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周碧华 ▏中国最早的一次报业改革流产记

2018-07-12 11:10  | 作者:周碧华    |   来源:周碧华-品牌策划的博客    | 点击量:
导读

几年前有权威学者称报纸3年内必死,虽未死,但报业江河日下是事实。当代报业也曾有过辉煌期,特别是21世纪初,都市类报纸横空出世,几乎将电台、电视台挤入死角,北京有《北青报》,河南……

  几年前有权威学者称报纸3年内必死,虽未死,但报业江河日下是事实。

  当代报业也曾有过辉煌期,特别是21世纪初,都市类报纸横空出世,几乎将电台、电视台挤入死角,北京有《北青报》,河南有《大河报》,四川有《华西都市报》,广东有《南方都市报》……这都是报业第二轮改革的结果。此前,在上世纪80年代,仅有《人民日报》率先进行过的“刊登广告”的首轮改革,1995年底,广州日报社首次成立报业集团,但当时也只是主营广告业务。

  国人可否知道,真正具有现代意义上的报业改革,并不是发生在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里,而是在当时许多人都不熟悉的一座内地城市——湖南常德,在这座市城区人口不足30万人的城市里发生了一次报业改革,如今说起来一定令人匪夷所思。

  1992年底,常德日报社在全国率先实行招聘考试,从300多人中招聘了15人,彭文杰、苏小河和我录取后,进入新成立的“文艺副刊部”,部室主任是行人,当时,我们四人是湘西北诗群的骨干力量,也许是臭味相投走到了一起。有趣的是,我们四人不仅写诗,而且同岁,我和彭文杰同月,而行人与苏小河还同年同月同日生。

1.png

左起:苏小河、行人、彭文杰、周碧华

  那时,《常德日报》还是四开四版,周五刊,副刊部负责的版面,工作量并不大。部主任行人那硕大的脑袋里,开始酝酿惊天的计划——在那时,确实惊天。

  邓小平南巡讲话后的1992年里,全国各行各业的改革实际上动静不大,大都处于观望状态。而意识形态领域,从没人想到过要去改革。如《常德日报》这样的地市级党报,吃的财政饭,把常规动作做好就行了。

  可是,行人先生却给我们开了会,觉得不能这样平庸地过日子,要做点“有意义的事”。那时,我们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被他的激情所感染,没有谁提出异议,我只是心存疑虑:一把手会同意么?

  结果,一把手大力支持!我至今都在寻思,一把手是一个作风很严谨党性很强的人,他怎么敢冒那么大的政治风险同意文艺副刊部的一揽子改革计划呢?

  1993年开春之后,不足一年时间,我们四人除了正常的编辑副刊版面之外,干了几件足可以载入中国报业发展史的事情——

  第一,注册成立了“常德日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我可以斗胆地说,当时全中国的报社,哪有由一个部室成立了公司的?

  第二,举办了常德市首届“青年卡拉OK大奖赛”(没有第二届),在天声影剧院决赛现场,剧院四周及前台两边挂满了广告条幅,这当然都是些赞助商。一等奖奖金5000元,还有一套音响,那时的月工资一般只有百元,这也算巨奖了。男主持人是后来在湖南卫视名声大震的李兵,女主持人是常德电台的播音员,记得李兵拿到1000元主持费,喜滋滋地。

  中国最早的一次报业改革流产记

1531364651(1).jpg

10年后与李兵相遇,他因主持湖南卫视“乡村发现”栏目而红得发紫

  第三,开办了当时常德城里最时尚的“名流歌舞厅”,歌舞厅就在报社大楼二楼,从楼外筑新梯进入,夜幕降临时,这里是常德城热闹一时的娱乐场所。

  第四,成立了常德市第一支模特队。那时通讯条件差,哪里有美女还得去寻找,报社只有一辆旧皮卡车,供几个社领导使用。但副刊部就拥有了一辆北京吉普,行人带着我从城里寻到乡下,用诗人的目光物色清纯亮丽身材好的女孩子进入模特队,只是那时苦于没有一名合格的教练,请了个舞蹈老师充数。

  第五,创办了当时全国版面最多的生活类报纸《时报》(24个版,此前版面最多的报纸是上海的《新民晚报》,16个版),由我担任执行主编,实际上既是组稿编辑又是校对、终审(使用常德日报刊号,将另行文记叙此事),没有发行渠道,上街吆喝零售,我们将那辆北京吉普周身贴满了《时报》,只露出前后玻璃和反光镜,这辆古里古怪的车行进在市城区繁华地段时,吸引了许多市民。

1531364679(1).jpg

令人耳目一新的报纸

  第六,筹办常德第一家户外广告公司,那时,整个城区还见不到什么户外广告,如今户外广告产值已占全城广告产值的半壁江山。

  第七,筹建常德日报海口记者站,我们的计划是,常德毕竟天地太小,海口是一方热土,且海口特区那里有许多湖南人特别是常德人在创业,《时报》若在海口设站,广告收入就会多很多。于是聘请了原桃源师范青年教师胡轶群前往海口做前期准备工作。

  正当我们四个人风风火火意气风发地“干事业”时,风云突变,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在当时的报界都是些闻所未闻的事,肯定有些方面“不合规矩”,再加上我们四个人的气场太足,于是出现了嫉妒者、告状者,行人先生不得出走长沙另谋发展,如今已成资产雄厚的企业家,苏小河去了北京,如今是国内知名经济学者,彭文杰定居长沙,如今是华声在线副总编辑、掌控公司总经理,只有我恪守“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留在常德消耗宝贵的时光。

  大凡英雄,都不是倒在迎面而来的刀枪之下,而是被身后的暗箭所伤。

  这场轰轰烈烈地改革是因为发生在一座小城市里,又因为是发生在1993年,就像一根火柴头上的一粒火,瞬间被风吹灭了,没有引起传媒专家们的注意。如今,常德日报社偶尔有老报人聊起往事,总会说“如果当年……那么今天的报社……”,似乎充满了惋惜之意,而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宿命,中国的老话“枪打出头鸟”多半都应验了的。

  现在来看我们四个人干的七件事,也许不足为奇,但在当时,绝对是超前的,而且具备多业态经营特征,属于真正的“报业”。直到今天,全国仍有许多报纸仅靠卖版面过日子。眼下,新媒体吼声干云,全国的报业改革又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依愚见,思路决定出路,各有各的套路,但有几点是必须具备的:

  一个开明的一把手、一个团结的领导班子、一个务实又有创新意识的执行者、一个朝气蓬勃的团队。



点击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彭文杰·价值影响】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彭文杰·价值影响

+关注

现任湖南日报华声掌控副董事长兼CEO,湖南日报华声慈善网总编辑,湖南华声慈善公益服务中心理事长,华声会创始人兼总架构师。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