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卢德之:文明交互与文明升级 是当今世界发展的大趋势

2019-01-10 16:42  | 作者:卢德之    |   来源:中国故事杂志    | 点击量:
导读

文明交互与文明升级是当今世界发展的大趋势——与美国罗格斯大学到访一行座谈交流时的讲话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卢德之(2019年1月7日)尊敬的艾瑞克·葛芬柯副校长:各位好!这些天……

文明交互与文明升级

是当今世界发展的大趋势

与美国罗格斯大学一行座谈交流的讲话

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卢德之

尊敬的艾瑞克·葛芬柯副校长:

  各位好!这些天,北京的天气比较冷。你们冒着严寒来到我们这里交流指导,我们非常感动。所以,热烈欢迎艾瑞克·葛芬柯(Eric Garfunkel)副校长一行访问华民慈善基金会!

1.jpg

  一、7年来,我们与罗格斯大学的合作卓有成效

  华民慈善基金会和罗格斯大学合作已经7年了。我们同罗格斯大学7年来的几任校长,还有爱德华兹校长等,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罗格斯大学华民中心在黄建忠教授领导下,工作做得也非常出色。应该说,我们的合作是非常愉快的,也是卓有成效的。

  华民慈善基金会成立至今快11年了。我们正在努力创造了一套价值理念,即以资本精神和共享文明为主要内容的一套价值理念,包括一系列新的概念范畴等。到现在,我们所做的这项工作在国内的影响比较好,在国际上也有一定的影响。这些影响与罗格斯大学所做的有关的研究、评价与推介有一定关系。比如我的《资本与共享三部曲》在美国和欧洲学界、公益界有比较好的影响。这套价值理念也得到了国内同行的认同与支持。可以说,华民慈善基金会作为一个研究型、思想型基金会,已经初步形成了自己的特点,而且这些特点也初步得到行业内的认同。目前,国内有几个很重要的慈善工作平台,比如说基金会中心网、深圳中国慈展会发展中心等,都是我兼任理事长。

2.jpg

  我们和罗格斯大学合作已经7年了。在国家民政部等有关部门支持指导下,我们的合作卓有成效。我们也在不断地总结经验。比如国内许多学者、学生通过罗格斯大学华民中心这个平台建立了正常的访学体系、研究机制、学习机制。据统计,7年来华民研究中心已经出版4部书籍、15本慈善手册、40份研究报告,以及4个中国的NGO的案例研究;举办7届中国游学方案和5次国际服务实习计划,已带领近200名美国教师和学生走进中国,为中美教育交流探索了新的方式。华民研究中心还成功开发并实施了4个培训课程,接待了27位来自中国的访问学者,支持了4个博士生,其中1人已经毕业,现在香港工作。同时,还为20多名社会工作本科和硕士生,提供了专业实习机会。特别是中国去的访问学者,通过学习、交流,回国后初步在国内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罗格斯大学华民学派。他们把很多美国社会工作的知识、案例和实操经验引入国内的教学和实践当中,产生了积极的交流效果。今年4月27日,我们将在湖南省张家界召开一次“共享与发展”研讨会,参加会议的人主要是到罗格斯大学访学的华民学者。大家希望更好地总结去罗格斯大学访学、交流的经验与成果,进一步扩大华民学派的影响力。

  所以,我们非常感谢罗格斯大学对华民慈善基金会展开的交流与合作,非常感谢几任罗格斯大学校长,特别是爱德华兹老校长,以及罗格斯大学的老师们对华民研究中心的支持。在新的一年,我们希望通过我们今天的交流,能使我们的合作得到进一步提升,特别是在目前中美关系比较微妙的时刻,我们希望我们学界的力量、民间的力量、慈善的力量能够充分发挥积极的促进作用。

3.jpg

  二、中国至今的发展 已经超出了人类历史的认知范围

  我是一个企业家,也是一个学者,曾经还是一个官员。现在,我每年都在大学里带博士生。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所取得的成绩和发展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可以说,中国这么众多的人口,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集体进入现代化,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是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表现。现在看来,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也确实产生了以往人类社会并没有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怎么认识这些困难和问题?怎么找到解决的方案?中国一直是一边在持续发展,一边在积极探索。可以说,这是国际上所有的经济学家、国内许多经济学家都没有预料到的。中国至今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人类历史的认知范围,需要人们作出新的、公正的解释。简单地用西方的一套方法显然解释不了中国,甚至误判中国;中国需要自己向世界解释自己,解释好自己发展对促进世界发展的价值与意义。

4.jpg

  我是1979年进入大学的,到今年刚好40年。从大学到现在,我一直是中国改革与发展的参与者,也是得到了实惠的收获者。我作为一个企业家、一个学者,特别是作为一个湖南人、一个毛泽东家乡的人,自然会对人类社会发展的进程,对中国发展给人类社会发展带来的好处以及或许存在的问题,作出自己的思考,寻找解决的方案。那么,怎么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呢?对此,我怀有特别强烈的个人兴趣。我想,也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对此有兴趣,我们这一代人中有很多人都有兴趣,特别是各行各业中很多有理想、有担当的人,都会有兴趣。当然,大家对这段历史到底怎么看,怎么解决发展的问题,许多观点会是共通的,但也会有自己不同的看法。这都没有关系。大变革时代,这也是正常的社会现象。比较来说,我选择的是通过慈善这个独特的角度来认识经济社会发展,以及人类社会发展的未来。

  最近10多年来,我跟西方朋友的交往也增多了,特别是和美国慈善界、学界以及政界的许多朋友在接触、交流过程中,越来越真切地感觉到了一个现实的问题,那就是人类社会目前确实处在一个转型的过程中,也可以说是人类社会发展进入了一个新周期的大调整阶段。此时此刻,人类社会到底应该朝着一个什么样的方向走呢?我想,各个国家的政治家们、智者们、哲学家们等应该都在思考,都在为此付出行动。这些年里,华民慈善基金会一直在思考,也一直在努力做一件事:在现在这个全球大调整阶段,也是中国大发展的阶段,面对各种国际国内矛盾叠加在一起的复杂情况,如何认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如何把握人类的现在与未来的关系呢?华民慈善基金会希望展开更多的交流与合作,从慈善的角度入手,深入到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性问题,并对这些问题作出自己的思考与研究。当然,这可以说是华民慈善基金会的一个社会理想。我个人也在思考这些问题,也形成了一些自己的思考。从中国社会几千年来的历史发展状态来看一些问题,我觉得似乎缺少一种科学的财富观。一个人、一个家族,在创造了财富、有了钱以后,到底怎么认识这些钱,怎么处置这些钱呢?这些钱与家族的发展存在怎样的关系呢?这一切都需要树立一种科学的、与时俱进的财富观。从社会层面来说,一个社会也必然树立一种科学的财富观,社会才有可能健康发展。我作为一个企业家,有条件做一些实践探索;作为一个伦理学者,我有责任来思考这些问题。我找到的切入点、落脚点就是慈善。慈善拥有悠久的历史,慈善还具有世界普遍性。不同的文明有不同的认识世界的方式,但对慈善却拥有相当一致的认识。所以,从慈善的角度出发,我们既可以探讨中国的很多问题,也可以与世界接轨,讨论许多国际社会的问题、人类发展的问题,甚至讨论人类社会如何走向未来的问题。比如,在开展慈善活动的过程中,我们可能更容易看到和理解人类的一些本质特点,比如人性善。我们应当正视人性的复杂性、人性中的某种侧重性。那么,人类的本性到底是什么呢?我觉得,有善,也有恶。人类怎么把人性恶的一面遏制住,把人性善的一面发展起来呢?慈善就是一种很好的人性善的本质表达与实践形式。而且通过慈善,我们还可以看到人类更多美好的东西。华民慈善基金的一个理想,或者说一个目标就是,希望从慈善出发,从理论和实践上探索人类社会向前的一种发展目标,或者说一种发展方向。而且,希望这种发展目标、发展方向具有广泛的国际性,对人类社会发展带来向善的力量、向前发展的动力。为此,我们既需要总结世界经验,更需要总结中国经验,特别是中国最近40年来的发展经验。在此基础上,我想,人们不管是哪个民族,哪个种族,哪个国家,都能够朝着一个正确的方向发展,朝着共享发展的方向发展,那才会是人类美好的未来。2013年,我在哈佛大学做过一次演讲。我讲到的一个观点是:当今世界应该追求“多极均衡,协同共享”。这个世界,一极是不好的,两极是最差的,多极才可能均衡。现在,多极已经形成,均衡的机制却没有建立;协同的工作,天天在做,共享的目标却不清晰。这个观点得到了基辛格先生的认同。他邀请我到纽约做过一次长时间的交流。我觉得,基辛格先生是一位大智者。我在想,面对当今世界的发展,美国总统特朗普先生如果多听听基辛格先生的话,这个世界可能会更好一些。

5.jpg

  三、人类需要 新的认识当今世界的方式与方法

  现在看来,世界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这些天,我一直比较关注有关美国的新闻。我甚至担心美国这个目前世界上最发达的、仍然具有标杆意义的国家,如果发生党派内斗等情况,对世界发展来也可能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世界正处巨变之中,我们如何认识当今世界呢?为此,最近我讲得比较多的问题就是“新三观”——新时空观、新人本观、新精神物质观。从历史与现实交汇点上看,到底是什么力量推动了现实时空发生如此迅速的变化呢?有科学技术发展的原因,也是资本推动的原因,还可能有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等等。坦诚的讲,去年年初中美慈善家在夏威夷讨论全球慈善发展的时候,中美之间的交流彼此还在一个频道上。但是5月份,我在纽约参加全球慈善协会的年会时,与美国的许多朋友交流时发现,我们在对一些重要问题的认识上,似乎不在一个频道上了。出现这样的问题,原因很复杂,政治、经济、文化上的原因都有。而且不仅仅是中美之间出现了这样的问题,世界别的地方也出现了许多复杂的问题。对此,我反复在想的一个问题是,当今世界为什么出现这样一个状态?深层原因是什么呢?我认为,深层原因可以总结为“一大焦虑,三大思潮”。所谓一大焦虑,就是目前大家普遍对未来感到焦虑,未来在哪里呢?大家似乎都看不到,所以都很焦虑,甚至恐惧。所谓三大思潮是什么呢?我明显地感觉到,目前这个世界的很多地方都出现了民粹主义、保护主义、威权主义这三大思潮。而且,这三种思潮又叠加在一起,交织在一起。如何面对、如何处理、如何消解这三大思潮的确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这几年来,世界出现了一批强人,比如普京、特朗普等。强人时代到来了。我们想想,强人时代不是现在才出现。一战、二战之前,不也出现了一批强人吗?当今世界同时出现许多强人的原因很复杂,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工业革命后,资本主义世界的财富迅速增加,相当短的时间里形成了巨大的财富。但是财富的增长,并没有给所有人带来好处,却带来了更加严重的两极分化、贫富矛盾。这些矛盾从一国扩大到多国,最后由资本主义带入世界各个角落,进而带来了日益深刻的、国际间的掠夺与被掠夺之间的斗争,同时也伴随出现了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宗教主义等问题,从而形成了一次又一次的三大思潮同时泛起的问题。过去,这三大思潮泛起带来的许多严重的问题,最后导致了世界的分裂和国际秩序的混乱,最后通过两场战争来解决,给人类发展带来的巨大的灾难。二战结束70多年后的今天,世界已经发生了深刻而巨大的变化。三大思潮泛起是事实,现实基础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呢?新时空、新形势的条件下,无疑需要新思维、新秩序和新方法。也就是说,在时空已经变化了的今天,世界不可能再用一场大的战争来解决发展中的问题了。现在,如果再发生一场大的战争,人类也就没有了。尤其是中美之间更是如此。美国具备把中国毁灭一百次的能力,但中国也具备毁灭美国三五次的实力。一次的结果和一百次的结果是相等的。为此我认为,世界应当加强交流与合作,必须建立一种新的文明形态,或者说文明形式。历史证明,不同文明与不同文明之间是能够相互交流的,能够互相学习的。不同文明发展到今天,谁也取代不了谁,谁也战胜不了谁。文明是有基因的。文明与文明之间就应该是一种“求同尊异”的关系。所以,最好的方法是,谁也不要想着去战胜谁,大家坐下来交流,增加共识,共同发展。比如民主、自由、公平、正义都是好东西,大家都追求的,尽管彼此的理解存在差别。

6.jpg

  四、文明交互与文明升级

  最近,我提出了一个观点,叫文明交互与文明升级。这是我思考很久以后提出的两个概念。我认为,文明交互与文明升级是当今世界发展的一种大趋势。

  所谓交互,就是交流互动,最初是很多互联网平台追求的一个功能状态,比如人机交互。我把它借用到不同文明的交流互鉴活动中来。所谓文明交互,就是不同文明系统之间的交流、借鉴关系,既有精神方面的,也有物质方面的;既描述历史,也启迪未来;既连通古今,也昭示未来。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增进了解,达成共识,走向共享。核心词就是交流、互鉴、融合、升级。所谓文明升级,就是不同文明在交流、互鉴、融合基础的升级。我认为,文明发展是有自己的规律的,文明发展出现新的情况,也可能出现新的问题,在此基础上谈文明重建是困难的,也不太可能重建。所以我认为,一般情况下,文明是重建不了的,只能升级。

  当今世界,变化急遽,加上互联网、人工智能,包括5G、6G等迅速发展,不同文明之间的交流速度、频率、方式、范围、层级等,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这是世界巨变、人类巨变,也是世界向一个好的方向发展的基础,一个很好的发展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推动文明升级,升到哪里去呢?升到一种什么文明形态呢?在我看来,那个升级的文明就是“共享文明”。就现实来说,包括文明与文明之间、国与国之间、阶级与阶级之间的矛盾是客观存在的。矛盾也是可以化解的,也是能够化解的。人类有丰富的经验。不过,我思考问题,总坚持一个角度,那就是坚持从人的角度来思考问题。人们总是在考虑人类社会的发展与进步。人类社会在发展与进步的过程中,一直有一个人类的个性与类性相博弈的问题,也就是说,有一个人的群体性不断的发展的过程。在新时空下,在推动共享文明发展过程中,人类的个性和类性则会更多地交织在一起,人的个性和类性总是处于一种不断的平衡与发展过程之中。所以,人们更应该从人类整体的角度来思考问题,以全球作为整体来思考问题,而不应当总是纠缠在传统的谁优先、谁第一的问题上。文明只有先后之分,没有先进与落后之分。如果总是纠缠在传统的谁优先、谁第一等问题,就可能不断激化矛盾;如果走向极端,这个世界就可能存在不下去了。

  所以我在想,特朗普先生是不是可以改变一下自己的一些观点。中国人没有做老大的想法。做老大,确实要承担更多的责任。所以,你当老大,可以啊。但是,当老大必须公正,还不能自私。如果一不公正,二还自私,就不是一个负责任的老大了。

7.jpg

  五、为推动当今人类社会发展发挥积极的作用

  今天,怎么把这个平台进一步的提升,形成一个对口的合作平台呢?合作研究,可能效果会更好。坦诚的讲,在这个方面,美国还有几所大学给我们发出了邀约,希望同我们展开有关合作。但是,我们始终不渝地坚持和罗格斯大学合作来做这件事,同时一些研究内容加入进来,开展更进一步的深度合作。对此,我们可以再进行深度的探讨。

  我们同罗格斯大学合作,还源于我对美国民间交往的情感的高度认同。当年,我第一次去罗格斯大学,也是我第一次去美国。我去罗格斯大学时,是当时的校长接待的。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合作,也没有谈合作。我很清楚地记得,到校长官邸后,我看到有几只梅花鹿在官邸园区里活动,感觉特别好。我在美国的第一次演讲,也是在罗格斯大学。演讲现场,罗格斯大学去了两位副校长,还有很多教授,他们还提了很多问题。尽管大家是第一次交流,但我觉得,我们交流起来很亲切、很温暖,也很平等。这也是美国人民给我留下的很深刻的第一印象。后来,我把我女儿送到罗格斯大学去学习,我也几乎每年都会去罗格斯大学。到现在,我们已经结识了罗格斯大学的三任校长。你们的校长换了三任,可我这个理事长还一直在当。所以,我希望我们之间的合作,应当不断地深化,不断有效地发展下去。华民中心的黄建忠教授非常优秀,工作很出色。我们希望在今天的基础上,展开进一步合作,不断提升合作成绩,取得更多的成果。特别是对当今人类社会发展,面对不同文明交流互鉴,通过我们的合作与研究,真正发挥一些积极的推动作用。我觉得,这才是我们合作与发展的共同目标。

8.jpg

  (艾瑞克·葛芬柯副校长:谢谢卢博士的介绍!特别是听了卢博士关于人类问题、世界问题、科技问题的哲学思考和分享,非常敬佩卢博士对世界的洞察力。罗格斯大学哲学系在全球排名第三,与哈佛大学、剑桥大学齐名。罗格斯大学的科学研究能力和研究水平也相当前卫,技术哲学也很有特色。我今天就邀请卢博士在今年适当的时候访问罗格斯大学。我们可以举行一个专题研讨会,邀请卢博士与罗格斯大学的科学家、哲学家们分享大家感兴趣的科学问题、哲学问题。希望在卢博士和华民慈善基金会的支持下,我们的合作能够持续发展,取得新的成果!)

谢谢艾瑞克·葛芬柯副校长的肯定与鼓励!谢谢你们在这么寒冷的冬天来到华民慈善基金会!冬天过去后就是春天。欢迎今后多到我们这里交流指导!非常感谢艾瑞克·葛芬柯副校长的邀请。我想,今年适当的时候,我一定去罗格斯大学拜访你们!拜访罗格斯大学的科学家、哲学家们!

  (根据2019年1月7日座谈、午餐会等交流录音整理)


【责任编辑:卢德之·共享文明】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卢德之·共享文明

+关注

卢德之,湖南桃江人,哲学博士,现任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弘康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世界生产力科学院院士,兼任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全球慈善家协会中国首位会员、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中国保障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组织促…

作者文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