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慈展会】卢德之谈乡村振兴与共享发展、慈善脱贫的关系

2018-09-20 12:50  | 作者:卢德之    |   来源:华声慈善网    | 点击量:
导读

【编者按】2018年9月20日上午,第六届中国慈展会在深圳开幕,本文为深圳市中国慈展会中心理事长卢德之博士在主题为“慈善与脱贫”中的演讲 ,图文由华声慈善网记者第一时间从现场……

【编者按】2018年9月20日上午,第六届中国慈展会在深圳开幕,本文为深圳市中国慈展会中心理事长卢德之博士在主题为“慈善与脱贫”中的演讲 ,图文由华声慈善网记者第一时间从现场发回。

卢德之1.jpg 

  非常高兴参加这次论坛,在这里见到了许多老朋友,又认识了许多新朋友。今天,公益界、企业界和学界的朋友们在一起,共同探讨慈善与脱贫的话题。许多人早已深入到了农村,扶贫也好,助残也好,养老也好,都已经有了新的发展。下面,我就乡村振兴与共享发展、慈善脱贫的关系,谈谈我的几点理解与认识。

  一、发展乡村既是国家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的基础,也是人们情感的重要归依之所

  我想同大家分享的是,一个月前,我和到我家里来的日本朋友福武总一郎先生进行了长达四个小时的交流,谈话的主题正好是乡村振兴的问题。福武先生就是“巧虎之父”,是日本著名的企业家和慈善家,今年已经70多岁了,他从许多年前开始就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了养老和乡村建设两个方面,非常令人敬佩。他在日本的濑户内海做了一个特别成功的案例。他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把直岛这个日本工业化过程中沦为废墟的乡村海岛,建设成了一个比富士山排名还高的旅游胜地。他把艺术与乡村建设结合在一起,通过乡村艺术化的道路,把直岛这个当年荒凉的海岛、青年人放弃的海岛,建设成了每年吸引大量游客的旅游岛。这些年,他一直在推荐自己的做法,希望能够复制他的直岛模式。最让我感动的是,他认为中国的乡村改造、乡村建设尤为重要。他来到中国,在山东省沂源县投入了很多精力和感情,希望与当地企业家、慈善家把沂源的桃花岛项目建设成一个中国艺术乡村模式。他这次到中国来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参加宁夏的一个可持续发展研讨会,二是为了同我交流有关乡村共享发展的问题。今年1月,我有一套《资本与共享三部曲》英文版在美国夏威夷发行,福武先生参加了发布会。会后我们进行了一些交流。前不久,他通过朋友告诉我,说他已经把那三本书读完了,希望有机会坐在一起做一些交流。我因早已安排了工作,不能去宁夏参加会议,他老先生就专程来北京找我。在我的家里,他围绕农村建设、发展等问题,特别是中国、日本农村发展所面对的一些问题,向我提出了20多个问题,我们一起谈了四个小时,给我启发很大。比如福武先生说,“农业是社会生产的基本动力,是大国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的基础”,“发展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应当让年轻人感到农村的魅力,吸引年轻人回乡保持农村活力”,“过分依赖进口粮食,将会导致农村劳动力持续流失、农业生产停滞、农村发展减缓,进而引发社会危机”等等,特别是他说“希望共享精神、资本与共享的理念能够早日在农村生根发芽”,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在我的心里,一个70多岁的老人、富人,早已衣食无忧,却始终深怀着这份浓郁的乡村情怀与爱心,的确感人至深。他还谈到,他过去一直倡导公益资本主义,希望富人把财富捐赠出来作为公益股份,把公益股份的收益投入到乡村建设中去,让乡村建设得到资金支持。现在看来,公益资本主义也不能很好地解决一些现实问题。乡村发展、乡村振兴更应该用共享精神、共享理念来主导。他说,他正在准备写一本关于乡村建设的书,希望讨论中国的乡村实践。他认为,中国实施以共享为目标的乡村振兴,对人类发展非常有价值!作为一位日本企业家、慈善家这样热心地关注中国乡村发展,已经让我感动。与福武先生的一番长谈,更是让我对他充满敬意,也让我陷入更多的思考,思考共享特别是乡村共享发展的问题。

  二、在共享发展日益成为全球发展的重要趋势的今天,乡村振兴是中国追求全面共享发展的一个重要目标

  那么,我们如何推动新时代的乡村振兴呢?

  我认为,新时代乡村振兴的本质是乡村共享、乡村共享发展,乡村振兴的核心是共享文明建设的问题。2013年上半年,我写了一本书叫《走向共享》,初步总结了我2012年8月以来关于共享的思考与演讲内容。后来,我应邀到哈佛大学做了一个演讲,题目叫《超越左右,走向共享》,进一步深化了我关于走向共享的思考。面对日益复杂发展的世界,我认为人类社会走到今天,走向共享可能是一条必由之路了。从总体上说,人类是在共享中开始漫长的发展道路的。我估计,将来人类还会在共享中结束。回头看看,人类已经经历了原始共生时代,后来进入野蛮竞争时代,再后来进入到了文明竞争时代。现在呢?已经从文明竞争时代进到了和谐共享时代的一个重要关口。在这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共享一直是一个好东西,在中国文明发展中尤为突出。比较而言,共享作为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基因、中华文明的一个重要实践,应该说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的一个伟大贡献。现在看来,面对世界发展,共享的价值比任何时候都显得重要而突出。

  三、突围“三农”问题应当把握好乡村经济、乡村社会和乡村文化一体化发展与城乡一体化发展等两个“一体化发展”,不断探索共享目标下的农村发展过程中的公有制新形态

  今天我的的主题是乡村振兴扶贫,核心是要贯彻落实国家的乡村振兴战略。既然是战略,就要有突围的策略。那么,我们怎么突围“三农”问题,实现乡村振兴的目标呢?我认为,我们应当把握好两个“一体化”:

  第一个“一体化”是乡村经济、乡村社会和乡村文化一体化发展。中国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是离不开乡村发展,也不可能放下乡村发展。乡村发展也有一个重要的特征是,乡村经济、乡村社会、乡村文化是“三位一体”的,三足鼎立,共享发展,才可能推动乡村可持续发展。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2016年年末全国大陆总人口138271万人,其中城镇常住人口79298万人,农村户籍人口58973万人。中国必须推动乡村经济可持续发展。中国不可能放弃农村。同时,我们还要看到,现在的乡村社会由于城镇化的影响,人口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传统社会结构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在目前的乡村社会结构下,许多方面已非常不利于乡村经济、乡村文化的发展,必须寻找新的发展方式与方法。现在,大家还可能觉得,乡村文化也沉寂了许多。乡村文化沉寂,一个重要原因是,乡村经济、乡村社会发生了变化,又反过来影响乡村文化的创新与发展。一个沉寂的乡村文化是不可能支持乡村经济、乡村社会发展的。所以我认为,推动乡村发展,必须推动乡村经济、乡村社会、乡村文化“三位一体”统一、协调发展。

  第二个“一体化”是城乡一体化发展。最近几十年来,中央每年都有一个1号文件。这个文件的核心是解决“三农”发展问题。我们知道,文件更多的是讲发展经济方面,当然也讲到了乡村文化、乡村社会建设。但是在实际工作中,我们往往注重了乡村经济,对乡村社会、乡村文化的重视程度却往往不够。我们中国人的乡土情结很深,可以说是刻骨铭心的,这种情怀世界上没有哪一个民族可以比拟。中国文明发展过程中,农耕社会的时间太漫长了。严格地说,中国文化的根或者说文化传承的主要载体还是在中国乡村。比如台湾省已经进入现代化了,但还有400多万农村人口,占到总人口的18%左右。而世界发达地区的农民一般在5%以下。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国人的乡土情结太重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乡村振兴最好走城乡一体化的道路,仅仅走农村城镇化的路是有困难的。农村应当在全国发展体系中找到自己的点,再与城市化结合,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价值和发展升级。我们已经很清楚,如果仅仅就农村谈农村,可能是看不到多大的希望的;仅仅就农业来做农业,也是没有多大希望的。现在看来,我们的城市发展也到了必须反哺农村的时候了,应走城市与农村一体化发展的道路。我是农民家庭出身,我从父辈身上看到了农村做出的巨大贡献。城市发展到今天,一定要与农村共享经济社会发展成果。否则,我们的城乡发展战略就有可能出现新的问题,面对更加艰巨的困难与挑战。

  四、只有乡村真正发展了、振兴了,中华民族才会实现真正的伟大复兴!以公益的力量推动新时代农村的发展,应当是中国21世纪慈善、中国乡村慈善的一项重要使命与发展目标

  今天的会议还有一个重要主题是公益创新,而且是乡村振兴过程中的公益创新。我的一个基本观点是,以公益的力量推动农村发展才有可为,前景远大。

  从国际上看,几乎所有的慈善组织都关注农村问题,甚至认为解决城市的许多问题,实际上的根源还是要解决农村问题。比如比尔盖茨基金会就非常关注农村医疗问题、农村传染病防治问题。比如中国扶贫基金会就是专注农村扶贫、帮助农村发展的基金会。我们华民慈善基金会做的大学生就业项目,已经做了10年,关注的对象都是平民百姓的子弟,特别是从农村出来的贫困大学生。当然,农村发展需要全面发展,扶贫也不仅仅是帮助农村贫困家庭走出贫困,还需要加大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加大支持农村经济发展的力度,这些都需要更广大的资金支持,也需要智力支持,等等。

  三年多以前,我提出了一个慈善新概念,叫21世纪慈善。所谓21世纪慈善,是以全球发展为目标,以共享为最高价值,融合东西方文化精神,以慈善的方式参与政治、经济、文化、民族、环保、太空等各个领域,人人参与、人人享受的一种崭新的慈善新形态。我们知道,现代慈善是20世纪以欧美慈善为代表的慈善形态。从国际上看,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已经是世界老二了。中国慈善应当发挥更大的作用。如果还用传统的现代慈善去做慈善,不是不能做,而是总显得不是那么宽广。时空变了,形势变了,国际社会也变了,我们的慈善能否不变吗?我认为,慈善形态也要变。往哪变呢?往21世纪慈善变。从国内看,中央政府已经肯定我们社会组织、民间组织和慈善机构是社会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就应当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也就是说,中国慈善的使命责无旁贷。21世纪慈善的核心价值就是以慈善为方式,以全球发展为目标,以共享为最高价值,融合东西方文化,参与到全球治理的各个方面。今天,如果我们以这种方式参与到社会发展中去,参与到乡村建设中去,我们的慈善机构自然就有了更广大的作为空间与发展空间。

  我在前面说到,我出生于农村,对农村一直有一种很强烈的依恋情怀。最近这些年,我们一家人以我父亲基金会的名义,在家乡做了三个方面的事情。第一,资助修建了家乡的学校、一些公共设施。第二,资助修建了一家乡镇医院。第三,每年资助了几百名乡村贫困儿童读书。我本人十多年来,一直坚持做的一件事,就是每年大年初二都会到农村敬老院去给老人拜年,陪他们吃一顿饭。今年春节的确有事,原想放弃,就不去敬老院了,但是不去自己心里又过不去,还是抽了时间去看看。这是什么啊?这就是一种乡村情结,一种乡村情怀。我觉得,我们的公益慈善机构对我们的父老乡亲、对农村都有一种乡愁。今天参加会议的,也有很多乡村建设项目,这很重要。我们都清楚,中国发展中农村很重要,农村好了,中国才会好。城乡共享了,才会真正实现大家所向往的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目标。现在看来,工业化技术创新与资本大发展,带来贫富差距扩大的问题确实是一个长期的问题。但是,我们必须坚持的是,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多数人主义,是共享发展,是共同富裕。 中国的发展一定是城乡一体化发展,只有这样,我们的社会才会更加美好。只有乡村真正发展了、振兴了,中华民族才会实现真正的伟大复兴!这也应当是中国21世纪慈善、中国乡村慈善的一项重要使命与发展目标!


嘉宾简介:

1537345976_324163360.png

   1962年出生,湖南桃江人,哲学博士,现任弘康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世界生产力科学院院士,兼任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中国社会保障学会副会长、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组织促进会副会长、中国基金会中心网理事长、深圳中国慈展会发展中心理事长,全球慈善家协会首批中国大陆会员,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学、中山大学、中央财经大学、湖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特华博士后工作站等高校和科研院所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    从事经济、企业工作同时,研究涉及哲学、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管理学等领域,先后出版《交易伦理论》《资本精神》《论慈善事业》《走向共享》《让资本走向共享》及“资本与共享三部曲”:《资本精神——人类文明协同发展的力量》《论资本与共享——兼论人类文明协同发展的重大主题》《论共享文明——兼论人类文明协同发展新形态》(该三部曲英文版已于2018年1月在美国夏威夷发布)等个人专著。



【责任编辑:卢德之·共享文明】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卢德之·共享文明

+关注

卢德之,湖南桃江人,哲学博士,现任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弘康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世界生产力科学院院士,兼任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全球慈善家协会中国首位会员、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中国保障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组织促…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