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电视政论片|李建华:《廉政之路》(第六集)

2018-07-10 17:20  | 作者:李建华    |   来源: 李建华道德观察    | 点击量:
导读

说明:这是20年前应中纪委电教中心之邀创作的一个电视政论片,准备作为建国五十周年的献礼片,最终因多种原因而没有拍摄,在我的电脑文件夹里沉睡了20年。最近在整理电脑时,发现了它……

  说明:这是20年前应中纪委电教中心之邀创作的一个电视政论片,准备作为建国五十周年的献礼片,最终因多种原因而没有拍摄,在我的电脑文件夹里沉睡了20年。最近在整理电脑时,发现了它,尽管当时的思想和文字显得有些幼稚,但无论是作为一种时代政治话语,还是一个偶然的学术记忆,觉得还是有点意思,于是原封不动地用微信推出。感谢杨继亮先生提供的宝贵思想和无私帮助!

第六集 政治的苦旅

2.jpg

  早在共和国诞生前的1945年7月1日,著名民主人士黄炎培和褚辅成等6位知名人士,应党中央、毛泽东之邀,为推动国共团结合作,飞赴延安访问。

  在访期间,黄炎培先生就中国共产党反腐败问题向毛泽东提出一个问题,希望中共能找出一条新路,能跳出“其兴也忽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率的支配。

  毛泽东当时很有把握地答道:“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毛泽东的这番话,至今仍是至理名言。

  在这里毛泽东所讲的民主,就是指人民民主政治制度。由人民来管理国家事务,就能防止腐败;建立廉洁的民主政治,就能跳出历史周期率。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我们找到了的新路并没有走好,我们走了很长、很长一段弯路。

  时至今日,在建立、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新体制的条件下,如何让滞后于经济体制改革的政治体制尽快与市场经济相适应,如何解决长期存在的政府行政权力缺乏制约的问题,如何切实加强民主建设以防止政府官员腐败,依然是无法让人轻松的话题。

  “民主”这个词,对今天的中国人来说也许已经不再陌生,但未必都能悟准其要义。有人对官民关系的性质进行过抽样调查,认为官民关系是“主仆关系”的占被调查对象的34.07%,而认为是“仆主关系”的仅占9.21%。可见,在一些人心目中,民主,民主就是官要为民作主。

  西方学者曾把民主政治归结为四个基本原则,即人民主权、政治平等、大众咨询和多数统治。在四个原则中,最重要的是“人民主权”,人民自己当家作主,人民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这是民主政治的基本理念。只有民为“主”,官才会为“仆”;只有人民主权,官才不会腐败。

  民主政治,在中国具有历史传统上的先天不足。

  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家族式社会结构必然产生伦理政治。伦理政治作为一种与西方传统的民主政治大相异趣的政治形态,根置于中国家国一体的社会结构,体现了人类政治文化的特殊方向,无疑具有自身独特的价值。但是伦理政治本身包含了无法克服的内存矛盾,即国与家、国家与社会、政治与道德的矛盾。

  把社会归结为国,把国归结为家,政治道德化,道德血缘化,这种政治运作模式内在地存在反民主的倾向。因为,从伦理政治的基础而言,它是以血缘家族为根基的,而中国式的家族主义正是专制主义的深厚土壤,在此基础上是不可能产生民主精神的;从建构原理而言,伦理政治本质上是一种人情主义,而人情主义的实质就是以亲缘等级为内容的人治,它排斥公正、自由、平等的法治精神,这必然导致民主意识的弱化和泯灭,导致奴化意识的滋生和强化,而这正是腐败产生的前提。

  中国传统社会的大一统政治结构,难以滋生出民主的因子。统治者为了维护既定的秩序和自身的特权,刻意拉开权力的距离,使自己的权力与天命、神权相接。随着权距离的拉大,统治者的特权也越来越大。这种不受制约的权力导致了中国官僚政体的腐败,历代贪污行贿之风不断,昏聩无能而又横行乡里的恶史甚多。平民深受倒悬之苦而又无力解救自己,只好期望“真命天子”、“青天老爷”、来为自己作主。

  清官期待,一方面表明了对自身权利的主动放弃,另一方面则是对权力的惧怕。作家乔典运的小说《冷惊》中有这样一个情节:

  主人公王老五自己舍不得吃的第一茬韭菜被人割了,他气得发抖,咬着牙骂了一通。待到李支书登门道歉并赔五元钱时,王老五方知是李支书老婆干的。这一惊非同小可,虽说这事理没亏,但想到过去社员挨整,理越多的受的罪越大,于是越想越害怕,以至于胆战心惊、一时呼爹喊娘、一时下跪磕头,眼看要神经了。后经医生指点,王老五的老婆下跪求李支书治一治王老五的病。李支书硬着头皮装腔作势地把王老五整了一顿,王老五被整得出了一身冷汗,病也就好了。

  小说幽默的笔调中不无辛酸与苦涩。王老五的这种怕官的心态,是这个病态社会和严苛的政治环境铸成的,以此心态又怎能奢望能挺起一个独立的人格呢?又怎能谈得上什么权力监督?在一个没有独立人格和自主意识的国度里,权力者们能不腐败吗?腐败起来能不易如反掌吗?深思之不免怆然!

  然而,仅有民主的形式,也未必能根除腐败,一些以“人权”、“民主”自居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腐败状况证明了这一点。

  选举制可谓是最能说明民主化程度的一个标志。但是在资本主义国家,选举的背后却隐藏着触目惊心的腐败。

  选举制体现了国家权力的人民意志性,对于统治阶级实现本阶级内部的民主和对敌对阶级的专政,保证掌握国家权力,具有重要作用,同时也就构成权力角逐的兴奋点。

  在资本主义国家,历届的总统竞选成为社会各派势力较量的交汇点,其中隐含着无数的肮脏交易和罪恶勾当。这一方面是由权力本身所具有的社会诱惑力所至,另一方面是由资本主义的国家制度所决定的。

  资本主义在管理国家方面,打着“民主”、“自由”、“平等”的口号,创立了代议民主制。这种民主仅仅是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民主,不管它在形式上如何完善,如何自由,其本质都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专政,是由资本的力量决定的。诚如列宁所言:“资本既然存在,也就统治着全社会,所以任何民主共和制、任何选举制度都不会改变事情的实质”。“不管权利有没有资格的限制,不管是不是民主共和国,反正都一样,而且共和国愈民主,资本主义的这种统治就愈厉害,愈无耻”。既然选举不是人民意志的体现,而是资本较量的结果,那么,“资本的势力就是一切,交易所就是一切,而议会、选举则不过是傀儡、木偶”。选举这样一种民主形式,在资本主义社会有时就变成了政治腐败的真实暴露。

  众所周知的“水门事件”是美国公共机构中渎职与腐败的象征,因为它代表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政治腐败模式。

  1972年6月,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竞选活动即将到来,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在摩拳擦掌,苦心策划,准备迎接新一轮的“驴象之战”。执政的共和党总统尼克松为了再次在竞选中夺魁,蝉联总统,专门成立了“争取总统连任委员会”,由心腹好友、前司法部长约翰.米切尔担任委员会主席。为了使尼克松在选举中获胜,委员会使用了许多肮脏的阴谋和极其卑鄙的手段,如非法筹集巨额竞选资金、操纵新闻舆论、诋毁竞选对手。总之,在整个竞选过程中,从造假信、贴假标语到暗中监视;从流言诽谤、身体伤害到电话窃听、情报盗窃,所有能想到的手段都用上了。

  从“水门事件”的前前后后,可见资本主义社会民主的虚伪和政治腐败之一斑。

  有人说,权钱交易是腐败的主要形式,只不过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表现为以钱换权,而中国则主要表现为以权换钱。其实,这一说法有失客观,因为中国从古至今都有买官卖官的现象。

  离我们最近的晚清政府,为了克服其深刻的财政危机,聚敛钱财,其“捐官”制度尤其发达。各种官位都可以明码标价,买官最大的可以买到四品道员,相当于今天的厅局长;而顶戴可以买到二品,相当于享受省部级的“政治待遇”而且,同一个省内同级官职中,因地方富裕和贫瘠的不同而有“地区差价”;因衙门“油水”的多少不同而有“行业差价”。这些差价有的由政府收取,但是大多数是由具有卖官权力的实权人物中饱私囊。

  既然官职可以买卖,就要允许其将本求利。为了买官而支付了金钱者,便可以通过当官来搜刮民财,成倍地收回其投入成本和利息。正是这种“捐官”制度,彻底地撕破了清代官吏制度虚伪的面纱,使贪污腐败合法化。

  1995年,广东省恩平市江洲镇,有一位叫岑树柏的包工头,在一次同哥们喝酒时忽发奇想,要当镇长。于是在酒席上组成的“竞选班子”四下活动贿赂26位镇人大代表,以谋求补选为镇长。尽管这一贿选活动未能得逞,却引起人们的注意和思考:一个年收入不到1万元的镇长位子,居然有人愿花34500元去买,说明当镇长的收入一定超过此数。

  山西省汾西县原县委书记郑泽生等6名县级干部,收受了曾犯有贪污罪的乡镇企业局局长孟永明的贿赂,根据孟的意愿,决定任命孟为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兼反贪局长。金钱的作用竟然把贪污犯变为反贪局长!这不是对中国现行干部制度和法律的莫大嘲弄吗?

  1994年4月,河南省许昌市公安局接到群众举报,称许昌市环发信用社主任庞林鑫私藏枪支。公安机关在调查中发现庞还有重大贪污行贿的嫌疑,即将案件移交检察院立案查处。调查结果令检察官们大吃一惊:堂堂城市信用社主任原来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其招工、聘干、转干手续、大学文凭及共产党员身份,全系伪造。然而,上面所有有关部门的公章都是真的。

  庞林鑫骗到的不过是一个城市信用社的主任。1996年,在广西柳州市还出现过一个骗来的“市委副书记”。庞林鑫与之相比,大概又“小巫见大巫”了。

  当权力崇拜和金钱崇拜混为一体时,想发财的人拚命想当官,想当官的人的目的是想发财。这些人为了达到目的,有时还能做出点政绩来,以蒙骗上下。问题是官场中还有另外一种人,视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为儿戏,消极怠工,玩忽职守,最终酿成灾祸,这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政治腐败。

  有权者,必有其位,须谋其政,负其责,尽其职。在其位,享其禄,不谋其政,则是掌权者最大的腐败与堕落。

  然而,玩忽职守、不负责任往往成为现实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事。在中国封建社会宗法等级制度下,权力呈金字塔结构,所谓“人分五等,官分七品”,一级管一级。掌权者的唯一使命就是上传下达,听上级的话,按上级的精神办,能做到这一点就是最好的官了。这样,中国的权力阶层很少有主动的责任心,即使有“忧国忧民”的责任意识,也会终因权力的宝座高于一切而使社会责任感抛之脑后,或是出于权力的威胁而发出“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悲叹。所以,在中国封建社会里,历史的命运几乎全押在皇帝一个人身上。

  今天,由于我们的政治体制还不够健全,玩忽职守现象在干部中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有的徒有虚名,实有其利,唯独不尽其责;有的消极怠工,不积极主动承担责任,互相推诿;有的职责不明,有其职,无其责;有的干脆没有责任,空挂一个官名,坐享其成;有的根本不在其位,但还要享受所谓的“相应待遇”。近些年,因玩忽职守而造成的经济损失在全国大得惊人。如原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咀市水电局局长田根成,在1982年抗洪救灾中玩忽职守,造成妆箕沟、大峰、卫东矿区死亡26人,国家和人民群众的财产损失达1000多万元。最近发生的四川綦江县彩虹桥事件断送41条人命,造成600多万元损失。如此渎职者把人民的权力当儿戏,把人民的重托当耳边风,他们终将成为千古罪人。

  无视责任的人对上会卑躬屈膝,对下则横蛮无理,专横残暴。尤其是在无法律保证或法制不健全的社会中,个人对权力的拥有,同时就意味着对被统治者的随意支配与指控。而权力一旦失去约束就会变成专横与暴政。

  中国历史上的许多暴君都是凶残至极、草菅人命、杀人不眨眼的,尤其是在权力争夺中,其手段和伎俩极其卑鄙和残忍,可以卖儿卖女,可以杀骨肉兄弟,可以不认爹妈,可以出卖朋友,可以对自己用苦肉计。现代社会中也有官员私设公堂,随意欺压百姓,残酷至极。

  残酷既是权力的儿子,又是权力的老子。从权力的残酷足以看出政治腐败的危害。

  政治的腐败源于腐败的政治。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使家族主义和宗法政治根深蒂固。以皇帝为核心,以官僚机构为主轴的传统政治结构,使权力得不到应有的控制和监督,必然产生腐败。“为政在人”的极端人治主义必然使政治结构产生人存政举、人亡政废的不稳定性。家族政治导致了皇权的腐败,皇权的腐败又必然加剧官僚机构的腐败。这种由政治结构内在要素衍生而成的自腐败趋势的无限膨胀, 必然是社会政治结构走向全面崩溃。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我们今天的政治体制不但与飞速发展的市场经济不相适应,而且成为整个改革开放事业的障碍,成为滋生腐败的土壤。要反腐败,必须加快政治体制改革和政治民主化建设的进程。

  政治体制改革是权力和利益的再调整,是领导这次改革的政府的自我否定、自我革命、自我超越。

  1998年开始的号称“第七次革命”的中国政府机构改革,在政治体制改革上迈出了大的步伐。它的成功与否,不仅关系到中国经济能否挣脱权力的束缚,走上迅速发展的轨道;而且关系到中国政府能否走出机构庞大、官僚主义作风严重、腐败现象泛滥的误区,创造出一个廉洁、高效、法治、有权威、有能力的政府,决定着中国在21世纪的命运!



点击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李建华·道德观察】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李建华·道德观察

+关注

大变局时代需要道德正能量,复杂性社会需要理性观察者。以学术的方式,为正义呐喊,为良知代言,为好人点赞,为善政献策。 李建华,男,湖南桃江县人,中共党员,哲学博士,教授,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南…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