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电视政论片|李建华:《廉政之路》(第一集)

2018-07-07 18:31  | 作者:李建华    |   来源:李建华道德观察    | 点击量:
导读

说明:这是20年前应中纪委电教中心之邀创作的一个电视政论片,准备作为建国五十周年的献礼片,最终因多种原因而没有拍摄,在我的电脑文件夹里沉睡了20年。最近在整理电脑时,发现了它……

说明:这是20年前应中纪委电教中心之邀创作的一个电视政论片,准备作为建国五十周年的献礼片,最终因多种原因而没有拍摄,在我的电脑文件夹里沉睡了20年。最近在整理电脑时,发现了它,尽管当时的思想和文字显得有些幼稚,但无论是作为一种时代政治话语,还是一个偶然的学术记忆,觉得还是有点意思,于是原封不动地用微信推出。感谢杨继亮先生提供的宝贵思想和无私帮助!

第一部 历史警示

历史是过去的现在,现在是未来的历史。如果人类未曾沉睡, 总是在历史的警醒和明示中谋求生存和发展。

1.jpg

第一集 世纪的难题 

星换斗移,日月如梭。我们走到了新旧世纪的交点上。新世纪的曙光即将在地平线上冉冉升起。

潮来潮往,此起彼伏,热浪扑面,灼灼逼人。

波涛汹涌的改革大潮已将中国这艘整装待发的希望之舟推向了浪尖波峰。

一声声巨响,“石破天惊”般道出了人们心底的呼声;一个个狂澜,摧枯拉朽般涤荡人们的精神世界;一阵阵强台风,以排山倒海之势簇拥着人们再迈大步,勇往直前。

二十年改革汇聚成的大潮,其气势之猛,力度之强,范围之广,前所未有,令全球惊叹和折服。

林立的高楼,交错的立交桥,闪耀的霓虹灯,疯狂的迪斯科,彻夜未息的“方城”故事……象朵朵浪花,许许泡沫构成了这浪潮斑谰陆离的表层。然而,在大潮深处隐藏的却是亿万民众的振奋、紧张、不安,还有痛苦、沉思、以及正在孕育的希望和希望中的酸楚。

世人饱含着期盼的激情,也重负着忧患的理性,在等待着她的到来!

在这千年转换之际,任何一个不带偏见的人在回顾中国这条“东方巨龙”的历史时不得不承认,她在本世纪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1911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了延续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中国人第一次从国家的临时法令中感到了自由、平等、博爱、民主、天赋人权等西方人早已注入血肉的观念。尽管这些幼芽是何等微弱,但毕竟是敲打过这块僵硬的地皮。

1949年、在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领导下,中国人民从制度上打败了国内封建势力和资本主义势力,彻底驱逐了外国侵略者,建立了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共和国,中国从此结束了任人宰割的屈辱的历史,终于改变了世界政治地图的结构。

(十五大报告中的讲话)“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这是中国从古未有的人民革命的大胜利,也是社会主义和民族解放的具有世界意义的大胜利。”

近代西方一位学者曾傲慢地说:“欧洲的50年胜过中国的一个时代。”中国建国后近半个世纪的史实表明,现在这句话完全可以倒过来说:中国的50年胜过欧洲的一个时代!

18世纪,拿破仑曾说:中国是只“睡狮”,一旦醒来,将会震惊世界。

一个多世纪之后的今天,世界惊呼:中国这头“睡狮”真的醒来了!

可是,中国这一场“恶梦”也太久、太久了,近500年啊!

英国《经济学家》杂志曾推测:大约在1500年欧洲才开始超过中国而拥有世界先进的文明。在明代以后,特别是到了清朝,帝国列强的宰割,军阀独裁的统治,封建王朝的极度腐败,把一个文明古国拖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而恰恰就是在这片古老的土地沉睡不醒之时,人类获得了空前的发展。中国,失去了发展的大好时期!不仅在发端于19世纪的世界工业革命中失掉了良机,就是在本世纪50年代以后兴起的科学技术革命的浪潮中,我们也起步晚了20年至30年。

一个有过5000年灿烂文明史的大国,被世界远远地抛到了后面。一个稍微有点社会责任感和历史紧迫感的中国人,每每追忆这段历史,不禁扼腕叹息!

光叹息是无用的。当今世界是一个以实力说话的时代。只有发展,发展才是硬道理!只有强国,强国才是阳光道!

强国之路就是现代化之路。

现代化作为常识性日常用语使用时,不论人们赋予它何种含义都无关紧要。但是当我们用它来表示社会自身的某种必然趋势时,就不能低估它的份量。尽管现代化对已经现代化了的国家来说根本不值一提,有的甚至打出了反现代化的旗帜。可对于中国人来说,现代化还是处在一种苦苦的追求之中!

冷战结束后,新科学技术革命蓬勃发展,世界经济发展极不平衡,加之第三世界的崛起和壮大,使得世界格局出现了多极化的趋势。这种多极化趋势,一方面加深了全球一体化的需求;另一方面,世界各国之间的竞争进一步加剧。前者依赖于和平,后者依赖于发展。和平与发展仍将是当今世界和下一世纪的两大主题。

据国内外专家预测,世界科技革命发展示到本世纪末、下世纪初,在若干领域内,特别是高性能的电子计算机和自动化系统、新材料、新能源、生物工程等方面将有重大突破,新的一轮产业革命即将到来。这是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这是一场世界大决战。世界各大国都在紧锣密鼓,迎接这场战争。这场较量的结果,决定了各大国在下世纪的沉浮。

中国,在世纪之交,面临艰难挑战!

发展,对中国来说,尤为重中之重!

然而,历史的辩证法是无情的。历史上几乎任何一次整体的社会进步,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西方发达国家现代化道路的历程证明了这一点,中国也无法例外。

发展是时代的主题,但在发展中又不可避免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从进入70年代末以来,腐败问题、人口问题、环境问题、失业问题、贫富差距问题、农民问题、道德失范问题、犯罪问题困扰着广大国人,其中腐败问题更使人忧心如焚。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问题专家、邵道生研究员谈当代社会问题)

每个时代、每个国家都存在或多或少、或轻或重的社会矛盾与问题。当代中国正处在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大变动时期,从经济体制到政治秩序、从思想观念到生活方式,各个方面都在发生深刻的变化,致使社会问题突发期的形成。

社会发展的高速期,同时也是社会腐败的高发期。

这一切都应是在事理之中,用不着过多的疑惑和不满,更用不着以局外人的姿态妄加指责和嘲弄,甚至开历史的倒车。除非你想让中国在世界大决战中落伍,再度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

美国著名的政治学家亨廷顿认为,社会腐败的程度与社会和经济迅速发展的现代化密切相关。19世纪的美国和18世纪的英国之所以都处社会腐败的高峰期,决不是偶然的。因为其时正是工业革命的冲击、新财源的开发、新权力的创设、新兴阶级的出现及其对政府的新要求等的激剧时期。

发达国家是如此,发展中国家概莫能外。

在东南亚许多国家和地区,如新加坡总统李光耀所言:“腐败到处盛行,从官僚政权的最高级到最低级,腐败已成为当权人物的一种生活方式”。泰国前军人政权首脑沙立将军在6年内谋取了1、4亿美元的巨额财产。1975年有关该国腐败问题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该国所有议员中有近视75%的人有受贿行为。在南朝鲜,前总统全斗焕下台后,他和他的家属被揭露出来的腐败行为令世人惊讶。全斗焕下台后迫于民众压力交出几十亿美元的财产,依然无法平息民愤,以致于这个家族被称为“犯罪家族”。

在非洲,腐败现象也令人震惊。前中非皇帝博卡尔萨曾命令全国职工拿出工资的10%供他作加冕典礼之用,他在台上13年为自己聚敛近10亿美元的财产。前加纳总统恩克鲁玛下台时已为自己积聚了近400万英镑的财产。

在拉丁美洲,巴拿马前军人首脑诺列加上台后,仅6年时间就聚敛了5000万美元的巨额财产。多米尼加前总统特鲁希略捞取的财富高达4亿美元。尼加拉瓜独裁者索摩查执政期间积攒的财富足够买下全国一半土地和一半以上的工业。

为什么现代化会滋生腐败?亨廷顿教授作了这样的分析:

一是因为现代化使社会价值观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价值观的转变意味着旧的社会规范的不适和新的社会规范的普遍认可。那些按照传统规范是可以被接受并合法的行为,在现代人眼里就成了不能接受的腐败行为。因此,处于现代化进程的社会腐败现象,在某种程度上与其说是行为背离了公认的规范,还不如说是规范背离了公认的行为方式。新旧规范的冲突为个人利用两种规范所不承认的方式进行腐败活动提供了机会。

二是现代化开避了新的财富和权力来源,从而进一步助长了腐败行为。因为这些新的财富和权力的来源与政治的关联,在传统规范中没有明确的说法,处理这些新旧财富和权力的来源的现代规范也没有被社会居统治地位的集团所接受。从这个意义上说,腐败是拥有新资源的社会阶层的崛起及其向政治权力伸展的产物。

三是现代化通过它在政治体制输出方面所造成的变革加剧了腐败。也就是说现代化加快了政府权威的不断扩大,社会集团受制于政府的活动日益增加。某一个处于不利地位的阶层或部门,本身就是腐败的发生点。这样,各种法令的增多,也就使腐败的可能性增大,执法、贸易、海关、税收等政府部门也就成了有利可图的行当,同时也是滋生腐败的温床。

这位政治学大师的分析,尽管在理论上未必是无懈可击,但确实看到了,在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腐败产生的不可避免性。现代化不但是一座希望之塔,而且可能是一个“陷井”。

于是,历史似乎走到了这样一种两难境地:一方面,社会要向前发展;另一方面,发展又会为发展本身设置障碍。我们如何走出这一怪圈?这无疑成了当代中国在反腐倡廉问题上的焦点和难点。

不管学者们想出何种高招,有一点应当说是明白无误、确定无疑的,这就是,不能因为现代化进程强化了腐败的滋长与蔓延,就对这种“副产品”大肆纵容,甚至主张什么“腐败有利论”。因为,社会发展中不可避免的东西,不足以成为其存在合理性的价值根据,历史的“代价”终究不能成为有价值的历史。

只有严惩腐败,历史才能进步,社会才会发展,人民才会开心。

青年经济学家何清涟在《现代化的陷井》一书中写道:“深刻反思改革中的全部难点问题,就会发现成为改革最大阻力的因素是权力的市场化。正是权力市场化造成了大面积的社会分配不公、社会腐败和高通胀率。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权力市场化阻碍了改革的深化进行,并为改革埋下了许多隐患,这些隐患一旦爆发,其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反腐倡廉应成为深化改革的必然选择和根本途径。

反腐败,在当今中国事关国运、党威、民生之大事。

跨世纪的难题,跨世纪的忧患!


点击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李建华·道德观察】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李建华·道德观察

+关注

大变局时代需要道德正能量,复杂性社会需要理性观察者。以学术的方式,为正义呐喊,为良知代言,为好人点赞,为善政献策。 李建华,男,湖南桃江县人,中共党员,哲学博士,教授,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南…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