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近代中国的慈善教育 ——熊希龄与香山慈幼院(中) 

2018-07-08 15:22  | 作者:周秋光    |   来源:华声慈善    | 点击量:
导读

【编者按】关于“慈善教育”的话题,湖南师大历史文化学院博士生导师、国家二级教授、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慈善通史”首席专家、湖南师大慈善公益研究院院长周秋光先生……

  【编者按】关于“慈善教育”的话题,湖南师大历史文化学院博士生导师、国家二级教授、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慈善通史”首席专家、湖南师大慈善公益研究院院长周秋光先生曾经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提出:应当向历史取经。为此我们找到了周教授25年前刊在美国《民国》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标题为:近代中国的慈善教育——熊希龄与香山慈幼院,该文2010年收入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周秋光论文集《近代中国慈善论稿》一书,从中可看到民国时期我们湖南的先贤是如何办理慈善教育的。这次虽然是旧作重刊,但对当今仍有借鉴指导意义!供从事慈善公益(尤其是慈善教育)的同仁参考,全文大概18000余字,分三期连载。

近代中国的慈善教育

——熊希龄与香山慈幼院(中) 

周秋光


  (三)香山慈幼院的各类教育及其发展规模

7.jpg

  香山慈幼院从1920年开办,到1926年,便逐渐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教育系统。其组织机构上设总院,熊希龄自任院长。总院分为四股,管理院里诸务。一为总务股,下设三课二部一会:即文牍课、注册课、统计课、卫生部、仪式部、考试委员会;二为教育股,下设二课一部二馆:即编辑课、视察课、体育部、图书馆、理化馆;三为会计股,下设三课:即出纳课、核算课、资产课;四为检察股,下设两课一部:即稽核课、保管课、工程部。总院是慈幼院的行政总机关和枢纽。在总院之下设有六个分校:分别办理婴幼、小学、中学、职业、职工、大学六类教育。现逐一介述:

  1、婴幼教育

  婴幼教育是香山慈幼院的学前教育,由第一校办理。所设机构有三:幼稚园、婴儿园、家庭总部。幼稚园又称蒙养园,专收4至6岁的儿童,称幼稚生。幼稚园中有着完整的生活与教学设备。除寝室、教室、饭堂、浴室之外,还有一座由新加坡华侨黄泰源捐款建造的大礼堂,称“泰源堂”。其它各项设施有动物园、植物园、小农村、顾远亭、买卖街、家庭小厨房、鸳鸯池、鹿园、健身房、儿童体育场、孔子、基督、释加牟尼陈列室、军械室、儿童俱乐部,“差不多凡是关于儿童身心有益的设施”,几乎“应有尽有”。并且建立这些设施,都是别有用意,即不仅尽可能适应儿童特点,而且希望能对儿童有所启迪。如设动、植两园,是为了“得自然之启迪”;设小农村种植麦稻,是为了“生农事之观念”;设买卖街陈列各日用所需之货物标本,是为了“习人生之常识”;设体育场与俱乐部,是为了“供游戏之运动”;设各教寺庙陈列,是为了“启伟人之敬仰”。总之,熊希龄说,凡此设备,皆欲使儿童于蒙养时代,“涵濡自然之天机,寓教育于寻常游乐之中。”幼稚生生活上有专门的保姆担任管理员专司照料。此外他们每天要接受从幼稚师范毕业的专任教师授课3小时。并且还要接受《儿童习礼法》、《儿童劳动法》、《儿童治家法》三个方面的训育,训育要求达到的标准是:独立、互助、勤劳、俭朴。

  婴儿园比幼稚园成立稍晚。它是为了“补蒙养园之所不及”和“兼欲养成保姆人才”两种原因而设立的。因此,它围绕教保婴儿与训练保姆两个轴心开展工作。在教保婴儿方面,收录的婴儿从出生到4岁,分为幼婴、中婴、大婴三种,用严格的科学文献加以培育。举凡婴儿的起居食品营养卫生等各个方面,都有着一系列的养护措施。大婴还要进行各种户外活动训练,以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及其兴趣爱好等等。在训练保姆方面,主要是定期举办保姆训练班,聘请医院儿科中有经验的护士和主修家政营养学的专业人员授课。凡充当保姆者都是经来严格的考选的年龄在25至35岁之间的有一定文化程度并且身体健康的妇女。她们经过一段时间的业务知识与理论学习后便在婴儿园进行照护婴儿的实践训练。实践训练合格毕业,一部分留在婴儿园工作,一部分则输送到社会其它部门或家庭服务。

  家庭总部是基于香山慈幼院中众多孤贫儿童失去了家庭教育和温暖而成立的。总部内设有许许多多的小家庭,每个家庭系由从婴儿保姆训练班毕业的合格保姆担任家长,带领10或12名年龄大小不一的10岁以下的儿童同居一室,过家庭生活。她们之间的称谓是:儿童称家长为娘,“事以母亲之礼”,儿童相互间均以兄弟姐妹相称,“孝友之情,有逾骨肉。”家长平时除督率儿童学习各种日常生活常识与技能之外,更主要是与家庭总部的导师(又称指导员)配合,加强对儿童在人格、道德、艺术、礼节、家政、娱乐等方面的训导,特别是注意个性培养,使其“一切观感逐渐深刻,庶将来成人之后,造福社会,稍减寄生虫及分利之分子。”儿童们通过家庭生活的熏陶,不仅生活自理的能力加强,个性得到发展,而且一个个感情倍增。他们后来毕业离开了香山慈幼院,仍总忘不了自己的那个“家”。无论后来在那儿,不管天高路远,总要找机会到母校看看。因为对于众多的孤贫儿童来说,他们本来就没有家,香山慈幼院就是他们的家。为此,香山慈幼后来规定以每年旧历的七月七日为“回家节”,用以满足所有的毕业出去的学生“回家”的愿望。

  2、小学初等教育

  小学初等教育是香山慈幼院的基础教育,熊希龄称之为各种教育的“初基”。由第二校办理。其学制分为初小高小两级,初小4年,高小2年,为六年一贯制。凡入院的儿童,人人都普及小学教育。小学教育的办学目的与方向分作两途:一是预备升学,一是预备工作。所谓预备升学,是指那些天资聪颖的儿童,通过入学教育之后,可以依次递升初、高中;所谓预备工作,则指那些不能继续升学者,为了工作的需要应学得一技之长。是故,小学教育的具体实施分作文化教学与劳作教学两个方面。文化教学主要是学习当时国民小学的各种课目,其教学质量是有着充分保证的。劳作教学则含着普通的和特殊的双重目的。普通的目的在于使学生做到:(1)养成耐劳的习惯;(2)体验农民工人的生活;(3)学会处理家事校事的能力,俾将来能够适应社会生活。特殊的目的在于:使学生学会生产的基本技能,藉以养成从事职业生活的能力,为将来的“择业”做好必要的准备。如果说文化教学的目的是为了升学一途;那么劳作教学的目的就主要是为了择业。因为能够升学的儿童终归是少数,大多数儿童是需要择业的,所以熊希龄规定:凡三、四、五、六年级的学生,年龄在10岁以上的,每日课后都必须赴工场或农场实习劳作一小时。选择的工种可以以兴趣、年龄、性别与家庭职业为标准。女生一般都鼓励学做缝纫、挑花、刺绣、地毯、养蚕、织布等;男生选择的种类很多,得最基本的必修金、木、土工三项,因为这三项“实为一切技术之源泉”,可“为将来择业之基础。”

  如上是教学方面的实施。在生活上,小学低年级的学生仍住家庭总部,过家庭生活。中高年级的一律实行村户制度,由家务课管理。家务课设家务主任1人,管理员4人,分管勤、俭、醒、恕四村。每村下设若干户,每户住学生4至20人不等。各村长、户长,概由学生自己充当。家务课除负责小学生的衣食住及其卫生保健外,还与教务课配合,指导学生的各种课外活动。计设有课外阅读、游艺、园艺、音乐、图书、揭示、出版等各种课外活动指导委员会。在其指导下,学生也根据各种的兴趣和实际需要,先后组织了各种课外活动团体,如卫生队、口琴队、歌咏团、小小书会、小小剧团、《晓声》月刊社等等。

  为了不让小学生沾染社会恶习,树立超良好的道德风尚,家务课所担负的另一个重任,就是对于学生加强作人的训育。训育特别讲究态度和方法。态度上,管理人员首先自己要“以身作则”,当学生游戏时,就参与进去,绝不把指挥命令的责任放在自己身上。因为“先生的态度如果阎王似的严厉,儿童们也就会像衙役见了官老爷那样的死气沉沉”;“如果过于轻佻,儿童又会像皮猴似的顽皮”,既不能“过于严厉”;又不能“过于宽纵”,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庄而不严,温而厉。要以父母的心肠,教师的地位对待儿童,这样才会爱而不溺,威而不猛。”当然,儿童往往感情胜于理智,要想几百个儿童都能守规矩,确不容易。犯规的事在所难免,消极的制裁也是必要的。但这里也有一个方法问题。正确的方法应当是:首先是要心平气和;其次是不要有成见;其三须以爱心为出发点;其四是不当众处罚;其五是不用恐吓法;其六勿伤害儿童的生理与心理发育。总之,凡事应当入情入理,以不损害学生而又能够收到实效为归。

  3、中等教育

  香山慈幼院的中等教育包括普通中学、中等师范与幼稚师范、中等职业与专工职业五种,分别由第三、四、五校具体办理。

  (1)普通中学教育。普通中学属于第三校中学部。其教育目标在于培养本院高小毕业生中的“资质颖悟”者考升大学。而主要又是面向男生。普通中学只办了初中,没办高中,这是因为可供选择的拔尖学生有限,难以足额,故欲升高中者一般由慈幼院推荐到外面投考。但也有初中毕业后不读高中就直接考升大学预科的。例如中一班首届初中毕业的27名学生,他们的学制四年,仅三年就完成。结果都去投考大学,取录者竟有22个名次,其中清华大学4名;南开大学7名;北京大学1名;燕京大学7名;北京师范大学3名。可见普通中学的教学质量是相当高的。

  普通中学的教学质量之所以高,主要在于狠抓了文化教学。因为普通中学的目标是为了考升大学,所以它不像小学、师范与中职那样兼顾着较多的劳作实习,其文化教学时间得到了充分保证。同时担任文化教学的师资大多是来自北京师大,还有些是海外留学生,力量十分雄厚。再加上学生出身本属孤贫,自然异常地用功刻苦。并且因为全部住校,年暑假又加补习,故能有如此成效。

  普通中学在狠抓文化教学的同时,特别注重学生的人格教育。熊然龄说中学生已进入青年时代,“血气方刚,情识初启,幻想亦多,正可善可恶之时,若不于此时植其道德基础,则品德前途,实为可虑。”怎样植其道德基础?熊希龄以为儿童出身孤贫,慈幼院固然可以“施以种种之怜恤”,但是在学问技术上,“则纯物其已力之勤惰”;在考试委用上,“则惟论其本领之高低”,“决不使稍存受人怜恤之心,以蹈于倚赖求人,卑失节之恶习。”但凡学生报考大学,均令其自行投考,院方“不为之先容”,亦“不为之介绍”,以此养成学生“尚气节,能自立,不图倖进,不图倚赖”的品格。

  除人格教育外,中学生中还常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每年孙中山诞辰纪念,全校师生必到碧云寺谒陵,缅怀孙中山创建中华民国的丰功伟绩。平时则教育学生热爱祖国。每当民族危难之际,则勉励学生赴汤蹈火,为国效力。例如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熊希龄便动员学生奋起救亡。组成了200余人的学生义勇军开赴抗战前线。在这种教育的作用下,香山慈幼院中产生了大批思想进步的青年学生,并且院中还成立有中共秘密党支部,开展各种秘密的革命活动。

  (2)中等师范教育。中等师范教育主要是面得女生开办的,属第三校师范部。以培养乡村教师与香山慈幼院本身所需要的幼稚与小学教员为目标。女生高小毕业后只令其习师范,不学别的专业,在熊希龄的本意,还不单是因为女生适宜于做教师职业,更主要的是为了藉此来让女生享有独立平等的社会地位,并真正做一些体现其自身价值的有益于社会的工作。女校中师分为初高级两个阶段,学制共六年。所设课程都是按照教育部规定的科目授课,分必修与专修两类,但实行学分制。除此之外,女子师范特别增设通俗教育与家政教育两门。所谓通俗教育,指不赖文字记载而数千年来流传人们当中的那种历史习俗与社会心理,熊希龄说:“数千年社会之秩序赖以维持者,亦在是也”;“今若根据历史习俗、社会心理而于乡村教育因势而力导焉,则事半而功倍矣!”所谓家政教育,指的是掌握家庭经营和建设的各有关理论及技艺。熊希龄说:“家者,社会之基础。中国政治本源在家族制度。抚育婴儿,驱策婢仆,其事甚繁而不易理,是家政实一重大之职业。”故熊希龄规定,各师范生除了学习家政理论与各有关常识外,对于织布、刺绣、挑花、缝纫、烹饪、养蚕、养鸡等各项手工,也必须人人兼习,以收将来“自食其力,无须婢仆服伺”之效。

  (3)幼稚师范教育。幼稚师范教育主要是为乡村幼稚园培养师资,系由香山慈幼院与中华教育改进社联合举办,隶属第三校师范部。称“北平幼稚师范学院”。以“养成幼稚人才,而为试验新教育之工具”为其办学宗旨。由于该校完全是作为一所试验性的学校来办理的,故它与一般的幼师不同:首先,它奉行“为平民服务”的办学方针。熊希龄说:“中国现在的幼稚教育,除替富有人家看护孩子,使他们更有娱乐的时间以外,实在说不到对社会有丝毫贡献。安全的社会,其基础当筑在平民身上,当使平民都有受教育的机会,”所以办这个学校,就在于“造就一班一班的师资出来,使贫穷的儿童家长得有多余时间,可以多做一些生产工作,且愿意增加其工作上的学识技能,以减少他们生活的困难,但决不是专替富有人家去看护孩子。”基于此,凡入校的学生,都必须是“愿替全民幼稚教育作终身事业的人”,“但闺秀或者小姐、书呆子及文凭迷的,请不必来。”

  其次,在教学上,该校酌采道尔顿制,推行“教学做合一”的办学原则。整个教学活动分作文化教学与专业实习两大项。在文化教学上,学制三年,课程设置颇多。但其教法却别具一格。即教师对于每一门课仅只作少量的和简要的讲述,具体则开列出学生学习所应达到标准、学习程序和进程,由于学生自己制订出月工作录去自学达标。其每门课程的成绩考核,则按知识、技能、兴趣、习惯、态度五个方面,并以上、上中、中、中下、下五个等次评分。这样一来,学生学习的主动性与自觉性就充分调动起来了。在专业实习上,强调从“做”字上下功夫。做就是到各幼稚园去实习。实习分作三个步骤:“先参观,次参与,终至于支配。”参观从第一学年的第一个学期开始,具体是到各幼稚园去看,看的目的在于使学生对于幼稚园有一个基本概念。第一学年的第二个学期则为参与。参与就是到本校幼稚园去参与实习教学,目的在于进行能力锻炼。参与的内容有两个方面:一是材料上的参与,即看儿童工作上的需要供给相当的工具及材料(包括纸工、绘画、缝纫、编织、烹饪、园艺、木工、泥工等);看设计过程中的需要向教师提出建议(包括故事、唱歌、工作、游戏等四个方面的教材)。二是动作上的参与,即在自由活动时参与儿童的谈话、游戏、工作;在课程活动时,参与讲故事、唱歌以及整个幼稚园的工作设计。完成了参观与参与两个步骤后,到第二学年,就进入完全支配阶段。所谓完全支配,就是让学生全方位地锻炼从事和领导一所幼稚园的实际工作能力。及至到了三年级的第一个学期,学生以一半时间在婴儿园实习;一半时间到二校的小学一年级实习,目的在于使实习生了解儿童学前与小学一年级学生的身心特点,弄清幼儿期教育的依据以及婴儿园、幼稚园、小学之间的相互衔接,为进行幼儿教育科学的研究奠定基础。三年级的第二学期,学生就全部下到乡村,开办乡材幼稚园,以求与为平民服务的宗旨相符合。

  (4)中等职业与专工职业教育。熊希龄创办普通中学、中等师范与幼稚师范,是招收高小毕业生中的那些成绩优良而又年龄相当的男女儿童入学。鉴于高小毕业生中的儿童本有两类:除了可以升入中学,师范的那一类“合格”儿童之外,还有一类是“逾格”儿童。所谓“逾格”儿童,大致又包括这样三部分:一是成绩虽佳,或因年龄过大而不能入中学与师范者;二是年龄适合(当然也有年龄稍大的)或因“资性稍差”而不宜继续入学深造者。三是各方面均可或家贫亲老亟待就业谋生者。这三部分儿童虽然不能入中学或师范,但如果不加区别地全部仅作择业谋生之计,熊希龄觉得对于那些“其资质亦可造就者”,似乎显得不公,也不合于“因材施教”的一贯原则,于是他把这类学生分作二个层次,分别设立第四校(中等职业科)与第五校(中等专工科)位置之。

  中等职业科是作为中等职业的专门技术人材加以培养的。这里属于正规而又系统的中等职业教育。招收的都是男生。其学制为六年,仍分作初中与高中两个阶段。学科的类别有农科、金工科、应用化学科、染织科、陶瓷科、银行科等等。学生入学后可以根据自己的志愿任选一科,不拘人数多少即开班授课。担任授课的都是从各大学和各有关部门聘请的学养俱佳的专业人员,采用一些大学的专业教材或自编教材上课。学习的课程有基础的也有专业的,更主要的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一边学习理论;一边到各工场、农场进行实习。

  专工科的学生与中等职业科的不同。这里的培养目标主要是为了日后的就业与谋生之计,带有职业普及教育性质,也有些像艺徒学校。学制定为三年,学生主要是男生,但也有部分女生。学科的类别较中等职业科为多,农科(含园艺、作物、畜牧、养蜂),工科(含金工、木工、土木、机械)、应用化学科、染织科、陶工科、印刷科、排版科、石印科、刻字科、皮件科、地毯科、挑花科、刺绣科等等。专工生可自选一科学习。但每科学习的内容与程度较之中等职业科为少且浅。主要是以实践学习为主,同时实践期间本身还是充作工场或农场的工人使用。学习期满,一部分可以在工场、农场留用;大部分则离校到社会上自谋生计。

  (5)大学教育。所谓大学教育,并不是说香山慈幼院自己设立大学。因为办大学需费极巨,层次更高,熊希龄自谓无此能力。但从1926年开始,香山慈幼院陆续有学生考入了大学,如果这些孤贫大学生得不到香山慈幼院的继续扶助,那么他们将无法完成大学学业。为此,熊希龄便筹设了一个“大学部”,列为第六校,并拟定办法三种,作为大学教育的管理措施。

  其一,拟在燕京与清华两大学之间建造宿舍一所,凡慈幼院考入这两所大学者,皆在此寄宿通学,另派专人管理,以保慈幼院固有之校风。其余各省大学所在地,亦拟次第设立宿舍。

  其二,凡属升大学的学生,在经费上每个学期均可由慈幼院担保,向香山农工银行借款充其学费,俟其毕业有了工作之后,即以其薪俸逐年摊还。

  其三,凡大学学生每年寒暑假放假后均须回慈幼院,一方面由教育股考询其学业有无进步,从而决定下个学期是否继续提供借款;另一方面须到职工部各工场兼习工作,以其所得津贴,存入农工银行作为购书及其它抵销借垫各款之用。

  除上述三项办法之外,还订有“收录大学正额生章程”,规定:大学生在求学期间,不许犯过及中途无故辍业。犯过者给以开除处分;无故辍业或私逃者,应登报或通告全国各校不得收容。如因家许而未毕业出院谋事者,可加以区别,但仍须计算所在学年摊还学费。等等。

  上述办法和规定,都是对香山慈幼院的考入大学者所订。但熊希龄继而思及慈幼院以外尚有不少可以升大学的天才学生,或因家贫而无法入学。香山慈幼院的第三教育方针既以推广与服务社会为宗旨,那么对于这一部分学生也应当为之兼顾。后来熊希龄允许院外的孤贫大学生也照香山慈幼院的借款升学办法一并办理。到了1933年,鉴于借款者一时难以摊还,遂将此项办法取消,借款者也无须再还借款。另外实行一种奖学金办法,奖学金每年颁行一次,但必须通过考试凭成绩获取。开始只允许香山慈幼院和院外的孤贫在大学生报考;后来放宽到初高中的院内外孤贫学生也可报考。规定初中三年内设学额9名,每年3名,每名奖学金180元;高中也设学额9名,每年3名,每名奖学金220元;大学则设学额12名,每年3名,每名奖学金340元。这种奖学金办法,对于无力升学的孤贫学生来说,起了很好的激励作用。

  香山慈幼院的各类教育即如上述。

6.jpg

  此外,香山慈幼院为了贯彻为社会服务的宗旨,还有一系列的对外发展计划和措施。它包括:其一,设立了香山农工银行,为北京西郊的农民发放轻息贷款,发展农业垦殖,并进行了农业技术咨询和培训指导;其二,设立了妇女家庭工业传习所,专为贫苦的北京城内的旗民妇女传习织纺手工技艺;其三,筹设了京西公益联合会,以求把北京西郊办成一个社会公益事业的联合区域,这个区域包括:新的文化校区;新的农村村落;同时不拟联合各团体疏竣京西河道,发展交通运输,为京西人民添一生计。其四,筹办了育婴堂、孤儿寄养所与保妇养成所,把香山慈幼院的育幼经验推广院外,为社会上培训育幼人才和普及育幼知识。其五,拟设小学教员研究院,有如现在的小学教师进修学校,为小学教师添一更新和扩充知识的场所。



点击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周秋光】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周秋光

+关注

周秋光 1954年8月生,男,汉族,湖南耒阳人。湖南省政协原常委、长沙市政协原副主席。现任湖南省政府参事、湖湘文化研究会会长、湖南省慈善总会副会长;湖南师范大学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史一级学科博士点国家重点学科…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