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对话伍继延:从湘商到华商 文化经营天下

2018-06-25 17:21  | 作者:    |   来源:华声在线    | 点击量:
导读

对话主体伍继延:中国商业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社会活动家彭文杰:华声掌控总经理、华声慈善网总编辑一、创造湖湘文化的新荣光彭文杰:伍主席好!日前,卢德之博士的一篇题为《看天下、……

对话主体

伍继延:中国商业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社会活动家

彭文杰:华声掌控总经理、华声慈善网总编辑

一、创造湖湘文化的新荣光

彭文杰:伍主席好!日前,卢德之博士的一篇题为《看天下、忧天下、创天下与享天下》的文章在网络上热传,文章提到湖湘文化的转型问题,引得湖湘人士纷纷热议。

  在我看来,湖湘文化有四个特质:敢为天下先,这是湖湘文化的气质;融通创新,这是湖湘文化的血液;经世致用,这是湖湘文化的脊梁;实事求是,这是湖湘文化的灵魂。近现代以来,湖湘文化的代表人物,从魏源、曾国藩、左宗棠到毛泽东等,都充分体现了上述四个特质,尤其是经世致用的特质,他们既能著书立说留青史,也能骑马打仗治国家,还能下海经商富天下。

  湖湘文化成型于近现代,目前处于初长期,有着强大的潜力和盛大的未来。若干岁月后,站在历史的长河中回看,放言“江浙才子,无非洞庭余波;闽粤富豪,不过湘江支流。”也许并不过分。您作为湘商文化的倡导者与践行者,在这个问题上也有深入的研究,那在您看来,湖湘文化特别是湘商文化要如何实现融合、升级与发展?

伍继延:其实我与卢博士在湖湘文化的认识方面有契合之处。我读到他“看天下、忧天下、创天下与享天下”一文,惊喜地发现,他和我一样主张返本开新,这让我与他又多了一个相同之处。之前我戏称和他有“四同”:同作为湖湘子弟1979年同在岳麓山下求学,他在湖南师范大学我在湖南大学;毕业后同进入体制内工作,他在湖南省委政策研究室我在海南省委政策研究室;九十年代后不约而同离开体制下海办企业,成为所谓的“九二派”;新世纪后开始反思,他由慈善而立言,提出资本精神和共享主义影响天下,我从公益开始办会,探索社会建设和商业文化的中国道路。那现在可谓是“五同”朋友了!

   改革开放之后,一批先知先觉的湖南人已经认识到湖湘文化必须转型,湖湘文化要转型就必须在经济上有所作为,经济上有所作为的标志就是湘商的崛起。20世纪90年代邓小平南方谈话之后,大批受过良好教育的湖南人开始投身于经济建设,开始经商办企业,创造了一系列的辉煌。他们无一例外地打上了湖湘文化的烙印,这种深深的湖湘文化的烙印是我把他们称为湘商的最根本的原因。通过我们一代一代持续不断的努力,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说湖南人也是中国经济的一支重要力量!就像我们从前说“无湘不成军”,希望今后能加一句“无湘也不成商”。

   湖湘文化正是在一次次的文化交流与冲突中不断自我更新与完善,形成今日“刚健自强、经世致用”的鲜明特色。一代代的湖湘志士,也在这乡情的回望中、亲人的牵挂里,走出湖南,走向世界,用自己的艰苦卓绝,用自身的志存高远,开辟出个人事业的新局面,创造着湖湘文化的新荣光。我辈更当挣脱自我成长之困惑,破除世间莫测之诱惑;“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不负先辈们殷殷厚望,承担后生者切切期盼,继承传统,延续荣光。

二、使命感的传承与商业文化的重塑

彭文杰:目前,为迎接互联网+新经济时代,主动探索传统媒体的转型之路,华声在线正在筹备组建高端社群 “华声会”。 华声会是以文化为根基,以媒体为连接,以湘商为主体,以资本为龙头,以共享为价值的文化和商业相生相济的组织机构。华声会将吸纳经济界、学术界、文化、艺术届等领域领军人物,汇集各种声音来形成一种主流,探索一条“媒体+”垂直化发展路径,为创造一个新经济模型而构建的一个新平台。

伍继延:这个想法很好,华声在线作为中国十大新闻网站之一,口碑和影响力都名列前茅。华声,一直以来致力于传播湖南味道,中华声音。如今,华声会的成立可以通过整合多方观点,形成价值导向,走向全国。而这与我们正在筹办的中华商业文化节是殊途同归的,也是希望弘扬传统文化,汇聚现代精英思想,让湖湘商业文化走向天下,推动从湘商到华商的升级转型,开创一种从独立寒江到万山红遍的新局面。就以湖南商会为例,他是不同于纯粹的商会或某种利益机构的,大家通过互相交流,形成一种共同认可的文化和价值观,并以此为纽带,这让商会更有凝聚力、向心力,从而获得更好的发展。

彭文杰:你们实际上完成了商会的升级,这对于我们媒体行业也具有相当的启示意义。在传媒转型之际,融合多元的价值观,探索能代表未来的发展模式、产业和文化理念,这就是我们成立华声会的一个初衷,这也是我们传媒的一种使命感。

伍继延:或许一方面是时局所趋,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们这班人都到了知天命之年,也就领悟了自己能干什么,使命是什么了?所以,在这个阶段谋事就越发具有使命感了。然而现在中国阶层分化,人数相对较多的中产阶级普遍没有社会意识感,能提供思想资源的更是少之又少。像我们出生于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这一代人,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洗礼,认识到获取利益是短暂的,有时候应该要从哲学的角度来面对生活,在实践中秉承一种社会责任感来推进社会建设。特别要在中小企业范围内推广一种新的商业文化,促使企业理念从共产主义转变为共享主义,由资本论转为资本精神。

三、重塑价值体系 转变思维方式 推动经济转型

彭文杰:讲到中国各阶层分化现象,可以说,影响中国未来发展的中坚力量应该是文化素质较高的中产阶级,比如说思想家、企业家等,而以中产阶级为核心,团结融合不同的阶层,才能走出一条新路。湖湘文化在这个时代涌现出新思想、新方向,将引领一批人。

伍继延:按照最近习主席的要求,既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那我们就要走新路出来,走新路就得有新思想。若想选择一条既不在庙堂之高,又不处江湖之远的道路,那就只有选择在市场经济上有所作为。我们对这个时代的基本判断,应该存在这样的共识:第一,坚持市场经济,计划经济已经是过去式,我国多年的实践也证明了市场经济的优越性;第二,社会是多元化的,要尊重社会自身发展的规律。三中全会关曾提出“政社分开”的理念,涵盖了政府和社会组织两个层面,从政府层面来说,要实行社会管理创新,而从社会组织来讲,要大力推动其发展。第三,对于经济建设,大家要达成共识,从而形成核心凝聚力。比如,像我们这批九十年代下海经商的人,王石跟我,因为有相似的创业经历和差不多的年龄,所以讨论更能形成共识,能更好带动社会朝着共同的目标努力。

   我们现在处于一个重建价值观的时代。不是重估一切,而是重建一切。因为八十年代以来,重估价值观的时代任务完成了,现在到了重建的时候,怎么重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度,但实际是异曲同工,我们要将这些丰富的想法融合,慢慢构建新的体系。从历史看,新的价值体系的构建,如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从集团政治到民族政治,都经过了各方面的争鸣,而我们现在是要在一代人的时间内完成一个转变,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在此过程中会产生各种矛盾,涌现各种不同的思想。我们现在不能一味地指责与批判,也不要刻意去表达,在把握住时代脉搏的同时,循序渐进地谋求价值体系的重新塑造。马克思说,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重建一个更适应时代的价值体系将更好地推动社会经济的发展。

彭文杰:其实我们的思维方式被局限在牛顿所描述的世界。牛顿经典力学诞生于十七世纪,在它诞生之后的几个世纪里,不仅大大增进了人类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能力,而且使牛顿世界观确立起来,其对人们的自然观、世界观等诸多方面的影响广泛而深远。但现在看来,牛顿世界观中的很多观念的确是过时了。诚然,科学家还是期望能够解释世界上的一切事物,但是在对力学哲学的热情和过分自信首次奔涌之后,他们终于清楚地认识到,虽然力学哲学解释事物的威力是十分强大的,可是也是有限的.甚至他们的构成“解释”的观念也发生了变化。

  其实,我国的老子早就说过:“道可道,非常道。”十八世纪的德国古典哲学家康德也说过:“事物是作为我们感官的对象给予我们的,它们处在我们之外,我们不知道它们“本身”究竟是什么;我们只知道它们的现象。”这种观念不再是哲学家许多形而上学沉思中的观念了,而是已被证明具有实际科学结果的观念。

  这就使我们产生了“个意义深远的疑问:我们的世界观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我们思考的方式?正如我们看到的,世界在发生变化,所有的自然现象都无法借助空间、时间、因果性、等价性这些我们熟悉的、常识性的概念来解释或描述,甚或连位置也不能用。认识是不断试错的,迭代的、相对的,我们必须学会以新的方式、态度去思考问题,这样就在认识上站在一个新的高度上了。

伍继延: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就是以牛顿力学为背景的,马克思的时代没有相对论,没有量子力学,没有导弹,没有原子弹,所以说整个马克思主义的逻辑体系里面重要的基础是牛顿力学。而牛顿时代人们喜欢标榜科学,但现在我们认识到科学是有局限的,可以被证伪的科学才是真的科学。牛顿力学时代比我们的农业文明先进,但随着教育、科学知识的普及,我们已经走到另一个更先进的时代去了。

四、互联网时代思变是唯一的出路

彭文杰:眼下有一种很流行的说法——互联网思维,但我认为它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思维是方法论,我们说逻辑思维、形象思维、辩证思维等,而互联网是工具,方法论和工具不能组合在一起。如果非要说,互联思维可能会更准确些。

  互联思维是对企业、传媒及个人的新要求,互联网时代思变是唯一的出路。在一个颠覆的时代,媒体的概念正在重构,媒体的赢利模式也亟待转变。未来,媒体集团的赢利模式将从以广告为主的模式,到以产业为主的方式发展转变。转变的路径很多,在本土为用户建立生活服务平台,通过提供相关内容服务,集结用户,把读者转变成用户,把用户转变成粉丝,把粉丝变成消费者和推广者,由此进行大规模的产业发展,在”互联网+“的今天,”新媒体+“或许是更直接的路径。

  而对于个人来说,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现今大量的知识都来源于互联网,比如说慕课网这一类的互联网学习平台,实时交互,讲解详细,在线学习省时省力省心。还有像百度百科、维基、知乎等,给我们提供了获取知识的快捷渠道。

伍继延:我们不能小看互联网,它极大地改造了人们的思想和行为方式。例如我发现很多学生在听课过程中会习惯性地玩手机,所以上次我去高校做演讲,事先就建好了两个微信群,然后在演讲现场让学生们加群,一下子至少加了两百人。在提问环节,他们在群里很活跃,我至少回答了他们三十多个问题,虽然辛苦,但我觉得我的演讲是有效果的,收到了他们的反馈,学生们也认为这种方式很新颖,所以愿意跟我在手机上进行互动。如果没有互联网这个平台,孩子们不会打开心扉与我交流。所以互联网时代创造了一个颠覆式的改变,首先是人的行为方式的改变,进而促成思维方式的转变。

   大英《百科全书》的衰落、美国纸质《新闻周刊》的困境更是印证互联网时代,全世界的传媒业要想谋求新发展,都必须转型升级,寻找新的运营模式。再比如,国内旅游经济的逆差状况也与新的经济发展因素有关。国内风景区没有全部覆盖WIFI,外国人无法在国内刷推特与朋友交流,这些都减弱了他们来中国游玩的热情。

   所以一切都在变,我们要适应这个变的时代,我们中华商会现在也在追求在新媒体平台上的发声。去年我们成立了一个商会圈,举办了首届中华商业文化论坛,也做了商会的第一个公众号,在华商群体中影响力较大。只有追赶时代的步伐,适应互联网带来的多元化思想,才能更好地融入不同的社会群体,通过多种渠道的表达、沟通、交流,形成共识,才能让湖湘文化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全球化的潮流。


点击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许胜】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彭文杰·价值影响

+关注

现任湖南日报华声掌控副董事长兼CEO,湖南日报华声慈善网总编辑,湖南华声慈善公益服务中心理事长,华声会创始人兼总架构师。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