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电视政论片|李建华:《廉政之路》(第五集)

2018-07-09 15:32  | 作者:李建华    |   来源:李建华道德观察    | 点击量:
导读

说明:这是20年前应中纪委电教中心之邀创作的一个电视政论片,准备作为建国五十周年的献礼片,最终因多种原因而没有拍摄,在我的电脑文件夹里沉睡了20年。最近在整理电脑时,发现了它……

说明:这是20年前应中纪委电教中心之邀创作的一个电视政论片,准备作为建国五十周年的献礼片,最终因多种原因而没有拍摄,在我的电脑文件夹里沉睡了20年。最近在整理电脑时,发现了它,尽管当时的思想和文字显得有些幼稚,但无论是作为一种时代政治话语,还是一个偶然的学术记忆,觉得还是有点意思,于是原封不动地用微信推出。感谢杨继亮先生提供的宝贵思想和无私帮助!

1.jpg

第二部 别无选择

  历史巨流穿过远古斑谰向我们涌来,又把我们推向更加明丽的险峰。就在这转换历史的现实中,中国已别无选择,因为历史没有如果,只有必然。

 第五集 经济的魅力

1978年,历史将这个标志着中国命运走向的年头,永远地铭刻在中华民族荣辱兴衰的史册上。

命运转折就在“以阶级斗争为纲”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历史视角的调整中,实现了一场痛苦与希望相激荡的社会大变革。庞大而不屈的政治巨人终于在贫血的状态下举起了经济的杠杆;走出历史死胡同的中国终于在推迟了的经济振兴中开始扇动腾飞的翅膀。

风乍起,浪滔天,一场席卷中华,震憾人心的市场经济大潮,给从“文化大革命”灭顶之灾中挣脱出来的中国带来了一道全新的景观,中国开始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生命活力。

150年前,一个大胡子的德国人以一种极为生动的语言,在欧洲资本主义的堡垒英国发表了震惊世界的宣言。宣言开宗明义的第一句话就是:“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后经列宁、毛泽东等人的实践,从而将世界变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大严格对立的阵营。

政治上、军事上的对抗,经济上也是泾渭分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成了社会主义的代名词,市场经济成了资本主义的化身。

曾几何时,世界风云变幻,过去铁板一块的东方国家,一下之在全球经济浪潮的冲击下四分五裂,苏联解体,东欧巨变。唯有中国昂然挺立。

把市场经济当做资本主义的“黑色幽灵”、视之为祸国殃民的恶魔,拒之于国门之外而后快,这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在照搬苏联模式的实践过程中的重大失误。

苏联以落下红旗、改变颜色、解体国家的代价在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和叶利钦的“休克疗法”中走向市场经济,企图去寻找一条新的救生之路。

中国依然不改初衷,在邓小平的改革思路中高举胡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旗帜,走向市场经济,力图走出一条繁荣富强之路。

一个幽灵,一个市场经济的幽灵,一个曾被我们视为资本主义邪恶化身而咬牙切齿仇恨了无数年代的魔鬼似的幽灵,终于以其旺盛的生命力在中华改革大潮中堂而皇之登陆上岸了,继而以无法抗拒的魔力席卷中华大地。

改革,使中国告别了一个靠贴政治标签去判别社会进步的贫血时代,人们终于可以用长在自己肩上的脑袋去思考中国社会发展中的是是非非。

误贴一个标签却使一个民族在30多年坎坷中付出反复折腾的沉重代价。血的代价,终于使中国猛然醒悟,经历坎坷和曲折后意识到一个朴素深邃的真理:市场经济没有姓社、姓资之分,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中国解放生产力的唯一出路,就是走向市场经济。

好比足球比赛,红队和黑队同踢市场经济这个球,球在谁的脚下就意味着谁有进球的机会,谁进的球多,谁当然是竞赛的冠军,由不得你不服气。

随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健全,社会生产力得到了飞速发展,综合国力明显增强,人民生活水平在显著提高。但在改革开放、搞活经济的同时,社会上滋长了一股腐败之风,引起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强烈不满。于是乎有人认为,腐败是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既然中国选择了市场经济,就应当承担由此而引发的腐败现象的代价。也有人认为,市场经济诱发了腐败,要想反对腐败,就必须限制市场经济,特别是要防止市场原则侵入政治生活领域。

考察人类社会的腐败史可知,腐败现象在自然经济条件下就已存在,不是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但市场经济所固有的特性容易诱发腐败现象。

市场经济的等价交换性,容易使一切有价值的东西,包括良心、肉体、地位、权力和荣誉,都具有转化为商品的内在冲动,诱发政府官员以公共权力这种“稀缺资源”进行权钱交易。

市场经济的重利性,容易使人在讲实惠、讲盈利的同时,追求实用主义、功利主义的价值观,刺激官员见利忘义而置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于不顾。

市场经济的竞争性,容易使官员为一己之利而投机冒险,置党纪国法于不顾,正如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言:“资本有50%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在我国,目前正处经济体制的转换期,旧经济体制弊端的残余和市场经济体制的不完善,导致了腐败的多发期和高发期。

在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下,由于在资源配置中排斥或限制市场机制的作用,导致供求差额的扩大,由此所形成的差价收入往往成为人们追逐的目标。由于政府直接控制各种资源,并按计划统一无偿调拔,这样,资源的需求方不受实际购买力的约束,而只受自身需要和攀比需要的驱使,从而出现需求膨胀。资源的供方也不受价值规律的调节,而是按计划进行分配。所以企业和地方为了争得更多的资源份额,便竞相向上级机关“进贡”,这样无疑会逐步腐蚀政府资源分配部门及其官员,促使他们以资源分配权谋取私利。

由于政府对企业进行干预和管制,大大增加了官员对企业行使权力的范围,而企业又不得不向官员行贿,以求得官员的保护和认可。官员在得到实际利益之后,更不愿意放弃对企业的管制,于是贪污腐败进入一个恶性的因果循环过程。

假如中央某部门有1000万元财政拔款或项目投资,其中有10个省想得到这笔资源。由于资源有限,不可能每个省都能得到。每个省的代表准备花费100万元作为贿赂成本,以期获得10倍于贿赂成本的资源。假定某省以高于100万元的贿赂成本得以成功,结果贴现后的垄断现值为1000万元。这种“送去一只鸡,换来一头牛”的做法,就是市场经济中的寻租活动。寻租活动为经济腐败提供了契机或直接表现为经济腐败,因为“腐败的基本形式是政治权力与经济财富之间的交换”。

人们不会忘记,在我国刚刚开始的经济体制改革中,出现过价格双轨制,这是一种新旧体制的交叉、并存的过渡状态,其特点是权力主体与经济活动主体合而为一,官商不分。前些年深为老百姓所痛恨的“官倒”,就是这种双轨制的产物。有人曾经计算过,1987年我国所存在的商品价差、利率差、汇率差的总体差价收入高达2000亿元以上,占整个国民收入的20%。即使弄权贪赃的官员通过滥用权力攫取这种差价收入的5%,其受贿金额也在100亿元以上。

由此可见,一个不规范的市场经济容易滋生腐败,但市场的规范与否,只是腐败发生的外部条件,而不是内在依据;市场经济本身不会产生腐败,但它加大了权力腐败的可能性,而不规范的市场经济使权力腐败获得了更加广阔的空间。

因此,经济领域的违法乱纪成为体制转换过程中腐败现象的主要表现,经济权力的运作部门,如工商、税务、海关、金融市场往往成为腐败行为的高发带。

据有关资料表明,1957年至1965年“文艺化大革命”前夕,贪污受贿犯罪率极低,一般每年只有两三千件。从1976年至1996年,贪污犯罪呈上升态势,年平均侦破贪污案件在1万件以上,多的年份达2万件以上。1994年全国法院一审审结的贪污、贿赂、挪用公款案件高达30793件,比1993年上升69.87%。1995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立案查处的经济违法案件比又1994年上升14.64%。

有人推算,在我国腐败黑数保守一些估计也不会少于90%,即每有10人涉足了贪污受贿的腐败活动,只有1人受到查处。这还是仅指已经触犯了刑律的比较严重的腐败活动,至于一些形成了风气,被“制度化”了的腐败行为,受到追究的就更少了。如中央三令五申不准公款吃喝,但又有几个官员没有用公款吃喝过?真正为此而受到查处的人又有几个?

不但经济腐败的面越来越广,而且数额也越来越大,手段越来越多。

1986年以前,上万元、几万元的案件即为罕见大案;1986年至1989年则出现了上十万乃至几十万元的贿赂大案;进入90年代,百万元以上大案已不为鲜见甚至出现了上几千万元的特大受贿案。

中国人很讲人情味,许多见不得人的贿赂行为,在“礼节”的掩护下进行得“合情合理”,行贿人往往抓住过年过节、开业剪彩、婚丧嫁娶等时机赠送礼金、实物、债券、购物券、礼仪储蓄单等。

金融市场的腐败花样百出,叫人防不胜防。从过去利用职权直接以贷谋私,发展到借户贷款、曲线谋私;从过去常规涂改、“搭天桥”、找时间差提供贷款,从中受贿,发展到“对手剥皮”,提供贷款,进行“体外循环”,合伙经营,暗中坐收红利;从直接的权钱交易发展到“借鸡下蛋”,炒卖房产,牟取暴利;从过去利用掌管贷款限额及专户之便,索贿受贿,发展到利用证券处置权、证券交易的时间差和地区差谋取私利,在股票交易中“抢跑道”。

这些腐败行为成为当代中国经济生活中的恶性毒瘤,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造成了巨大危害。

据调查,每年因公款请客送礼、贪污挪用、偷税漏税等不正之风和违法乱纪活动,使国家损失上千亿元。

江苏省,从1993年底至1995年底,共查处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的特大经济案件16件,挪用和侵占资金达60多亿元,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0多亿元!对于一个省来说,这是多么惊人的数字。

轰动全国的无锡新兴实业总公司邓斌等人的非法集资32.15亿元的特大投机倒把案,不但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2.07亿元,而且使多少企业停产、破产,使多少个体私营业者倾家荡产。

原红塔山集团董事长褚时健,利用职权和职务之便,疯狂吞噬国家和集体财产,合折人民币5500多万元。

试想,当今共和国的机体里有这么一大批蛀虫,中国的经济发展怎么会不困难重重?!

中国几十年构筑的国有大中型企业阵营,一夜之间全线崩溃,这固然有市场的因素,并且是主要的因素。但是令人疑惑不解的是,为什么越是倒闭企业,反而企业的“老板”越富得“流油”?越是职工发不出工资的企业,而企业的“老板”反而越“潇洒”?国有资产到底落入了谁的腰包?老百姓多么希望有个客观而公正的说法!

其实,腐败给国民经济带来的危害,又岂能用所谓“直接经济损失”来度量得了的?它从根本上践踏了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破坏了市场秩序,侵占了市场主体利益,从而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无法真正建立健全起来,中国有退回到“老路”上的可能,这并非危言耸听!

腐败,不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而是经济发展的绊脚石。要发展市场经济,必须坚决反腐败!“经济要上,反腐要让”的主张只能断送发展经济的命运!

同时,我们也应当清醒地看到,经济领域的腐败现象如此而严重,也是同市场经济体制本身不完善分不开的。发展和完善市场经济又是反腐倡廉的必然要求。

发展市场经济,必将推动生产力的迅速提高,从而逐步消除因物质短缺和低收入水平而诱发的权力腐败。

发展市场经济,必将进一步明确产权关系,从而逐步消除因产权不明而造成的侵权谋私行为。

发展市场经济,必将焕发人们的主体权利意识,从而逐步消除因权利与义务的失衡而造成的特权腐败。

由此可见,发展市场经济与反腐倡廉并不存在所谓“二律背反”,而是相互促进。

“你手中有权,我腰里有钱;我用我的钱,买下你的权;再用买来的权,得到更多的钱”。这是贪污、诈骗4000多万元的广东大骗子黄贵潮的名言,从中我们也可以认识到经济腐败的实质和秘密,这就是权力与金钱的兑换。

因此,反经济腐败就是反对权力市场化。

市场拒绝权力!



点击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李建华·道德观察】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李建华·道德观察

+关注

大变局时代需要道德正能量,复杂性社会需要理性观察者。以学术的方式,为正义呐喊,为良知代言,为好人点赞,为善政献策。 李建华,男,湖南桃江县人,中共党员,哲学博士,教授,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南…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