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 您的问题(必填)

  • 验证码(必填)

马云的“乡村教育”大棋局

2019-01-14 16:53  | 作者:马明月    |   来源:凤凰公益    | 点击量:
导读

“600多个贫困县最需要我们的那些乡村学校建成孩子们成长真正的家,解决上学路的问题,解决留守儿童住校问题,做好贫困地区乡村学校的服务业!”马云短短的一席话,说到了乡村贫困孩……

  “600多个贫困县最需要我们的那些乡村学校建成孩子们成长真正的家,解决上学路的问题,解决留守儿童住校问题,做好贫困地区乡村学校的服务业!”马云短短的一席话,说到了乡村贫困孩子和乡村教育工作者的心坎上,也击中了乡村教育发展的痛点。

  2018年初,马云在三亚举办的乡村教师颁奖典礼企业家午餐会上,马云首次提出改善乡村寄宿学校面貌的设想,他呼吁在场的80余位国内企业家,助力乡村教育,从推动贫困地区学校寄宿制发展、修建校舍、购买校车等参与农村教育发展,回报故乡。让中国贫困乡村的孩子们能够读上条件完善的寄宿制学校,得到了企业家们的响应。

1547169510_509320471.jpg

  马云演讲

  “周五用校车将孩子们送回家,周一早上再从村口把孩子送到学校;农村里的留守妇女通过培训成为生活管理员,照顾孩子们生活;学校规模大了,有几百个学生,教师也有积极性。”马云描述着乡村并校和完善寄宿制学校的设想,“在欧美,寄宿制很成熟,我们完全可以把经验带进来。”

  1月13日,第四届马云乡村教师颁奖典礼即将在三亚举行,今年的乡村教育午餐会将继续探讨乡村寄宿制学校。一年来,马云提出的“乡村寄宿制学校计划”落地了吗?

  近日,马云公益基金会执行秘书长于秀红向凤凰网公益介绍,2018年6月,马云公益基金会经过实地考察和筛选,确定贵州、云南、江西、浙江、河北的5所学校作为项目试点,制定了三年计划方案和预算,基金会按照1:1资金比例,与合作的基金会、企业共同出资改善试点学校生活起居环境。

  经过一年的探索与实践,马云乡村寄宿学校计划取得了很多进展,共同建立了“基金会-企业-教育系统”的三方合作模式,探索乡村寄宿制学校的建设和管理经验。据透露,寄宿制校舍的样本间模型今年也将出现在三亚活动现场。

  乡村寄宿制校舍改建,要舒适不要奢华

  目前,马云公益基金会与5家设计公司合作,按照现在教育部对于寄宿制学校的标准,进行了设计提升,最终制定出一个校舍改造的整体设计标准,再根据学校建筑形式的不同,深化设计,所以5个试点学校的校舍改建呈现出来会有所不同,但都是基于“为了让乡村寄宿制学校儿童健康生活、阳光成长”这一核心理念。

  于秀红在手机里存着杭州市淳安县梓桐镇中心小学宿舍改建后的照片,作为马云乡村寄宿制学校计划全国首批5所试点学校之一,梓桐镇中心小学8间学生样板间宿舍(含厕所、盥洗室)以及食堂、晾衣房、趣玩中心、亲情室等,已于2018年12月14日验收完成。淳安县梓桐镇中心小学48名学生在2019新年到来之前入住了新宿舍。

1547169543_1966942990.jpg

  淳安县梓桐镇中心小学的趣玩中心

  “环境真好,有阅览室、乐高室,还有电影院、洗澡间!”六年级学生夏志成这样评价入住的“新家”,改建后的宿舍和之前对比明显,特别是夏志成和同学们在宿舍里有了属于自己的“活动空间”,就像家里的客厅一样,这是一个让孩子们休闲娱乐的空间,可以在里面看书、听音乐、下棋。

  “小孩子开心坏了,进去之后孩子说‘我从来没想到住这样的房子,我都不舍得回去了’,老师和家长也很开心。”于秀红指着孩子们入住后的宿舍照片说,“儿童友好是我们设计的基本原则,孩子在里边生活要舒适,但不能奢华。要考虑成本和将来的可复制性。最核心的是要通过空间的改造培养孩子们的生活习惯,包括对毛巾架离墙的距离,毛巾怎么放等等,都有标准。”

  “我一直都希望学生们有较好的居住条件,并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现在,马云公益基金会等社会力量的加入,让我的愿望变成现实。” 梓桐镇中心小学校长方星还希望在改善物质条件的基础上,让美好的教育理念落地,让更多家长参与管理。梓桐镇中心小学有260多个学生,其中140多个选择住校。随着学校条件的改善,学生住宿比例也在提高。

  寄宿和非寄宿最主要的区别是孩子的生活,把家庭的一部分职能放在学校里,所以除了宿舍的改建,还包括营养餐、生活老师、课外活动等,都是要分不同阶段去完善的。

  “每个试点学校最起码要用三年才能够达到初步的成效,第一年侧重改善生活空间和课外活动;第二年侧重生活老师的配置和培训,以及平安校车、营养餐;第三年提升学校的整体素质,以及引入更多的优质教育资源。”于秀红说,模式成型后,乡村寄宿制学校生活空间样板将被不断复制推广。

  除了梓桐镇中心小学,其他4所试点学校的生活空间改造施工正在进行,预计2019年暑期全部完工。

  马云的“乡村教育”大棋局

  马云对于乡村寄宿制学校的设想仅用半年时间就落地了,在试点学校,孩子们住在改建后的品质宿舍,拥有家庭式宿舍生活管理,享受着温暖浴室、卫生厕所、营养食堂、平安校车等配套服务,乡村教师们在培训管理激励体系下,为孩子们开展快乐创新的教学和课后活动。

  而这只是马云乡村教育计划的一部分,从2014年12月在浙江省民政局正式注册“马云公益基金会”起,马云迈出了回归教育的第一步。随后,湖畔大学、云谷学校相继诞生。马云开始着手“乡村教育”的大棋局。

  “马老师的思路很清楚,一开始基金会定的方向非常清楚,成立之初关注领域定为环境、医疗、教育和文化,核心领域在乡村教育。”于秀红坦言,当过6年大学老师的马云,希望自己的个人基金会更关注教育领域,希望通过促进教育发展推动乡村脱贫。马云怀着这样的初心,做起“乡村教师代言人”,愿意成为大家口中的“马老师”。

  马云做老师出身,他很明白教师对学生的重要影响。在马云看来,中国义务教育阶段有90006000多万儿童在乡村学校就读。带给这些孩子知识、智慧和文明的是300多万乡村教师,他们是支撑乡村教育发展的关键力量。而决定这些乡村教师成长和发展命运的,是中国20多万乡村校长。教育的核心资源是人,基于这一点马云开始做乡村教师计划。

  2015年9月16日,马云公益基金会正式发起“马云乡村教师计划”。每年举办一届,每届通过“马云乡村教师奖”寻找100位优秀的一线乡村教师,给予每位获奖者持续三年总计10万的现金资助奖励与专业培养,同时鼓励和支持教师进行乡村教育创新实践。

  马云和乡村老师合影

  在马云公益基金会执行秘书长于秀红看来,“乡村教师计划”不仅仅是一个评奖,更像是招募团队。“评上教师奖是一个起点,后面三年的线上及线下学习对乡村老师们的影响很大。线上的教师社区经过半年的发展已经有近5000个老师,每星期都会有在线的分享和学习,大家都很活跃、主动性很强。线下学习集中在暑假,分为初阶培训和高阶培训,初阶培训是和乡村教师奖评审一起,在西北、西南、中部及东部的4所师范大学举办。高阶培训是将评审后入选的100位优秀乡村老师聚在一起,在杭州师范大学进行线下培训。”

  随着乡村教师计划做下来,确实达到了马云的预期。但是一个教师只能影响一个班级,校长是可以影响一个学校的,每一个校长就相当于企业的CEO,校长不懂教育是教师流失的原因,一定要提升校长的领导力,2016年“马云乡村校长计划”应运而生。2017年,马云发现学校学习缺乏新鲜血液,年轻老师不愿意去乡村学校教育,就有了“马云乡村师范生计划”。2018年,马云发现,孩子的培养不只是老师,还要有好的环境,所以他做了“马云乡村寄宿制学校计划”。这四大核心项目,构成了“马云乡村教育计划”。

  马云乡村教育计划已经走过3年,获奖的很多乡村教师、校长实现了许多人生的第一次: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看大海,第一次出国,第一次见马云……杭州、三亚、香港、美国,丰富的游学旅行拓宽了乡村教师和校长们的眼界,也增加了他们的信心。

1547169574_117602201.jpg

1547169602_170937695.jpg

1547169630_420981130.jpg

  马云乡村教育计划丰富的游学旅行

  基金会成立4年来,马云指引着他的个人基金会,一直在深挖乡村教育的核心问题。从乡村教师到乡村校长,再到师范生和乡村寄宿制学校,马云的每一个切入点,都在为实现促进乡村教育发展而努力。

  “马云乡村教育计划的总目标是让每一个乡村儿童成为最好的自己。”于秀红告诉凤凰网公益,“教师、校长、校园这三个维度对孩子产生最直接的影响,特别对很多寄宿的乡村孩子,我们希望从师范生到乡村教师有智慧地去爱孩子。”

  马云公益基金会正在通过培育乡村教育人才、改善乡村学校硬件建设,以及构建乡村教育公益社区,为国家的《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解决乡村教师“下不去、留不住、教不好”的问题,提供更多的实践模式和方向。

  培养“面向对未来的孩子”

  在马云看来,未来三十年,整个世界都将发生重大改变和重塑。过去两百年,我们都处于工业时代,是知识和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而未来进入数据时代以后,文化将变成第一要素。“知识方面,在数据时代,机器一定比人聪明,机器比人算得更快、记得更牢。”

  面对未来的孩子,除了智商、情商以外,马云认为,更需要培养“爱商”,只有这样,我们的孩子才不会被机器所取代,才不会在变革中被淘汰。爱商是一种切身地帮助他人而成就自己的利他能力,也就是以天下为已任,老是替别人思考问题,做一些看起来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未来教育的使命一定不是培养多少高分的孩子,也不是把孩子培养成为学习机器,更不是在流水线上培养孩子,要让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成为真正的人。

  “那些孩子成绩优异的孩子,体育、音乐、美术往往很差,而往往艺术和体育才是真正能够让孩子成为完整而幸福的人的重要因素。”

  马云在很多次关于教育的演讲中都强调了艺术和体育的重要性。他认为,从艺术中孩子可以体验到创意和想象力:“音乐是通灵魂的,开启智慧的,我们不仅教孩子唱歌,还要让孩子懂得欣赏音乐的魅力;美术是培养想象力的,画得多好不重要,关键要培养孩子对于画画的兴趣。”

  而从运动中,孩子则可以学会包容,学会团队精神,学会负责任,学会面对失败、面对挫折,学会在冲突中解决问题。

1547169663_1771783994.jpg

  乡村孩子参加体育活动

  但是乡村学校在音、体、美等扩展性的专业领域资源非常缺乏,所以马云公益基金会从2018年开始,在每个获奖校长的学校和试点的寄宿制学校里面建一个“乡村少年宫”,会配IPAD、VR眼镜等科技产品,让农村的孩子有机会看世界、见未来。

  “我们希望和秦始皇博物院、国家天文台、北京天文台等达成合作,由这些平台开发特别针对农村孩子的在线课程。比如孩子们可以通过佩戴乡村少年宫里的VR眼镜,就像真的去逛博物院一样,身临其境。让孩子们能够接触新的科技,知道原来科技是可以这样子的,他或许就可以看到未来的科技。他不接触你永远不知道他的专长在哪里,他见都没见过。”

  2018年,有24所这样的“乡村少年宫”陆续完工,每一个少年宫的预算是30万。未来,马云公益基金会希望每年都能有20几所“乡村少年宫”开门,在后期标准运营手册的指导下,由学校做运营,丰富孩子的第二课堂。

  为“乡村少年宫”配置创新资源,就是让让乡村学校获得更多优质教育资源,不仅是教学形式上,农村办学条件也得到了完善。马云公益基金会正在用行动,将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全面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和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的指导意见》落到实处,让农村娃有更多接触到优质教育资源的机会,并且把更多教育投入用到加强乡村师资队伍建设上,着力补齐我国乡村教育短板,以逐步缩小城乡教育的差距,力促乡村振兴。

1547169692_1502033812.jpg

  马云公益基金会组织乡村老师进行培训

  “作为公益组织,我们会去做一些乡村教育的创新和实践,但在教育领域最核心的职能一定是政府做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力所能及的事情,并且找到我们的核心切入点。”于秀红对凤凰网公益讲到。

  乡村教育回归为有根的教育

  2018年9月10日,马云在自己54岁生日这天,在题为“教师节快乐”的公开信中,马云宣布,一年后的阿里巴巴20周年之际,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

  “我受的教育让我成为一名教师”,创立阿里巴巴19年后,马云希望“退而不休”,他有很多美好的梦想——回归教育和公益,做他热爱的事情无比兴奋和幸福。

  “乡村教师代言人”是他在微博上的唯一身份,他想把自己“只当了六年教师”的遗憾补上。

  从2015年开始,每年的“腊八”,马云都会来到三亚“重回课堂”,为乡村教师颁奖。和乡村老师们共处的日子,令马云难忘。他用“感动、欣喜与振奋交织”来形容自己这几天的心情。

1547169728_1537758069.jpg

  马云参加乡村教师奖年度颁奖典礼

  “每年的这几天,都会更加坚定我的信念:有这么可爱的一群老师,有这么多决心与乡村老师一起努力的社会各界人士,我想一切都会变得越来越好!需要做和应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接下来的时间一起努力!”马云用自己的成功验证“坚持”的意义:绝不放弃,就会发光;心若有光芒,必有远芳。

  五年来,马云一直推动中国的乡村教育回归为有根的教育。“马云乡村教育计划”力图给乡村教育带去与当前升学教育评价和升学教育模式完全不同的新的教育理念,鼓励乡村学校校长和乡村教师,做有根的教育,而不是单纯追求升学的成绩。“马云乡村教育计划”也让乡村校长、教师看到,做有根的乡村教育的评价体系正在破土。

  马云公益基金会要做成“中国新公益的代表”

  马上到来的“腊八”,马云将再次来到三亚,为优秀乡村教师和校长颁奖、重回课堂,共同为乡村教育振兴贡献智慧。不仅如此,在今年颁奖典礼期间举行的马云公益基金会理事会,也将进行网络直播,打造最透明的公益模式。

  “基金会本身也要做成一个标杆和示范,运营一定要高度专业化,要有KPI导向,要用公益的心态,商业的思维来做事,所有的事情要透明、高效、结果导向。” 于秀红说,“我第一次去见马云的时候,他就讲要做成中国新公益的代表,在国际上要产生一定的影响力,这个其实挑战蛮大的。”尽管有挑战,但马云公益基金会还是在不断探索中,快步前行。

  于秀红坦言,马云对于基金会的高度参与,十分上心。每次基金会去找马云做汇报,都至少是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马云的秘书现在都知道,基本上把我们排到最后,要不然就会超时,他自己说阿里可能多少亿的业务和方案,都没有投入那么多时间去讨论。”

  对于基金会的活动,马云会亲自过问,于秀红说:“他细到什么程度呢,比如说我们的颁奖典礼和论坛的活动,整个流程可能都要跟他非常细的过一遍,包括邀请哪些嘉宾,有一些重要的,我们觉得特别希望邀请,但又要请不到的,他自己会去打电话邀请。甚至连老师游学的路线,马老师都要亲自审定。”

  “马老师的情商非常高,他对于老师是非常尊重的。他一直强调,基金会的核心定位和思想,核心一定是老师,他们才是我们的VIP,所以去三亚可能就会感受到,我们其实照顾最多的就是老师,即便会去100多位知名企业家,我们是不花时间精力在他们那里的。马老师定位就是企业家来是为了服务和帮助这些老师的,不是来享受服务的,我们的公益资源是用在服务老师们身上的。” 于秀红向凤凰网公益透露。

  这或许正是马云能够走好“乡村教育”这盘大棋局的“秘诀”。





【责任编辑:慈善头条】

版权声明 举报

本文系华声慈善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华声会,每日阅读精选文章。