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王振耀谈中国公益:“善”是一种力量 引领提升社会发展

2018-11-27 09:23  | 作者:    |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点击量:
导读

公益,从词义上来说,指的是有关社会公众的福祉和利益。中国出现“公益”这个概念,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范蠡是这个时期著名的慈善家,《史记》称他“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再分散与……

1.jpg

  公益,从词义上来说,指的是有关社会公众的福祉和利益。

  中国出现“公益”这个概念,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范蠡是这个时期著名的慈善家,《史记》称他“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再分散与贫交疏昆弟”。汉代时期,公益慈善家多为官员。到了明清后期,慈善事业逐渐公益化,民间出现了很多慈善组织,进而发展为朝廷推动,有组织、制度化的公益事业。

  到了现代,公益开始由单纯的政府、个人行为转向大众公益行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公益成为全社会越来越关注的话题。作为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原司长,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王振耀院长身跨官学两界,对中国公益在改革开放进程中政策的制订、事业的发展与存在的问题都有着深刻的认识,兼具官方与民间的双重视角。

  国家人文历史记者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对王振耀院长进行了采访。采访用的会议室略稍局促,用玻璃与外面的办公人员间隔,会议室的里侧是王振耀的办公室。一直到约定的时间,王振耀才从另外一个会议室快步赶来。以下是对王振耀院长采访谈话的整理。

  公益发展四十年

  中国的公益由来已久,但现代意义上的公益慈善到底是何时、怎样发展起来的,却很少有人了解。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王振耀院长看来,这个问题可以分成两个阶段来分析。

  第一个阶段,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公益运用的范围很小。八十年代在老百姓还普遍不富裕的情况下,在解决贫困问题的过程中开始将公益杠杆运用于扶贫工作,一方面推动宋庆龄基金会、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等既有公益组织的工作,另一方面使用“对口扶贫”的办法。对口扶贫跨越行政界限,为两个“贫富不同”的单位创造了联系,形成很有创意的中国思路。公益要素也被用来推动整个社会建设,推动经济改革开放。比如邵逸夫、包玉刚等华人华侨在那个时候进来的不少,大学里建立了逸夫楼,协和医院重新恢复了与洛克菲勒家族的联系,福特基金会也进入了中国。

  这个阶段政府注意运用公益慈善的力量,巩固扩大改革开放的领域,解决突出的社会问题,很多国际公益组织由邓小平等中央领导决策引入。

  第二个阶段,王振耀认为是到2004年以前。改革开放全面放开,老百姓富裕起来,开始鼓励社会捐赠,并且颁布了基金会条例、民办非企业单位管理方法等。

  1998年抗洪救灾是公益发展的又一个里程碑,这一年中国国内的社会捐赠第一次超过境外。在此之前都是境外多,尤其是华人华侨、港澳台捐赠得多。1998年,王振耀时任民政部救灾司副司长,管理整个捐赠,他回忆“那一场灾受捐了70亿,其中40亿来自境内,30亿来自境外,境内第一次超过了境外。我当时特别激动,这说明中国社会的公益热情起来了。”

  2004年印度洋海啸是又一个重要节点,境外几个国家因灾死亡二十多万人。中国大陆自1949年以来第一次对境外捐款达到6亿。当时民政部收到捐款时还缺乏境外操作经验,于是按照国内的办法,约见受灾国的大使,准备直接把捐款拨送过去。但这种做法很快被经验人士指出不妥。民间捐款,不是政府间捐款,应该按照世界通则,尽量要精准化处理,不是简单打到政府的账上,需要对方政府协助中方论证好项目,派中国的红十字会、慈善总会等公益慈善组织去实施。这件事让王振耀很受震动,按照国内规则,灾情发生后,捐款必须在多少天内得拨出去,审计署还要跟着审计。境外操作不能照搬国内办法,最终由国务院统一协调,外交部、民政部一起开会研究马上改进。现在国内组织的国际公益经验都已经很丰富了,可以大范围地走出国门建立项目。

  在第二个阶段,王振耀称之为民间和政府的良性互动,政府注意培育这些慈善的要素并且设置了宏观政策框架,如1998年出台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和于2004年颁布实施的《基金会管理条例》。这三大条例都是非常大的政策创新。

  提到中国公益近十几年来的发展,王振耀非常欣慰地表示:“2005年到现在的13年。这13年公益的发展我认为超出我的想象,也超出国际社会的想象。大家对慈善事业,以及中国人隐藏的这种善心爱心,我认为到现在为止都估量不足。”他回忆2008年汶川地震时年轻力量在公益中的惊喜表现,坦言自己对这个群体的印象都发生了改变:“2008年,中国社会第一次让世界敬佩。我们从前总认为80后没希望了,都吃不了苦,来了困难他们肯定招架不住。2008年,80后在那时候却是丢下工作自己乘飞机过去,奋不顾身直奔灾区,甚至90后都去了。这种志愿服务的大爱精神,是整个中华民族精神的一次大提升。”

  2016年,《中国人民共和国慈善法》通过了。王振耀说,能这么快通过《慈善法》,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随着改革开放一同成长的中国公益和慈善事业,令王振耀十分骄傲,在他看来,公益慈善超越了其本身,成为了一种民族精神的表现。他说:“慈善,成为中国社会内部社会凝聚力的重要纽带;当然,也成为我们走向国际社会,在全世界展现中华民族乐善好施、善良的一种途径;成为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民族品格、民族特性的展示。

  公益慈善也过转型关

  中国的公益慈善发展到今天,已经渡过了最艰难的发展关口,王振耀认为,下一步公益慈善的转型至关重要,甚至可以影响经济转型和社会转型。

  但公益慈善究竟要如何转型,王振耀认为需要从社会服务精神和公益慈善精神入手。

  “现在发生的很多(不好的)事,其实就是基本公共服务精神、公益慈善精神缺乏的表现。我把这种以人为本的社会服务业直接称之为‘善经济’。如果没有这样的一种精神,我们将很难发展老年服务业、儿童教育和残疾人福利事业。同时,我也要特别提醒的是,没有公益慈善精神,我们国家的竞争力也很难迅速提升。现代美欧发达国家,大量的慈善家在发展科技,探索是否可以用科技进步来解决社会各类问题。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社会转型,慈善远远超出了原来的捐款做事,它已经成为一个社会引领性的产业导向,让人的道德精神和产业更好地融合,然后来引领和提升整个产业、社会的转型。这是一个大趋势,中国正经历着这样一个趋势。”

  面对这种大趋势,企业也需要采取相应的措施进行转型,培养公益慈善精神。王振耀认为,企业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转型:“一类要做智库,提供咨询。咨询,需要跟企业、社会、包括政府之间进行良性的互动,慈善界离不了咨询。第二类是培训,需要知识转型、观念转型;除此之外,还要有管理的机制和标准。这些都需要进行培训。我认为只有过了这一关,中国的企业才会真正转向现代企业。公益慈善可以让社会和企业有更强的内在竞争活力。现在我们很多企业还没有把公益慈善纳入企业有机发展的过程中,而且也没有和公益慈善组织形成有机对接,所以有时候企业即使发展起来了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社会危机,我认为这个是中国企业要过的社会关。”

  王振耀认为,面对整个社会的转型,现代企业必须开始思考如何培养公益慈善精神,将公共服务精神纳入企业文化的内核中。这本质与企业的内在价值观并无冲突,一个企业如果没有社会责任感,只想着赚钱,是走不远的。这与一个人,乃至一个社会的发展轨迹,其实是很相似的。相反,一个企业的初心是为了帮助更多的人,它的科技研发方向、产品路径肯定不会错,就能走得更远。

  慈善组织的自律

  在中国公益慈善高歌猛进的整个过程中,有时也会有些“不和谐音”的出现,甚至出现类似“郭美美”一类的丑闻。

  公众对于慈善事业的道德高度,有特殊的期待。但公益人也是社会一个门类的从业者,并不都是道德完人,不会犯错。为了使公益人能契合全社会的要求,慈善组织的自律对于中国公益慈善的发展来说,至关重要。

  对于自律问题,王振耀有自己的思考:“一方面来说,自律首先是要建立在法律的基础上。过去法律不太健全的时候,大家都是凭热情和感觉做事,现在首先要有法律的规范。过去,比如说有很多的漏洞,现在如果有漏洞也可以通过法律进一步的健全来建立一套规范性制度。比如,我所在的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帮助财政部建立公益专门的会计制度,就是完善了非盈利组织的会计准则。另一方面,我也觉得慈善组织应该有更高一些的道德标准,但也不能不切实际的高。这个道德标准我们常常有一些争议,国际上也讨论过,他们认为我们过去的道德标准——你必须是自愿的,必须是奉献的,必须是怎样——有一种过高的要求。要求过高,实际上又难以做到,反而不利于慈善组织的发展。大家觉得做慈善得是一个完人,不能有个人利益的表达,道德无暇。其实从全世界来看,慈善组织有自己的道德规范,但首先慈善是一个职业,和别的行业不应该有太大差别,在这个前提下,慈善有一定的特殊规范。例如,平均工资水平应该和别的行业一样,但高管薪水不能太高,善款不能进行私人投资等,一个慈善组织不以盈利为目的,主要体现在这些特殊规范上。所以,我觉得慈善组织目前来看要想有大的发展,当务之急是要依照法规形成一个健全的行业。大家不要把它说成完美无瑕的,认为做慈善的人就不能有工资,那可能就发展不起来了。少数人可以有这样的自我要求,但不能要求所有从业者都如此。至于慈善界像其他行业一样出现问题,也是正常的,不能因噎废食。”

  王振耀认为,一个行业出现问题,重要的是查明真相,找出避免再出现问题的机制性补救措施,而不是妖魔化整个行业。慈善业暴露出的问题受到公众极大关注,恰恰说明了公众对慈善事业的参与度增长了,在公众的监督下,慈善事业会走得更正、更好。

  最后,王振耀强调,“善”,是一种强大的社会凝聚力。公益慈善,不仅是一项事业,更是一种生活态度。它驻扎在每个人的心里,以己比人,将心比心。慈善事业深入日常,让公共服务精神化入现代企业价值观,让社会责任感深入公众心中,它虽无声无形,却仿佛有着可以感受到的力量。

  中国具有公益慈善的传统,善心善行,源远流长,历久弥新,在当今社会中,如果我们给予公益慈善事业多一分关注和支持,也许便能获得更温柔的未来。



【责任编辑:王振耀】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王振耀

+关注

生于1954年,河南省鲁山县人,1982年毕业于天津南开大学历史系,获历史学学士学位;1986年毕业于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系,获法学硕士学位;1999-2000年就读于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获行政管理硕士学位;2001年毕业于…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