一半是火焰。水的灵动,石的静默,在对峙中构成一种张力,语言的局限与自由,生命的拘束与突破,二元背反却又殊途同归。“你必须准备好沐浴在你自身的烈焰之中:你怎么可能重生呢,如果你不先化为灰烬?”尼采如是说。

  遍布诗篇的水与石的意象,既指向一种家国情怀,也刻画了一种生命密码。漫漶的洞庭之水寄托诗人的家乡之思,石川长城投射诗人故国之忆,“走了那么多路/找了那么久/也难以走出熟悉而陌生的故乡”,黄昏乡土的放逐已久,回归生命之源的冲动终难遏制。

  单纯阅读诗歌文本,即能感觉和把握到诗人的性格特质:八分为石之火,二分为水之柔。“为了寻找/你把头颅抛向天空”的决然,“我倒竖起身子随便瞧瞧/不知世界怎样的随便”的反讽,“涛声呵,涛声,你将告诉我什么”的急切,“石头繁衍繁衍/任石头繁衍/任石头繁衍它触摸的一切”的复沓,激情在燃烧,诗意在升华。

  以我个人的喜好,我实际上更喜欢彭文杰的那些小令似的篇章,简洁、含蓄、隽永,《倾听蔚蓝》、《误会》、《流》、《你来的时候》等等,那二分的柔,掂量起来也是很有份量的。

  二

  彭文杰也是一位行者。

  广告人、策划人、文化人、IT人、公益人,每一次出发,都留下或深或浅的足迹。

  做广告人,彭文杰几乎做到了极致,信手列举两事为证:其一,在常德日报从记者转为广告人,上手即以引入策划著称,成为当时墨守成规的广告界里的一条鲶鱼。无关系、无人脉,一切从零开始,但“菜鸟”彭文杰的业绩却甩了同行一大截,其收入迅即水涨船高,手握当时的土豪标志“大哥大”,着实让人羡慕嫉妒恨;其二是“北漂”首都,在《人民日报》创下单张新闻纸广告创收额达150万元的记录,至今无人超越。

  回归湖南,彭文杰在长沙晚报又干了一件轰动星城的事:凭一己之力,把湘菜文化炒热并使之成长为一个千亿产业。

  与湘菜掌门人对话、举办湘鲁餐饮文化高峰论坛、发表《中国湘菜宣言》……一个不会做菜的男人,以文化为饵,以创意为魂,导引一群美食巨头和粉丝,助推湘菜登堂入室。美食界的华山论剑,彭文杰斩获“中国餐饮文化大师”头衔。

  来不及咀嚼回味,彭文杰又一个华丽转身,空降华声在线,伺身IT行业。在纸媒还如日中天时,彭文杰选择了网络;在门户广告大干快上时,他涉足探索舆情、轻电商领域;在PC红海抢滩肉搏难解难分之时,彭文杰又悄然瞄准移动互联网,在大家都在谈论互联网+的时候,他又在思考如何将区块链应用在慈善公益上。

  他是一个传播者,曾经书写了改变历史的消息;他是一个策划人,曾站在一个行业的顶端,引导其文化的走向。他说,他要毕其一生,结合新媒体、区块链和大数据为慈善公益构建一个生态圈。他说他是价值影响力的构建者和践行者。

  行者无疆,行者,永远在路上。

1525768663_1992841188.png

  三

  诗人、广告人、策划人、文化人、IT人、公益人,彭文杰跨界打劫,在几个看似毫不相干的角色的背后,有什么共同点吗?有的,那就是思想的贯通。

  思想,是串连炫目珍珠的那根看不见的红线。

  彭文杰说,他年轻时无法写诗时,就去读哲学书。他书柜的哲学书曾经占了所有书的五分之一。他最喜欢的说的话,是尼采和海德格尔都表述过的,就是在他们哲学灵感枯萎的时候,去读老子的《道德经》。他说,老子的《道德经》从书名到开篇12字,把人、自然和社会三者之间的关系阐述得很透彻了。道,是自然规律;德,是人文法则;名,是人生价值。这是彭文杰解读《道德经》的原创,我看过一些关于《道德经》解读的书籍,他的解读真是放射性的思维。

  联想、荒诞乃至语法的变异,同样也是这种思维方式的结果。彭文杰的诗歌语言风格不仅强化了陌生化的接受美学效果,也暗合了其诗歌潜隐的乡土情结和浓郁浪漫氛围的刻意营造。彭文杰诗歌里的“家国”已不囿于“故乡、故土、家乡”的范畴,它更多地指向了人们赖以依存和生活的大地、天空乃至宇宙,有着伸向大地的根须和亲近天空的触角。他说,沈从文有他的散文湘西,我有我的诗歌洞庭。这样的人文情怀和哲思,使得彭文杰的诗歌更具思想的厚度和内涵的张力,表现了诗人驾驭宏大叙事的得心应手与自信。

  同样,支撑彭文杰广告、策划、美食文化和慈善公益的,仍然是思想。他说,权利和金钱都不能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关注人类命运,满足社会需求,参与社会变革,产生价值影响,这才是人生的意义所在。也许普通,但并不平凡。他对什么是文化的阐述很牛逼,他说:“文化是精神习惯与价值影响”。“精神习惯”,这是彭文杰创造的词汇,这和他读弗洛伊德和华生行为心理学的书籍有关,也和他所接受的传统文化特别是老子的《道德经》有关;“价值影响”是他从事新闻工作30年的积淀,这和他标榜自己是价值影响力的构建者是吻合的。彭文杰说:“人的认知有九个层面,分别是:感性,知性,理性,通行,达性,灵性,悟性,圣性,无性”。他经常把文学创作“通感”的手法,作为他贯通各个学科的玩法,以求纵横捭阖,不拘一格。他说他就是一个玩家,玩诗歌,玩广告,玩美食,玩互联网等等。有人说他很傲气,我认为是自然的,因为他身上总是散发一种人文气质。

  在这样的思想和情怀下,彭文杰已经摒弃文字的堆砌与语言的营设,删繁就简,直指核心。“成大业若烹小鲜”、“半部论语煮天下”、“让文化的碰撞放射光芒”等等,一串文章的标题已经告密,他为自己不断地设置了一座座峰岚。他的散文《永远的银杏》中有一个精彩的命题,在孔子说的“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基础上,创造性提出“孤独者乐树”,“孤独是孤独者的通行证”。

  真正的思想者独孤求败,他的对手只剩下他自己。



【责任编辑:彭文杰·价值影响】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彭文杰·价值影响

+关注

现任湖南日报华声掌控副董事长兼CEO,湖南日报华声慈善网总编辑,湖南华声慈善公益服务中心理事长,华声会创始人兼总架构师。资深策划营销专家,中国餐饮文化大师,湖南餐饮行业协会文化品牌总顾问,湖南彭祖文化研究会顾问,…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