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卢德之:迎接新时空、新文明与新慈善的春天

2018-12-31 13:06  | 作者: 卢德之    |   来源:    | 点击量:
导读

所谓新慈善,一个重要的方向是,中国慈善将会继续沿着承前继后、改革开放 40 年来的发展道路不断奋进……

 迎接新时空、新文明与新慈善的春天

——在南京大学再谈“新时空、新文明与新慈善” 

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卢德之

尊敬的老师们、同学们:

大家晚上好!

过几天就是新年了!又一个春天就要来临了。非常高兴又一次来到南京大学。非常荣幸再次被南京大学聘为兼职教授!特别是今天,大家在这个寒冷的夜晚来听我谈谈我对新时空、新文明与新慈善等问题的认识,是对我的思考的鼓励。南京是一个六朝古都,而且是一个见证了中国近现代历史风云变幻最多的城市。在南京谈当今世界所面对的新时空、新文明与新慈善,我觉得有一种天然的变化与发展上的联系,也格外打开了思绪。

1.jpg

昨天,我在北京参加了纪念郭嵩焘先生诞生200周年座谈会。他是近代中国第一位驻外使节,是近代中国第一个走出中国看世界的人。他带着对英国等国外的认识与理解回到国内,但是,从清庭到民间都不能接纳他。站在今天的角度,我认为郭嵩焘先生至少有三个特点:第一,他是一个走出了中国,看到了中国以外的天下,认识到了中国以外还有一个更大的世界的人;第二,他当年的认识已经超出了许多同辈人,主张发展商业,主张与英国等国家搞好关系等,对中国以外的世界持有开放的认识与态度;第三,他是一个看到了时空变化,认识时空、处置时空的方式方法也随之发生改变的人。所以,参加这个座谈会很有意义。

下面,我从新时空、新文明与新慈善三个方面谈谈我的认识与体会。

一、新时空:寻找一种把握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空坐标与方法

 说到这个问题,我的基本观点是:如果从本质上说,这是一个如何看待、如何研判世界变化与发展的问题。那么,站在2018年末,我们怎么看待世界变化,又怎么认识中国发展呢?

从国际发展上看,核心词是“国际情势巨变”。正如习近平主席在2018年6月的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提出的一个论断:“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也可以说,这是中国对世界变化大趋势的一个基本研判。我们要面对的情况是,机遇与挑战非常严峻、复杂。

从国内发展上看,核心词是“重要战略机遇期”、“全方位改革开放”。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外部市场与我国的历史任务产生了冲突,中国40年改革开放这场中国的“伟大革命”、“伟大转折”,不仅实现了“伟大飞跃”,深刻地改变了中国,也深刻地影响了世界。在这个“中国奇迹”上,开始了人类历史上又一个伟大的“继续”向全世界全方位改革开放的发展征程。我们要面对的情况是,解决发展中的矛盾与问题也非常严峻、复杂。

所以我认为,我们的世界已经进入一个新时空,一个新时代。如何突破复杂的矛盾与困惑,更好地认识新时空、新时代,需要我们创新认识的坐标与方法。我提出了一个“新三观”的时空认识坐标与方法。

1、我所讲的“新三观”

首先说明的是,“新三观”是一种新的传承与发展,不是凭生造出来的、臆想的观点。其中任何一个观点都可以从历史上寻找清楚的发展线索。只是到了今天,必须有新的改变与发展。

一是新时空观。时空无时不在变化与发展。这是自然规律,也是社会规律。我认为,2019年,无论中国,还是世界,这种时空变化可能会更加明显、激荡。特别是中国经济、世界经济可能出现最近几十年来没有出现的新情况、新矛盾,甚至新博弈,可能都进入新的大调整期。尽管如此,我们必须坚信,中国和世界一样,虽然面对困难,但也会越变越好、越来越好,这个总体趋势是不会改变的,也没有改变。在这个认知上,我们才可能把握时空变化的本质,理性地面对时空的变化。

那么,推动时空变化的主要动力源到底是什么?第一个是物。由于物的变化,世界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第二个是我们人自身的变化。由于人的不断发展与变化,人本身与世界变得更加复杂。所以,这里所说的时空,既是物的时空,也是人的内在的时空。也就是说,在科技发展与人的发展两大力量推动下,无论是物的时空,还是人的内在的时空,都已经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

所以,就物与人而言,变是本质,不变则永远是相对的。时空也是一样的,变是本质,不变则永远是相对的。不同文明也是一样的,变是本质,不变则永远是相对的。比如,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工业革命,整个世界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地球变成了地球村,基本上实现随时的同频共振,甚至登陆月球、火星越来越频繁,整个太阳系都成了一个快速互动的社群。“蝴蝶效应”产生的效果更加直接、高效和频繁,人类社会运行也在加速,人们被裹挟在其中,不确定性增大,人们也因此将面对更多更大的发展挑战。

二是新人本观。新人本观的核心,应当是以“在社会中全面、自由的发展”的人为根本。要知道,“人在社会中全面、自由的发展”,这一目标是贯穿了马克思一生的伟大事业。为此,我认为应当重视三个方面:一是确保人作为人的存在;二是作为“在社会中全面、自由的发展”的人的发展;三是保障并完善上述两项的存在与发展的机制和规范。

从人类发展上看,早期讲以人为本,主要是针对神而言的。特别是宗教 革命以前,人成了神的奴隶,所以要把人从神那里解放出来。宗教革命、文艺复兴后,才有科技革命、工业革命、民主革命等。到了今天,我们突然发现,人的主体性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我们几乎被物绑架了。第一是资本;第二是商业模式;第三是现代科学技术。

我特别要说的是,科学技术的功能与作用一直为人们所推崇,对人类的发展也的确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却也出现了许多以前没有遇到的新问题,甚至新挑战。 比如人工智能的突破与应用、基因编辑的突破与应用, 就产生了许多困惑人类发展的重大问题。面对新的发展,人类社会的方向在哪里?我们怎么防止这种人类危机与极端现象出现呢?

三是新物质精神观。我们必须坚持唯物主义的基本理论与观点。物质与精神,或者说物质与意识的本质关系不会发生改变,但由于介质等随着科技发展而发生改进,上述两者之间的更深刻关系就可能逐渐呈现出来,并影响人们的认知。特别是以往科学没有发现的东西就可能出现在我们的认知里,进而影响或改变人们对世界、人生与社会的某些即成的看法。

所以,我们同时也应当看来,由于时空的变化,人类也出现了新物质精神观。也就是说,在不同的时空状态下,你理解的精神和物质都可能发生变化,与传统的理解可能会不一样了。比如我们在三维空间看到的是我们的现在,但是在N维空间下的一切,可能都会发生改变。有人做过实验说明,在 500 万倍显微镜下面,所有的科学家看到的 物质运动的规律都会不一样。在这种情况下,到底是物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左右物质呢?在不同时空状态下的基本粒子的变化也会不同,也会出现不同的状态。这些变化都是我们以前的认识里所没有的东西,但是在一定的工具之下,世界的确发生了许多变化,甚至颠覆我们以前的许多认识。为此,我们必须去寻找一些新的认识工具与基本观点。其中,一个重要的方向是,我们要以往任何时候都应当既要重视国学,也要重视科学。我们的国学、国学精神大多面向人的内心世界,追求内心价值,这当然是伟大的;与此同时,我们应当发展科学、科学精神,更好地面向外部世界,探求事物的发展规律与发展方式。国学大师多,是好事;科学大师少,就不会是好事。通过国学、科学竞争发展,更好地确立新物质精神观,达到更高层级的“天人合一”。

2、如何认识当今世界的“一大焦虑、三大思潮” 

可以说,“新三观”是一种方法论。以此为参照,我们可能更好地认识当今世界所出现的新矛盾与问题。为此我认为,我们这个世界已经出现了一种新态势,我把这种新态势概括为“一大焦虑、三大思潮”。所谓“一大焦虑”是什么呢?就是焦虑未来在哪里。这是一种全球性的焦虑。

所谓“三大思潮”是什么呢?一是民粹主义;二是保护主义,或者说单边主义,突出表现为贸易上的政治化、意识形态化,比如2018年初以来美国挑起的中美贸易战背后的政治化;三是威权主义,威权主义不是集权主义。总得来说,在人类社会发展越来越不明朗的情况下,一些国家或地区出现了一种倾向,无论是上层精英还是下层民众都在考虑,如何保护自己的现有既得利益,尽可能地止损,甚至不惜转嫁矛盾,以邻为壑。这是需要认真研究与警惕的。

3、中国未来发展所面对的国际博弈与国内博弈

我们先来看看国际博弈,从本质上说,这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与中国之间发生了矛盾。

我认为,主要是要认识到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如何认识“老大与老二的关系”。我们不能再沿袭传统的“老大与老二的关系”,而要建立新时空下的“老大与老二的关系”。也可以说是一个重要的国际政治伦理问题,这些所谓的老大与老二之间的关系,都是传统的、过去时空里的认识了。面对新的时空与新的发展时代,我们不应当再有传统的老大与老二关系论了。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大家都生活在一个地球上,不同的文明可以通过交流互鉴,达到共同促进的目的;不同的社会制度,可以通过相互合作,促进共同发展。中国没有老大、老二的观点,别的国家也不要纠缠在老大、老二上。世界不应该以大小来分别,大国小国都应当平等地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那可能才是世界发展的真正方向与道路。

说到中美关系,我还想说的一个情况是,最近10年来,我同美国朋友接触比较多,去美国交流的机会也比较多。我感觉到,中国人对美国的了解要全面,也相对深刻。即使普通中国人也能够从多种渠道、多种书籍里了解、认识美国。而普通美国人对中国的接触不多,了解不多,也没有什么渠道,有关中国的历史、文化等书籍也不多,对中国的误解自然就多了,甚至在媒体作用下产生对中国的怀疑与恐惧。这些情况亟待改变,需要中美双方加强合作,也需要我们更好地促进中美交流,特别是促进普通美国人对中国的接触与了解,共同推动中美关系向前发展。华民慈善基金会每年接待美国大学生到北京来访学,就是希望以此推动美国大学生更好地了解中国、认识中国。

另一方面是认识我们的“新四大法宝”:第一,我们有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大的、全面开放的市场;第二,我们有最大、最勤劳的老百姓队伍;第三,我们有强势的、非常开放的、勤政为民的,善于学习和自我纠错的政府;第四,我们有中庸之道为核心价值的文化体系。

再来看看国内博弈,也就是国内发展中出现的矛盾与问题。改革开放 40年来,我们取得了翻天覆地的伟大成就,今天也面对许多发展中的矛盾与问题。比如贫富分化、群体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以及教育、养老、医疗、就业等问题,具体的表现形式又是多元的、复杂的、微妙的。

从深层次上看,由于社会多元化趋势发展加快,增加了解决矛盾与问题的难度。一是价值多元化,比如多种思想观念相互激荡,社会道德、信用建设问题显得成为突出。二是需求多元化,主要是需求的层次、种类和内容存在这较大的差异,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如何进行有效和公平的供给,也是一个突出的问题。三是主体多元化,不同主体有不同的发展要求,比如如何平衡不同职业、不同阶层、不同地区、不同宗教信仰的发展需求,也是需要不断平衡的问题。

尽管如此,我们必须明确的是,这些矛盾与问题是发展的中出现的,只有随着全方位深化改革开放,才能得到解决。可以说,这也是大变局情况下的正常现象。我觉得我们要正确理解。我甚至想到,当年如果没有汉武帝就可能没有以儒家为核心的传统文化思想,就可能没有强大的以汉民族这重要基础的中华民族体系。汉武帝为后来中国的发展确定了一个模式。他是一个模式的开创者。现在,世界时空变化了,所谓千年巨变之际,我们现在需要创建一个新的模式,完成这项工作自然是非常艰难的事。我们已经非常清楚,老路不能走,邪路不能走:过去中国传统的农耕时代的路不能走,西方的路也不能走;西方的路也的确走不通,因为他们自己走得都很艰难。面对世界发展的新时空、新时代,我们必须坚持新时代社会主义道路。要全面建设好中国社会主义发展新模式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是在改革开放 40 年的基础上,还可能需要10 年或20 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我们应当对此充满期待与信心。

 二、新文明:人类可能在21世纪构建以共享为核心价值的共享文明

2.jpg

 今天在南京这个文明古都,谈到文明发展,自然增加了这个话题的文明色彩。

我们思考任何问题,都需要找到一个起点,或者说出发点。也就是说,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发展大势造就新的文明,或者说什么样的文明影响世界发展大势呢?从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看,新文明的形成至少与三种情况紧密联系在一起:一是与新工具出现有关,也可以说是新工具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新文明。比如铁器与农业文明,纺织机工业文明,计算机与信息文明。二是与新政治制度联系在一起,比如秦始皇与中国大一统文明体系的形成;国际上可能与国际秩序联系在一起,WTO与世界新的商业文明的形成等。三是重大理论引导新文明建设,比如马克思主义理论、毛泽东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的中国社会主义文明建设。

那么,今天世界科技快速发展,特别是人工智能、大数据、生物工程、5G(超高速率、超低时延、超大容量的第五代通信网络)及6G通讯等,迅速运用与普及,很可能催生一种什么样的新文明形态?也就是说,这一切会把人类引向何方?把文明引向什么样的文明?我认为,人类将创造新的共享文明。

1、新时空下的新文明的三个基本特点

第一,新文明形态是全球共生共享的文明形态。面对新的时空变化与人类追求,我们应当要从高处思考、大处思考,我们能够追求一种什么样的文明形态呢?这也是我多年来思考的一个重要的趋势性的问题,科技大创新、大发展必然带动大文明的变化,或者说新文明的构建。由于现今科技发展的全球性迅速普及应用的特点,一地诞生的高科技可以在瞬间普及到全世界,因而当今新文明建设就不再是过去那种首先在一地出现,再呈波浪型传播的方式,而是可能同时在多处甚至全球构建的发展方式了。这不仅是一种科技进步,更是一种文明进步。比如以互联网文明、视频传播文明等为核心要素的信息文明,就是一种全球共生共享的文明形态。

第二,新文明是一种升级的文明,不好说是文明重建,而应当是文明升级。我认为,客观上说,文明重建的难度是很大的,何况以什么为标准、怎么重建,更是大问题。相对于“文明重建”,我思考的是“文明升级”,人类文明的整体的确需要升级,不同文明也有一个整体升级的问题。几千年来,能够活下来的文明,基本上谁要战胜谁,谁要代替谁都很难。任何文明也不要去做战胜不同文明的梦幻。

第三,新文明是世界不同文明交流、互鉴、融合基础上的一种文明形态。世界不同文明都好好坐不来,通过交流互鉴,求同尊异,尊重对方,扩大共识,共享未来。

2、我所说的新文明形态——共享文明

所以我认为,不同文明能够在共同寻找最大公约数的基础上,形成新的超越,构建一种新的文明——我把这种超越了的新文明称之为“共享文明”,为此我在2017年还写了一本书,叫做《论共享文明》,2018 年初出了英文版。

什么是共享文明呢?所谓共享文明是当今人类共同创造、共同认同、共同拥有的现代文明新形态,是人类与自然、社会与人本身所有关系的核心价值总和,是人类在现代生产、生活中形成的共同遵循和促进全球化生产、生活需要的国际秩序、制度设计、文化教育、生活习性等新文明的集合。

在《论共享文明》里,我扼要地讨论了共享文明下的文明形态。具体来说,一是共享经济形态,核心是享权与产权并存,但享权占据主导地位。二是共享政治形态,核心是民主4.0。这是民主的升级版。三是共享社会形态,核心是官民共治,让官的管理和老百姓的自治依法结合起来,促进社会和谐健康发展。四是共享文化形态,核心是不同文化的融合与超越。五是共享生态形态,核心是“天人合一”。

当然,共享文明发展尽管体现了人类文明协同发展的一种大趋势,也出现了丰富多彩的共享生活形态,但如何发展还需要人类共同的努力与奋斗。

3、共享文明与不同文明之间的关系

从一定意义上说,共享文明是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弘扬与发展,也是对世界不同文明的合理吸收与弘扬。共享文明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可以说,共享文明是对东西方共同价值的归纳、提炼与超越、发展。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24个字: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对中国文明的传承与发展,显然也合理吸收了世界不同文明的精华与经验。

我一直认为,世界已经不再是一个非白即黑的世界,东方和西方的文化存在一些共同的东西,不能否定这一个根本点。比如仁爱、坚毅、知行合一等,东方文化里有,西方文化里也有,我们称之为共同价值。我觉得,共同价值这个概念很好,我在 10 多年前就开始讲。尽管这样,我们还必须注意区分的是,有的东西比如民主、自由等也在共同价值里,民主、自由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但是与西方文化中的民主、自由的内涵与外延还的确不同,此民主非彼民主,此自由非彼自由。我认为,东西方文明乃至所有的人类文明中间最高的一个价值就是自由。但是,西方的自由是建立在自在的基础上。“我”具有主体性,“我们”都是神的儿子,“我”是我的,所以“我”才有自由。“我”能自由地去交易,自由地去谈判。这样才有了在真理面前平等、在契约面前平等、在法律面前平等等。东方的自由是建立在自觉的基础上。核心价值强调的是天人合一,是共享。两者的前提是不一样的。但是,尽管自由价值的基础与实现途径虽然不同,本质上的东西却没有区别。两相比较,所以我认为,在构建新时代的新文明——比如构建共享文明的过程之中,很可能东方文明能够发挥更积极的作用。我一直认为,我们中华文明就是从共享开始的,而且一直沿着共享的红线走下来的,尽管一路充满了曲折与艰难,也走了许多弯路。西方文明的源头也有共享的设计,也一直在追求一种共享的理想,只是不像中华文明这样呈现为一种整体的、强烈的、执着的形态与方式。正因为如此,特别是出现前所未有的了现代科学技术基础、经济基础、社会基础等,人类社会很可能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向往共享。我认为,从本质上看,人类社会也只能走向共享。我相信,在人类走向共享的过程中,中华文明的基因一定能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三、新慈善:共享文明呼唤新时空下的中国慈善与全球慈善的发展趋势

 谈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更大的胸怀,更大的格局。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我们应该有这样的大胸怀、大格局。比如我们思考中国慈善的事,就应该是全球视域、中国视角、慈善发展。有大视野,才会有大气概、大思路、大方向。

那么,什么是新慈善呢?谈这个问题,必须定位时间节点。今天谈新慈善,是全球文明发展转型的大前提下的新慈善,又有三个重要时间节点:一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这是中国面向未来发展的坚实基础与全面深入改革开放的重要节点;二是21世纪慈善大目标,这是世界未有之大变局之际,全球慈善处于大变化、大发展的重要节点;三是展望2019年,这是我们的现实节点。明确了这些时间节点,就好定位今天要谈的新慈善了。

1、所谓新慈善,一个重要的方向是,中国慈善将会继续沿着承前继后、改革开放40年来的发展道路不断奋进

我在1987年就参与中国民政改革工作。1991年我牵头联合民政部、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单位在湖南推动了一个叫做“社会发展实验区”的社会建设项目。我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中深切地体会到,经过承前继后、改革开放的40年发展,我国的慈善事业已经发展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具体地说,可以从六个方面来理解:

一是慈善基金会可以说是从无到有,发展速度日益加快。目前中国基金会总数已经超过6500家,增加的势头还相当强劲。

二是慈善捐赠从小到大,目前已经蔚然成风,特别是大额捐赠从无到有,有的企业家族年捐赠额超过10亿元。据《2017年度中国慈善捐助报告》表明,2017年我国捐赠总额近1500亿元。2018年肯定超过1500亿元。

三是慈善方式从简单的扶贫济困发展到了参与解决社会问题等,比如互联网慈善、影响力投资、慈善信托、社会企业等发展速度相当快,创新力度也非常大。

四是慈善法规体系从弱到强,特别是《慈善法》的出台,使依法行善、依法治善进入法治化建设轨道;

五是慈善文化日益丰富,慈善理论不断创新,慈善文化教育从无到有;

六是中国慈善国际化趋势日益加快,中国人捐赠进入世界重大捐赠人行列,中国慈善家进一步活跃在国际慈善界,中国慈善理论进一步融入全球慈善文化与价值等。

这里我想说说华民慈善基金会。2008年汶川大地震所激发的全国慈善救援声浪中,慈善组织受到普遍关注。在民政部的支持、领导下,华民慈善基金会于2008年5月在北京正式成立。10年来,我们在慈善项目、慈善理论、慈善国际化方面进行积极的探索与推动,形成了自己的特点与风格,为更好地发展创造了一些基本的条件。

可以说,40年来中国慈善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国内到国际,发展到今天,中国慈善事业整体发展规模日益扩大,社会参与程度日益深入,为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我们应当沿着40年来创造的慈善发展道路继续走下去,为丰富中国特色慈善事业作出新的努力。

2、所谓新慈善,还有一个重要的方向是,我们将如何共建21世纪慈善?我向往的新慈善就是一起来定义和推动“21世纪慈善”

21 世纪慈善是现代慈善在 21 世纪的发展形态,既继承了 20 世纪慈善的主要特征,又开辟了慈善的新理念、新目标和新方式。

所谓 21 世纪慈善,就是以 21 世纪全球发展为目标,融合不同文明成果,用慈善的方式参与国际政治、经济、军事、社会、文化、民族、环保、太空等领域协同发展,推动全球用共享治理资本,让资本创造的财富为多数人所共享,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全球共享发展而不懈努力的现代慈善形态。比如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阻止伊朗战争等,比如中国基金会参与国际扶贫、非洲国家疾病治疗等。也就是说,21世纪慈善方式与方法丰富多样,一定会对21世纪和平与发展发挥积极的作用。

3、所谓新慈善,一个重要的现实主题与工作就是,我们如何展望、如何推动2019年的慈善发展

我的一个基本观点是,进入2019年,我们可能要有更新的认识、更新的准备与更新的行动。

面对日益全球化的国际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变化与发展,特别是随着中国全面、深入融入世界发展,我们面对的慈善已经是一个全球性慈善,即使国内慈善也可能是全球慈善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比如中国慈善参与中国扶贫工程,就是世界消除贫困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这个意义上看,2019年国际国内慈善将有什么样的气象呢?在这里,我分别展望了2019年国际慈善与中国慈善的八大趋势。展望是为了更好地准备,更好地往前走,更好地远行。

从国际慈善上看,2019年可能出现的八大发展趋势:

第一,共享日益成为国际慈善的核心价值追求;

第二,以家族财富传承为核心的国际慈善价值观调整将是国际慈善研讨会的重要话题;

第三,全球慈善家联合活动将更加密切;

第四,以解决社会问题为重点的影响力投资、社会企业依然是大家关注的重点;

第五,互联网+慈善打开慈善新的通道,互联网慈善筹款成为募集善款的重要方式,互联网慈善筹款大会将成为重要的国际慈善议题;

第六,与“一带一路”等国际主题有关的国际慈善活动将成为大家追踪的重要热点;

第七,世界青年慈善队伍持续发展,许多年轻人以不同的方式加入到了慈善行列;

第八,中国慈善国际化步伐将进一步加快,中国基金会进一步融入世界大基金会行列,并更好地融入全球慈善大家庭。

从国内慈善上看,2019年也可能出现的八大发展趋势:

第一,中国基金会总数将突破7000家,社会慈善捐赠将达到2000亿元;

第二,富人慈善、家族慈善与财富传承成为重要话题,家族慈善基金会、大额捐赠将有更快发展;

第三,依法行善、依法监管,比如规范慈善组织增值保值投资等将是明年慈善研讨的重点话题;

第四,慈善创新,影响力投资、慈善信托等将有新的突破,特别是慈善信托。我估计,明年慈善信托备案数量将超过200单(2018年大约120单),受托财产总规模可能突破50亿元(2018年大约20亿元);

第五,慈善行业将吸引更多的从业人员,年轻人进一步成为慈善的生力军。据统计数据,美国的非营利组织,即民间组织中的2/3从事公益慈善事业。而如果把非营利部门单独列为一个经济体,那么它的从业人数约有1300万,占美国就业人口的近10%,所拥有的资产价值3万多亿美元。我国的从业空间很大。

第六,社区基金会发展成为一个重要的亮点;

第七,中国慈善思想、慈善理论创新与慈善文化研究向纵深发展;

第八,中国慈善更加融入全球队伍,中国慈善“走出去”步伐会加快,比如曹德旺先生把工厂开到了美国,他的慈善也走到了美国。

2019年的春天就要来临。我认为,在慈善的春天里,慈善作为一项重要的文明成果与文明形态,将更好地融入世界与中国发展,一定能为人类新进步与新文明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12月18日,习近平主席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一场接力跑,我们要一棒接着一棒跑下去,每一代人都要为下一代人跑出一个好成绩。”特别是“现在,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在历史进程中积累的强大能量已经充分爆发出来了,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了势不可挡的磅礴力量。”为此我想,面对新时空、构建新文明,我们慈善人也一定“要一棒接着一棒跑下去,每一代人都要为下一代人跑出一个好成绩”,为中国慈善发展、为中国慈善更好地融入国际慈善,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全人类共享发展作出积极的努力!

谢谢大家!

(根据2018年12月24日演讲与座谈交流整理)



【责任编辑:卢德之·共享文明】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卢德之·共享文明

+关注

卢德之,湖南桃江人,哲学博士,现任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弘康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世界生产力科学院院士,兼任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全球慈善家协会中国首位会员、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中国保障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组织促…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