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使社会平民同受幸福——《熊希龄传》书评

2018-09-15 09:57  | 作者:刘诗琴     |   来源:公益慈善学园    | 点击量:
导读

作者简介周秋光,1954年7月出生,湖南耒阳人,民进成员,湖南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是我国著名社会史、慈善史研究专家。周秋光从80年代初开始,在北京、上海、南京、武汉、湖南各……

  

1.jpg

  作者简介

  周秋光,1954年7月出生,湖南耒阳人,民进成员,湖南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是我国著名社会史、慈善史研究专家。周秋光从80年代初开始,在北京、上海、南京、武汉、湖南各地广泛搜求访寻相关文献资料,穷尽10余寒暑为熊希龄撰写传记和年谱。

  读者书评——刘诗琴

  近代史波谲云诡,民国时期更是时局动荡、灾害频繁、民不聊生,剧烈的社会矛盾和社会变迁需要慈善事业的调节稳定。就在这样激荡的时代大潮中,熊希龄激流勇进、奋发搏击,以他求实存真的态度、赤忱无畏的真心终将慈善的大旗高高竖起。

  章开元在此书的序言中写道:“熊希龄是近代中国一位重要的历史人物,从维新变法,到慈善济世,到抗日救亡,堪称爱国人士中的佼佼者。”但是长期以来,他却受到史学界的冷落,很少有人作全面、系统的研究。而周秋光先生的《熊希龄传》在深入挖掘史料的基础上精心谋篇,对熊希龄的历史叙述力求全面,并坚持客观的原则,对熊希龄进行了公允的评价,用维新、济世、救亡三个词语高度概括了熊希龄的人生追求。

  特定的历史环境和社会条件,总会造就出特定的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人们何曾想到,就在湘西凤凰这片山势纵横、溪流交错的边楚蛮荒的土地上,会涌现出此般神奇的风云人物。熊希龄出生在荒凉、闭塞、贫瘠的边陬之地,生长在中国遭受帝国主义列强侵略压迫的多事之秋,对于处于水深火热的灾黎饥民、国家民族的存亡安危,始终投以密切的关注。他创办学校,兴办实业,支持维新,拥护立宪,走向共和,养孤扶贫,奔赴前线,救死扶伤,以身许国,不记名利,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早年,他跻身政界、宦海沉浮,在官场中起起落落。熊希龄在清末时曾与谭嗣同等人在湖湘倡言维新变法,遭受革职之后又专注于实业,务实于沅州,及至他解脱政治桎梏、开复官职,重新步入政坛之后,又开始绸缪外交。直到出任袁世凯当局的国务总理,熊希龄达到了他从政旅程中的最高纪录,同时也是他一生事业中最为人指责的瑕疵。被时局所掌控、“明知项城权诈,却又不得不百端迁就”,所以熊希龄在政治上只能是个失败者。他的好友叶景葵说他“平生似遇而实未遇;欲有为而终不可为”,可以说是对他政治生涯的真实写照。

  正当他失意于政治、苦闷达于极点的时候,一个偶然的契机将他解救了出来。他终于找到了一条通往新生活的道路。

  熊希龄下半生的事业唯在于扶贫赈济。顺直救灾是他慈善事业一个显著的标志点,他最开始接受救灾这项重任,原因是很多的。概言之,有出于对于灾民的一片同情之心,有“悉秉母训”,继承中华传统的美德,以救人济世为己任。但是,也有这样的一层因素存在,那就是,他把救灾当作是对自己过去的政治过失和罪恶进行“赎罪”来对待的。

  自从他退出政界后,熊希龄就把政治看作是罪恶的。回首往事,经常陷入悔恨交加之境而不能自拔,因此,他决心“赎罪”来求得心理上的平衡。但在投身社会慈善事业后的数年之后,熊希龄的从事慈善事业的动力和观念发生了变化。不再是以被动的“赎罪”为目的,而是慢慢地从主观意识上认识到社会慈善事业的必要,并由此确立了为慈善事业奋斗终生的志向和意愿,这也标志着他慈善救世观念的产生和形成。“恩被于物”,“慈爱于人”,“老其老,慈其幼,长其孤”的拯救世道人心的观念使熊希龄义无反顾地投身社会慈善事业,从事救济活动,且能持之以恒,并为之而贡献一切。

  香山慈幼院的创办是熊希龄慈善思想和实践的具体体现,是以“使社会平民同受幸福”为人生理想的熊希龄的一生中最不可磨灭的丰碑。在《熊希龄传》中,作者详细描述了它的创建和办理的过程,并考察了熊希龄“既救人之命,又救人之心”的慈善教育思想。

  香山慈幼院之所以能以独特的风貌出现在中国社会和中国教育界,在于熊希龄闯出了一条前人所未走过的新的办学之路。熊希龄不仅吸收了当时西方先进的慈善理念和管理运作模式,同时也运用中国传统文化去教化和改变受助者,为近代慈善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开近代社会工作之先河。

  基于该院是专为收养孤贫儿童所设立的慈善教育机构,熊希龄为它确定的办学宗旨是:“教养孤贫失学之男女儿童,使有适当之智能、道德,俾可谋生于社会。”为了实现这样的宗旨,它于任何其他的普通国民学校都不同,推行的是三合一的教育体制,即学校、家庭和社会的合一。在为香山慈幼院确定上述教育体制的同时,熊希龄又为之制定了一系列相应的设施,这些设施有管理、教学、生活等各个方面,体系十分完备。熊希龄对慈善教育事业的投入和探索并不止于香山慈幼院的创办。他为在全国范围内普及和发展教育事业,也做出了很多努力。

  周秋光先生在本书的最后一章中这样评价熊希龄,“他一生蒿目时艰,尽瘁国事,关怀民瘼,为孤贫儿童谋幸福;他晚年披肝沥胆,舍生忘死,积极地投身抗日救亡,是永远值得后人崇敬和怀念的。”作者对熊希龄人生品格的精准评价,使得《熊希龄传》摆脱了一般人物传记的窠臼,对于树立近代历史人物形象、彰显慈善救济精神、汇聚社会正能量都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读完《熊希龄传》的书稿之后,我深感创办公益事业绝不能仅凭一股子热情,更重要的是有周密的筹划和部署,它是一个长期的、持续性的过程,需要一套完整的计划和步骤,并循此而行。而当今中国之公益圈,“有用事业”太少,存在太多沽名钓誉的政客、利益熏心的市侩,急功近利的公益最终只能草率收场。像熊希龄这样有智慧、有想法、有志于办实事的人,值得我们学习和致敬。



【责任编辑:周秋光】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周秋光

+关注

周秋光 1954年8月生,男,汉族,湖南耒阳人。湖南省政协原常委、长沙市政协原副主席。现任湖南省政府参事、湖湘文化研究会会长、湖南省慈善总会副会长;湖南师范大学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史一级学科博士点国家重点学科…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