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让资本成为一种向善的力量——访深圳国际公益学院董事会主席马蔚华

2018-07-17 11:36  | 作者:张述冠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点击量:
导读

好项目难找,影响力投资项目就更不好找。现在我们更多的是提倡一种投资价值观,让资本成为一种向善的力量。从招商银行卸任投身于公益事业已有四年之久,马蔚华仍然习惯别人称他为……

1531798850_1840917214.jpg

  好项目难找,影响力投资项目就更不好找。现在我们更多的是提倡一种投资价值观,让资本成为一种向善的力量。

  从招商银行卸任投身于公益事业已有四年之久,马蔚华仍然习惯别人称他为“马行长”。“毕竟当过20多年的行长,习惯了。”马蔚华说。

  虽然如此,马蔚华实际上已经成功地实现了角色转换。如今,身为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理事长和深圳国际公益学院董事会主席的马蔚华,在一些场合言必称公益金融和影响力投资。“马行长”这一称呼,更像是对公益金融这一新生事物的一种贴切的隐喻。的确,由曾经是知名银行家的马蔚华来担当中国公益金融事业的旗手,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2018年5月31日,在深圳举行的中国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论坛上,马蔚华作了题为“影响力投资与中国经济高质量增长”的主题发言。

  在演讲中,马蔚华用三句话解释公益金融:用现代企业的管理方法管理公益组织,用市场的原则配置公益资源,用金融的手段实现公益的目的。做到了这一点,就叫做公益金融。而对于影响力投资,按马蔚华的理解,其投资行为追求两个方面的目标:一是正面的财务回报,二是显著积极的社会影响力,这种社会影响力是可以量化的。影响力投资介于传统公益慈善和商业投资之间,它要兼顾财务回报和社会效应,它是公益金融的重要内容。

  在主题发言结束之后,马蔚华就影响力投资话题接受了专访。

  记者:你曾经多次以美国的多米尼指数为例来说明注重社会效应的上市公司其股价能跑赢大盘,既然如此,为什么在投资领域影响力投资仍然还是一个小众、边缘的事物,即便是在美国也是如此?

  马蔚华:这是因为好的影响力投资项目还是太少。虽然如此,但影响力投资在美国正在开始成为主流,其标志是,华尔街的人才开始愿意离开华尔街而投身到影响力投资领域。近10年来,由于金融危机,一些金融机构的形象不太好,它们都想修复自己的形象。如果在民众的眼中,他们总是像吸血虫一样,那他们一定难以为继。他们也看到,千禧一代越来越不能接受吸血虫式的企业。社会向善正在全球范围内成为潮流。

  记者:在影响力投资项目中,是否存在某些特定的因素在阻碍它获得不低于市场平均水平的回报率,如果有的话,这些因素是什么?

  马蔚华:有很多事情,一涉及到社会问题,就很难要求获得很高的财务回报,比如说养老项目,不可能定很高的价格,只能靠很大的量来弥补,或者是以一种更集约的方法来节省成本。我觉得这个领域最多的考虑是采用科技手段,比如说盐碱地,中国缺少土地,如果能投一个科技项目——现在我听说就有——洒在盐碱地上就能长庄稼,长西红柿,这样能增加食品供给,经济效益肯定会好,类似这样的项目肯定好。现在别说这样的项目,就是一般的项目都很难找,资产荒嘛。PE钱多,但好项目难找,而影响力投资项目就更不好找。现在我们更多的是提倡一种投资价值观,就是大家常说的,让资本成为一种向善的力量。

  记者:要想获得符合预期的回报,影响力投资就要注意风险控制,那么会不会因为过于注重风险控制而忽略了对某些重要社会问题的关注和解决?

  马蔚华:这个问题要等到影响力投资做到一定程度之后再看,现在事情才刚刚开始,现阶段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人才。公益界缺少做投资的人才,传统公益的管理使得从业人员的收入偏低,很难吸引到金融行业的精英人才,这是我们搞影响力投资遇到的最大障碍。人才有的是,但他们不上这里来。如果要他们来做影响力投资,首先他们要认同我们的价值观,而且他们所期望的条件要不至于差距太大。

  我去年考察美国的影响力投资时发现,这个领域的很多从业者以前都是在华尔街工作过的,虽然他们现在的收入比华尔街低,但比传统公益界要高得多,所以他们还是愿意来做。有了投资领域的激励机制,再加上他的情怀,综合起来就会吸引人才来到这个领域。人才越多,投资效益就会越好,继而就会吸引更多的人才。现在是初期阶段,既有观念的问题,也有其他配套制度的问题,需要突破。任何事情,有共识,有突破,才能进入正常的发展阶段。

  记者:你曾说过自己在离开招商银行投身公益事业之后遭到过一些误解甚至讽刺,这些外界的议论对你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马蔚华:这对我影响可大了。当时去壹基金的时候,我是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的。我知道这和以前当行长有很大的不同,当行长是别人找我要钱,现在是我找别人要钱,这很不一样。比如说员工的待遇,银行的待遇还是可以的,到了壹基金,我一看,还得拿自己的钱给他们发红包。我们出差自己买单,一分钱也不能花壹基金的。我们这样做本来是好心吧,结果反而有人攻击我,说我们把钱贪污了。

  这些人对政策还不太了解。有政策规定,对于社会捐赠额,要求当年至少要花掉捐赠额的70%,这样规定是有必要的,因为要做到钱尽其用,但是救灾比较特殊,因为灾后重建有一个建设周期,你不能年底就把钱都稀里糊涂花出去了,这都是珍贵的捐赠,我们一定要把它和救灾的周期相联系,钱得根据这个周期来安排。民政部也是有这方面规定的,但有的人不知道,就质疑说你的钱是不是贪污了?

  我们当时很气愤,想跟他们论战一番,后来一想,算了,他们可能是不了解情况,我们还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后来我们的指导思想很简单,我担任过多年上市公司的高管,上市公司是很透明的,那我们就像管理上市公司一样来管理壹基金。一个商业组织,一个公益组织,其实有很多共同点:都需要成本最低,都要效益最好,都需要防范风险,商业银行贷款有风险,公益组织的钱与NGO合作也会有风险,都需要维护存款人或投资人的利益。捐赠人哪怕是只捐了一块钱,他也有权问你,你也有义务回答;都需要内审、外审、信息披露,一个季度一披露,或者半年一披露,甚至一件事一披露。我们就这样来做,到现在就没有什么质疑了。

  最初的那些质疑,促进我们加强了对公益组织的管理,同时也坚定了我们做公益的决心。越有质疑,我们越要坚持做下去,而且还要做好,这成了我们做事的动力。




【责任编辑:孙瑶】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马蔚华

+关注

马蔚华,男,经济学博士,美国南加州大学荣誉博士,高级经济师,前招商银行董事、行长,现任壹基金理事长,深圳国际公益学院董事会主席,吉林大学董事会董事,中国金融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企业家协会副会长,深圳市质量强市促…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