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电视政论片|李建华:《廉政之路》(第七集)

2018-07-11 16:25  | 作者:李建华    |   来源:李建华道德观察    | 点击量:
导读

说明:这是20年前应中纪委电教中心之邀创作的一个电视政论片,准备作为建国五十周年的献礼片,最终因多种原因而没有拍摄,在我的电脑文件夹里沉睡了20年。最近在整理电脑时,发现了它……

  说明:这是20年前应中纪委电教中心之邀创作的一个电视政论片,准备作为建国五十周年的献礼片,最终因多种原因而没有拍摄,在我的电脑文件夹里沉睡了20年。最近在整理电脑时,发现了它,尽管当时的思想和文字显得有些幼稚,但无论是作为一种时代政治话语,还是一个偶然的学术记忆,觉得还是有点意思,于是原封不动地用微信推出。感谢杨继亮先生提供的宝贵思想和无私帮助!

  第七集 法权的较量

1.jpg

  1993年月11月12日,北京市昌平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陈志文因受贿被依法逮捕。陈志文在担任检察长期间,利用职务和工作之便,收受贿赂现金和实物共2.1万余元,侵占公款7400元。此案震动京城,这是北京市建国以来第一个被查处的检察长。陈志文有口句头禅,就是“搞活法律”。

  是的,改革开放,经济搞活了,思想解放了。但是否意味着法律也要搞活呢?难道说这位检察长真的不懂得法律的尊严与神圣?不知道法律是不能蓄意曲解和灵活变通的?肯定不是!当法律在权力的淫威下而变为谋取个人私利的灵活手段时,也就不那么神圣了,而是变为了腐败的象征!

  法大?还是权大?这是理解司法腐败的关键,也是当代中国怎样走法治之路要解决的根本问题。因为当法高于其他一切权力时就有法治,而当法屈从于权力时就是人治。人治是产生腐败的温床,司法腐败就是权力对法的蔑视与强奸。

  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中,人们奉行的是绝对的国家至上原则,法律是政府驾驭人民的工具,是套在人民脖子上的枷锁,皇帝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朕即国家,国家即法”,自然也就成了朕即法,谁有权,谁就可以是法,权力成了法的象征。

  现代民主政治否定了国家至上原则,树立了法律至上的原则,确立了人民主权,政府被视为实现和保障人民利益的一种政治共同体人民是国家的主权者,法律则是人民约束政府和进行自治的规则体系,是保障人民权利的根本。

  但是,法律对权力的制约主要是通过国家权力机关对其他国家权力机关的监控来实现的,这就存在国家权力的所有者和国家权力的行使者之间某种程度的分离,使权力不是按权力所有者的整体意志,而是凭权力行使用者的意志和情绪而运行。这样就有可能使权力行使者置法律于不顾,拿权力作交易,把法律当儿戏,产生司法腐败。

  1998年7月22日,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一村民的11岁孩子米勇与哥哥在水库边玩时,开来一辆标有“法院”字样的面包车,随即从中下来4名酒气十足的法官,他们打赌比赛谁能先游过100米。小米勇只对其中一人玩笑式的说了句“你不行”,就被一位叫王永强的法官怒不可遏地扔到了深水处,并把闻迅赶来的孩子的父亲和叔叔打倒。米的父兄只好向水中的3位法官磕头求救,但他们却没事一样穿衣上岸。当小米勇的尸体被捞上来时,只见他紧握双拳,双眼圆睁,耳朵和眼睑全被鱼咬得惨不忍睹。一个幼小的生命就这样无辜地惨死在一位共和国的法官手里!

  1998年6月18日,四川省泸定县得妥乡发生特大枪杀案,民警赵林在调解一宗690元的欠款的民事纠纷时与欠债方发生冲突,持枪击毙10人,击伤1人。

  湖北荆州石首市供电局副局长、市劳动模范、优势共产党王崇高,被石首市检察院口头传唤29小时,既未补办合法手续,也未立案,审讯地点竟在一间偏僻民宅内,最后不明不白的死了,身上却留有27处伤痕。面对如此令人发指的事件,人们不禁要问:这些执法官为何胆敢如此藐视法律?他为什么要象野兽一样虐杀无辜、戕害生命作为维护自己赫赫威势的手段?共和国里居然有这种禽兽不如的执法官!如果小米勇还能复生,知道是自己崇拜的法官叔叔将自己推向了死亡,他还会相信我们的法律和法官吗?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能不对执法状况生疑吗?

  是的,当失去监督和制约的权力这一怪兽的身影膨胀时,人们就会受它的驱使而重新把野兽般骇人听闻的威势作为自己的立身之本,并且其兽性不仅在于草菅人命时的毫无顾忌,而且更普遍地表现为它对全社会财富野兽般的贪欲。河北容县法院经济二庭庭长阴贺新为完成“创收”指标,将不属于本院管辖的案子“变通”立案,带人跨省抓人质,致使人质途中死亡。

  集原广东省化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于一身的的曾胜,贪污受贿340多万元,被判处死刑。他的作案手段主要是:利用发包工程收受贿赂;利用招工、提干、调岗大肆收受他人财物;直接通过办案敛财。

  锦州市太和区法院执行庭执行法官蒋仁,在三年内贪占执行款10余万元。

  公安、检察院、法院、可以吃原告和被告。那么,劳改警察就只能喝犯人的“血”了。一位做黄金生意的犯人被判处有机徒刑7年,几个警官败类如苍蝇般叮上了腥臭的铜钱,将犯人留到看守所服刑,以各种名义勒索他黄金85克现金7000多元。群力煤矿劳改支队李孔土,利用公款炒地皮,借给他人做生意,使900万元的资金无声无息付诸东流,而在7个月里拖欠犯人生活费32万多元。有个看守所居然带犯人出去进行诈骗,钱归看守所,而犯人可以获得“有立功表现”的奖励。

  失去制约的权力,不但会驱使法律去充当谋取钱财的工具,而且会成为满足色欲的“摇控器”。

  1997年初,贵州省大方县爆出一条“新闻”:4名公安民警在交警队值班室群奸群宿、共同吸毒,并运用警车作交通工具采购毒品、接送卖淫女。事后不但逍遥法外,而且负责办理此案的公安局党委书记胡光华反而被撤职,惩治腐败者反被腐败所惩治,如此行径,怎不叫人愤慨?如此法治,怎不叫人忧虑?

  四川省特大贪污犯罪团伙主犯程秋菊被核准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程在判决执行前关押在绵阳市看守所,在押期间与该所干警高伦山勾搭成奸。程入监不到两个月就由高伦山具保,以“探亲”、“治病”、为监狱“引资创收”等为名使程脱监25天。其间,他们二人先后到厦门等地游逛,并以夫妻名义公开同居。

  是啊,权力可以使法律的天平向个人私欲倾斜,而法律一旦失去公意,就会成为危及社会的腐败之源。可见,司法的不公正,促成了司法腐败;司法者的腐败,又加剧了司法的不公正;司法腐败成为社会一切腐败的“魁首”。

  在腐败的浊流中,司法的腐败最为引人注目,其危害也更为严重,因为司法的公正是防止腐败的重要手段。90年代以来,司法腐败现象愈演愈烈,以法牟利行为渗透到公安、检察、法院的多个层面和多个环节。在这个领域发生的贪污受贿,公然索贿,越权办案,非法羁押,草菅人命的事件越发触目惊心。

  正是在这关键的时刻,中共中央果断地提出:坚决惩治司法腐败!

  党中央曾严厉指出:“官吏的腐败、司法的腐败,是最大的腐败,是滋生和助长其他腐败的重要原因”。这既是一个科学论断,也为广大执法者敲起了一声响亮的警钟。

  西方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有一句名言:“一次不公正的裁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一一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一一好比污染了水源。”如果司法腐败,社会就没有了公道,老百姓就没有说理的地方,公平和正义必然丧失!

  [青年法学家林吉吉谈司法腐败的危害:]

  对于国家权力不讲,司法腐败造成的损伤是硬伤和内伤。用一句通俗的话说,行政再腐败,只要司法不腐败,就有惩治腐败行为的希望,而一旦腐败在司法领域大面积地蔓延,它所带来的就不仅仅是社会腐败风气的加剧,或整个权力系统和法律秩序的紊乱与失控,或国家权力的自我控制和自我约束机制的丧失,或公民维权机制的崩溃,而最主要、最根本的是一种对法律信念的失落。

  如果说行政腐败毁坏了政府在民众中的公正形象,那么司法腐败的恶果则是在民众层面上加深了对法律规范的轻视态度,以及对法律权威和诉讼活动的强烈不信任感,它会使“法治社会”的理想离我们越来越远。

  从理论上讲,司法公正是法律正义性的本身要求,也是社会民众的基本期望,它包括适应法律的平等、诉讼程序上的规范、判决结果上的公平。它要求在法律活动中,处于法律关系的主体无须通过非正当手段便能受到司法机关及工作人员的公正对待,然而在但在具体的实施中却难以做到。因为在整个执法过种中,司法机关及人员的权力行为始终存在偏离法律轨道、被当事人贿赂的可能性,他们的法律认知能力、法治信念、职业道德和执法勇气常常受到严峻的考验。

  司法为何难以公正?除了司法行为与当事人的利益得失有某种纠缠之外,主要是源于司法制度的不健全。司法腐败表象的背后是司法权行使的行政化、官僚化、工具化和功利化。

  现代司法制度区别于传统司法制度的特征之一是运作的非行政化。而我国目前的司法体制,包括审判机构的设置、审判机构与人大的关系、法官的进出、执法机构内部组成单元之间的关系、司法程序的起动、运行与终结等环节,基本上是行政命令一以贯之的,或者说本身就是行政模式的翻版。

  与司法权行使的行政化伴生的是司法权的官僚化和工具化。官僚化就是指根据进入官僚体制中每个人法定的权力大小,进行职务高低的排序,从而建立起层层命令与服从的等级关系。法官的这种官僚等级化决定了法官的行为首先不是对法律负责,而是对上司负责,谈何司法独立与公正?司法权是自生性与自足性权力,它只来自于法律本身。而当它对法律之外的权力与权威产生依附性,或接受来自法律之外的权力与权威的命令而行动时,就变成了其它权力的奴隶和工具了。

  司法权的功利化是司法权在经济体制转轨过程中呈现的新趋势,其主要表现是利用司法权从事创收活动。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上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而我们的执法人员相对比较清贫,于是心理平衡被打破了,以法权作交易来换取福利和奖金,所以“三乱风”曾一度席卷全国。有的地方出现了谁要办案谁掏钱、收了钱才办案的状况。只听说过在旧社会是“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也没有过县太爷在衙门口贴告示说“没有钱就不要告状”。靠罚款来办案,靠办案来发奖金,能有司法公正,能不腐败吗?难怪老百姓说:“现有打官司是丢了一头猪,赔了一头牛”。

  法律是国家意志的体现,是人民根本利益的反映。对犯罪分子依法裁决和处罚是人民赋予执法人员的神圣使命。如果把这种权力用来换取小集团利益意义上的最终个人利益,则是对法律的亵渎和对人民的犯罪。司法权一旦走上了以利益为驱动的轨道,就注定要走向腐败。

  同时,法权的行使是通过具体的人来实现的,因此执法队伍素质的低劣是司法腐败滋生的另一方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如果说法律的颁布是人民和国家根本意志的表现形式,那么法律的有效准确实施是人民和国家意志的实质形式。没有一支忠于法律、秉公办案、严于利己的司法队伍,要实现司法公正是不可能的。中共十五大明确指出,推进司法改革,加强司法队伍建设,是实现依法治国的重要保证。

  司法腐败作为最大的腐败,其危害已激起国人的公愤和政府高层领导人的高度警觉。据1998年9月8日的《中国经济时报》报道,湖南省城调队的一次民意调查表明:当前行业不正之风比较严重的部门,公安高居榜首,其次是税务、法院、工商部门。

  1997年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任建新就认为:当前司法腐败,问题多多,影响恶劣,危害极大。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尉健行表示:司法队伍面临着腐蚀与反腐蚀的斗争,对司法腐败的危害性必须有足够的认识。

  时任高院院长肖扬坦率地认为,法院违法违纪人数逐年上升,并表示,法官队伍抓不好,无法向人民交代。

  最高人民检察院院长韩杼滨认识到:检察队伍的教育整顿,已到了非抓不可的地步,并表示,检察院要给群众以明确的“说法”。

  司法是正义的守护神,行使司法权的过程就是昭示正义的过程。司法一旦与腐败结缘,社会就会陷入重重冤情、烈烈酷情与不公、不义、不平之中。中国正处在社会转型时期,这是一个权力重构、利益重组、社会再生的过程。时代的挑战赋予了法律及法律工作者特别的使命,这就是清廉为要,正义为本,守好社会最后一道正义的防线,否则就会国将不国!



点击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李建华·道德观察】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李建华·道德观察

+关注

大变局时代需要道德正能量,复杂性社会需要理性观察者。以学术的方式,为正义呐喊,为良知代言,为好人点赞,为善政献策。 李建华,男,湖南桃江县人,中共党员,哲学博士,教授,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中南…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